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带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2020-12-01 10:39:38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通讯员 胡小春

  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家住市区韵梅苑的高素兰、高月兰,这对相差10岁的姐妹,用她们的实际行动演绎了一段“长姐为母,手足情深”的感人故事。

  5岁时母亲去世,大10岁的姐姐给她母爱

  高素兰87岁,高月兰77岁。

  小时候,她们家开了个粮油铺子,生活富足。一切变故从母亲去世时开始,家里生意一落千丈,经济状况每况愈下。高素兰排行老三,上面两个哥哥,下面有个弟弟和妹妹,高月兰排行老五,是家里的幺妹。

  母亲去世时,高素兰15岁,高月兰5岁。没多久,继母进了门,他们常挨骂还吃不饱。高月兰把姐姐当成依靠,高素兰也特别疼爱这个小自己10岁的妹妹,外出办事,总会用平日省下来的零花钱,给妹妹买吃的,麻团、烧饼,用纸包好,藏在怀里,回来后,找个无人的地方拿出来给月兰吃。月兰开心地吃着,素兰欣慰地看着,月兰懂事,也会让姐姐尝尝,这时,素兰会把她的手推开,谎称吃过了。

  在素兰的呵护下,月兰度过了人生最开心快乐的5年,直到素兰20岁那年,为减轻家庭负担,继母委托老乡,把高素兰带到上海学手艺,可人生地不熟的,能到哪儿学手艺,好在老邻居收留了她,在他家做了两年保姆,后经人介绍,结婚成家,算是落下了脚。

  安定下来后,高素兰常写信回家,信中,她说自己生了三个儿子,婆婆身体不太好,要照顾一大家子,经济拮据,一时半会回不了泰州,信件末了,她都会问一句:“月兰还好吗?”

  随着年龄的增长,高月兰越发体会到姐姐的不易。每次哥哥回信时,她都会让哥哥写上“月兰很好”四个字。高月兰长大后,先参加工作,后来插队下乡,结婚成家。再和姐姐相见时,她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

  后来,生活条件越来越好,姐妹俩便经常来往了。高素兰退休后,常回泰州,一住就是好多天。而高素兰上海的家拆迁、家中亲人去世,一个电话过来,高月兰二话不说就往上海赶。

  两次中风悉心照料,姐姐的身体恢复得很好

  62岁那年,丈夫去世不久,高素兰中风了,右半身瘫痪。子女们都要上班,谁来服侍?刚退休的高月兰则主动把姐姐接到泰州照顾。

  高素兰说,妹妹全身心地扑在了照顾她的日常生活中,每天,高月兰都会从身后抱着她,一前一后,同步往前走,就像照顾蹒跚学步的孩子一样,几圈下来,高月兰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但她知道,不能放弃,要不然,姐姐永远都站不起来了。

  洗漱、喝水、穿衣、吃饭……每一件事,高素兰都离不开妹妹。中风后,高素兰的两腮暂时失去知觉,一边吃一边从嘴角往下流食物和口水,高月兰就在姐姐的颈部围好毛巾,边喂边擦,清理桌面和地面的食物。夏天给姐姐洗澡,高月兰都要拿出全身力气背里背外。姐姐有时会弄脏衣裤,她从不嫌脏。自那以后,高素兰基本就待在高月兰家了。

  没想到,十多年后,高素兰第二次中风,在医院住院29天,全是高月兰服侍。那年中风是在大夏天,因积劳成疾,高月兰自己也倒下了,又是中暑,又是重感冒,她边照顾姐姐,边抽空去打点滴,一个星期时间,瘦了十多斤。

  生活在一起十几年,姐姐的身体状况和生活习性,高月兰了如指掌,在她的精心照料下,高素兰第二次中风恢复得也很快。

  视姐为母,手足情深,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高月兰说,很多邻居都知道她照顾姐姐十多年,都夸她了不起。还有人问她,你要照顾姐姐,还要照顾患老年痴呆的老伴,不累啊。高月兰豁达地说,我视姐姐为母,赡养母亲天经地义,老伴是我的结发夫妻,照顾他更是义不容辞。无论怎样,他们能陪伴在我左右,我就心满意足了,相反,他们不在我身边,我的生活就失去了动力。

  高月兰和高素兰姐妹俩现在的生活日常是这样的:每天早上起来吃完早饭,高素兰走到楼下坐上轮椅,高月兰推着她去买菜,边走边聊。菜买好了,姐妹俩会在小区凉亭里坐一会儿,散散心,和邻居一起聊聊天。9点半左右,回去洗衣拖地,忙菜烧饭。吃完午饭,小睡一会,再帮老伴洗澡洗衣服。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今年87岁的高素兰,心情舒畅,脸色红润,生活安定,老有所依。说到自己的心愿,高月兰说,希望姐姐长寿,能陪她走完下一个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