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变”与“不变”中传承创新

2020-06-27 10:50:09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泰兴市洋思中学教育集团 曹伟林

  “先学后教,当堂训练”是洋思人历经30多年的摸索和实践形成的草根式课堂教学模式。正是因为它是原创的,是经过实践检验的,虽带着浓浓的乡土味,却一直在全国产生着广泛而深远的影响。2014年,洋思教学模式获得“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但洋思教学模式并没有固步自封,而是紧紧围绕国家课程标准,紧扣核心素养的要求,融入“互联网+”背景下的诸多元素,在继承的基础上不断实践,不断突破,不断创新,与时俱进。

  一、自定“学习目标”

  上课伊始,告知“目标”是洋思模式的第一步。从最初的“教学目标”到“学习目标”的转变,体现了洋思课堂“以学生学习为本”的思想。但“学习目标”大多是教师根据课标、教参、学情制定,并下达给学生,带有一定的强制性。实践中,我们不断引导学生自己确定课堂学习目标。比如:学生在学习了“一元一次方程”知识后,再学“一元一次不等式”,教师通过类比进行引导,学生立即明晰了该内容的“学习目标”。学生自主确定学习目标,既做到了知识的迁移,更完成了学习方法的迁移,让学生在学习中学会学习,课堂“以生为本”进一步得到体现和落实。

  二、拓展“学”的范畴

  传统洋思模式在“先学”阶段一般都是指导学生直接“看书”,这体现了以本为本、紧扣教材的要求。但“看书”后,学生对所学内容已经初步知晓,对知识的神秘感、新鲜感大大降低;同时,“看书”直接获得结果,知识的产生、发展等思维过程难以显现,抑制了学生思维活动的展开。

  在理科教学中,我们打破“先学”中“看书”的局限性,紧紧围绕教材,选取贴近学生学习生活的文字资料、图片信息、生活现象等,设计探究活动,让学生通过观察、分析、探究、发现,经历知识的形成过程。这既拓宽了“先学”中学习资源的范畴,让学生感受到知识来源于生活,明白学习即是为了解决生活中的问题,从而产生学习的兴趣和动机;同时,突破了“先学”唯“看书”的认知,让学生懂得阅读信息资料、自主分析思考、合作探究发现等等都是一种学习行为。

  统编语文教材显著的创新和亮点,就是创建了从“教读课文”到“自读课文”再到“课外阅读”的“三位一体”阅读体系。因而,语文的“先学”就不仅限于“教读课文”“自读课文”的“先学”,有计划、有步骤、有系统、有流程的“课外阅读”同样是“先学”的主要内容,在保障时间、保障书目、保障方法的前提下,确保所有学生至少将“必读名著”自读(即“先学”)一遍乃至数遍,养成“好读书、读好书”的习惯,为“后教”阶段的分享、交流、获益奠定坚实的基础。

  三、追求“教”的精准

  洋思模式的“后教”采用“兵教兵”——学生教学生的方式开展。最初,主要采用教师搭配“师徒结对”的形式;后来,学生自主组合,小组帮扶;现在,能者为师,全员参与——存在困惑的学生自由求教,学有余力的学生全力帮助。这样,课堂参与度、学习的行为将真正发生在每个学生的身上。

  在“洋思智慧课堂”上,学生还选用另一种方式——“机教”来解决问题,获得知识。大家通过平板电脑登录互联网“泰微课”平台,不断查、听、思,必要时将“微课”暂停、回放,反复观看、讨论、交流,提问题、找规律、析答案。学生提交的问题解决方案都能得到及时评判,大数据分析结果及时反馈在大屏上,为教师“精准”施教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大幅度提高了课堂效率。

  四、注重“练”在效能

  一般而言,洋思模式在课堂最后会留10—15分钟给学生进行“书面”分层练习,学生自主选择,老师弹性评价。其实,贯穿课堂始末的“听说读写问答”都是“训练”,为避免洋思模式“模式化”,我们坚持从实际出发、从学生出发、从效果出发,让“当堂训练”的内容和方式呈现出灵活性与多样性。

  就语文学科而言,《义务教育教科书教师教学用书》中指出:“教读课文,由教师带着学生,运用一定的阅读策略或阅读方案,完成相应的阅读任务,达成相应的阅读目标,目的是学‘法’。”可见,“教读课文”重在教“法”,学“法”。课堂作业不应只是诸如积累词句、背诵写法那样机械的作业,而应该注重提高学生运用所学知识去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教读课文”是“例子”,是“例子”就要学深、学透、学实,就需要用一些“能力题”来巩固、强化;相对于“教读课文”而言,“自读课文”本身就是“习题”,是“例子”中思想与方法的应用,一般不必再额外设计训练题。

  “洋思教学模式”让学生在自学中了解知识、发现问题,在探究中分析问题、理解内涵,在后教中解决问题、掌握方法,在训练中超越问题、形成素养。在坚持“以学为本”的思想指引下,洋思教学模式顺时而“变”,融合创新,定能在“深度课改”中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