兴化夫妇卖掉干洗店骑行西藏 历时近两个月完成旅行

2016-08-15 10:04:4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记者 钱宏斌

  

  

  兴化徐建、王玉琴夫妇为了能骑行西藏,卖掉了经营多年的干洗店,历时近两个月终于完成了旅程。8月13日晚,姜堰先锋单车俱乐部的骑友相聚庆贺徐建夫妇归来。

  骑行让他们成为夫妻

  徐建36岁,爱跑步,打球。他开了家干洗店,自由时间较多,2011年,他买了辆自行车骑行,从此,有空就骑自行车外出旅行。王玉琴与徐建差不多大,在兴化一家医院上班。工作之余,也爱好骑单车健身。2014年5月,兴化水乡单车俱乐部组织一次骑行活动。天气闷热,王玉琴口干了,徐建主动将自带的茶水给对方解渴。这次骑行,王玉琴的车胎爆了,徐建又用自带的工具帮忙修车。

  从此,王玉琴骑行外出,总喜欢约上徐建。一次,徐建骑行中摔伤了腿。王玉琴帮徐建包扎。就这样,几次相约骑行,两人感觉谁也离不了谁,最终结为夫妇。

  徐建说,婚后他经常带着妻子骑行,去过南京、上海、淮安等地。妻子几次说出心中的想法:“哪天,我们一起骑行西藏就好啦!”妻子从没骑过山路,他担心妻子体力跟不上,一直没答应对方。

  卖掉洗衣店一起圆梦

  今年5月,王玉琴看了媒体报道,一些骑友骑行西藏,虽历经艰险,但也饱览了沿途风光。王玉琴触景生情,再次催促徐建,能否尽快实现心中的梦想。

  没几天,徐建将一份店面转让的通知贴到店门口,很快,经营了多年的干洗店以数万元卖出。徐建说,卖掉干洗店,既有了路费,又少了牵挂,能够轻装上阵。

  徐建制定了骑行西藏的线路图,准备了修车工具、衣服、备用药、日用品、干粮、水等。徐建说,考虑到妻子身体单薄,加之假期不能过长。他约定自己先出发,到成都后再两人会合。

  今年6月15日一大早,徐建骑车从兴化出发,第一天,他骑行180公里到了仪征。接下来,他途经南京、安徽合肥、河南、重庆等地,每到一处,都给妻子发微信,传播一路风景。6月24日,徐建从重庆丰都县往重庆市区骑。徐建说,一路暴雨,加之山路难行。他骑得艰难。路上,妻子不断地通过微信给他鼓劲,终于令他骑完了180公里的路程。

  7月8日,徐建骑至成都,发微信给王玉琴报告行程,没想到,王玉琴已在赶往成都的列车上。当晚,两人就在成都会合。

  夫妻一路涉险进西藏

  7月10日,夫妇俩从雅安骑往天全县新沟镇。王玉琴说,这段130公里的路程,全是山路。她第一次骑山路,看着陡峭的悬崖,有些害怕。徐建找来一根长布带,一头系住自己车尾,一头系在她的车头,拉着她的车前进。当天中午,夫妇俩行至老虎嘴山口,遭遇山体塌方,挡住了去路。夫妇俩等了两个小时,道路也没疏通,只好选择从悬崖绕道而行。徐建背着折叠的两辆单车,搀着她慢慢前行,不时有碎石滚下。其间有一块碎石眼看要砸到她的脚,徐建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竟一把抱起她,逃过一劫。

  7月11日,从新沟骑行泸定,57公里的路有30多公里的爬坡。徐建说,为了照顾妻子,他骑得很慢,跟走路差不多,每骑一两公里,还歇下休整,调试一下车子。两人累得不行。当晚8点多,夫妇俩到达康定一家旅馆。

  7月12日,从康定到新都桥,要途经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徐建说,到了折多山垭口,妻子有了高原反应,头痛,睁不开眼睛。他要求驮着妻子走,被妻子婉言拒绝。妻子撕下一块布,做成绷带扎到头上,咬紧牙关,坚持骑行。

  7月13日,从新都桥到雅江相克宗村,雨大坡陡,两人几次摔倒。山路上两次爆胎,徐建修车,王玉琴为丈夫遮挡风雨。有的地方,夫妇俩涉水而行,浑身溅满泥点。

  困难虽多但收获更多

  7月17日,夫妇俩进入西藏芒康县境内,两人相拥庆贺!接下来,夫妇俩从芒康到八宿县然乌镇,泥泞的山路让他俩尝尽了艰辛。王玉琴心有余悸地说,随时随地都会掉进山崖。“我们只有前行,不敢多想。”好在一段艰辛总会带来一处美景。

  7月26日,徐建夫妇从工布江达县松多镇骑行拉萨,路途180多公里。徐建说,他们途经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口。山底下,还是夏天,穿着短袖骑行,到了半山腰就变成了春秋,好不容易到了山顶,又到了冬天,雪花飘飘。骑行途中,不停地换衣服,从短袖到羽绒服,一天经历了一年四季。到了山顶,真的很累,但看到美景,又浑身来了劲,忘却了高原反应。他们迫不及待地站到纪念碑前合影留念。

  徐建说,接下来的两天,他们还去了珠峰大本营。途中,他们乘车爬山,基本没有骑行。他们梦想,有生之年再骑行一次西藏,骑车奔向珠峰大本营。

  徐建夫妻在西藏骑行游玩了几天,8月9日从西藏乘车回到家。徐建说,这次西藏之行,4600多公里的行程,虽然历经艰险,但也收获了无数美景,二郎山的雄伟,大渡河的波涛,跑马溜溜的康定,世界高城理塘,毛垭大草原,巴塘的弦子舞,宁静的然乌湖,每一处都令他们想驻足不前,每一处都荡漾着心灵的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