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儿”的爱情

2014-11-23 10:39:21来源:泰州晚报

  和以往采访不同,小王既没有要求与记者见面,也不愿意网络聊天,他只是通过QQ传来了很多语音,与其说这是采访,不如说这是他的自言自语。可能正如他所言,他只是想找个人听他说说他的故事。

  他说,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十八岁的爱情

  这几年反映校园爱情的电影特别红火,诸如《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生》、《同桌的你》什么的,总能让人想起懵懂的初恋,那感觉真的挺好的。

  我和冰的爱情是从高中开始的,具体地说,是我对冰的暗恋。那是高二元旦汇演晚会上,冰穿了件红色的表演服,跳的是集体舞,具体跳的啥我真的记不得了,只知道她特别漂亮。那时候还没流行“女神”这个词语,我偷偷将冰纳为我的头号“梦中情人”。

  通过那场晚会喜欢上冰的不止我一个人,隔壁班包括上一届的几个男生,都看上了这个女孩儿,一时间冰成为了男生讨论最多的人。每天下课,班门口都会聚上一大堆看冰的男生,对着她指指点点。忘了说一句,我跟冰在同一个班。

  这么多人追求冰,冰终于被其中一个男生追到手,我只看到有段时间,冰的课桌上每天中午都会准时出现一个苹果和一瓶酸奶,每天放学,教室后门都会出现一个背着牛仔书包,戴着黑框眼镜的高个儿男生。

  女神“名花有主”后,追求的男生也渐渐散了。直到高三毕业那年的暑假,我听说冰和男朋友分手了。我一下子来了精神。喊上好朋友约了冰。

  在文峰的肯德基店里,我递了一杯冰激凌给她,说出了那句重复了几万遍的台词。

  “冰,你做我女朋友吧。”

  “开什么玩笑。”冰冷冷地走了。

  炎热的夏季,我的那个心啊,拔凉拔凉的。

  大学追回女神

  第一次告白宣告失败,内心强大的我没有自暴自弃,很快恢复到正常的生活中。

  没想到幸运女神在这时眷顾了我——我竟然和冰在同一座城市上大学!这对我无疑是个好消息。将死缠烂打的功夫一行到底。周末没事的时候我就会给冰发短信,有时候跑到她的大学“蹭饭”。

  可能由于同在异乡求学的缘故,面对我时不时的“骚扰”,冰并不排斥,她也没有在我面前提起高三毕业我向她告白的那件“糗事”。我们关系总算还不错。

  我们谁也没有找男女朋友,大家的关系越来越好,我能看出冰对我的感觉在变好。但第一次的失败教训,让我不敢轻易再次表白。

  “你得赶紧表白哦,再不行动,女神又要跟你说byebye咯。”大二圣诞节前夕,我们宿舍的卧谈会上,室长“老刘”煞有介事地提醒我。

  “可我怕她再次回我。”我摇摇手。

  “你还是不是爷们了,被个女生回一次就这样了,也太差了吧。”老刘嘲笑我。

  谁说我不是爷们了?我还就不信,追不到她。被老刘的激将法这么一刺激,我立马决定周末就去告白。

  还是选择在肯德基店,还是拿着一杯冰激凌。

  “冰,你做我女朋友好不?”我承认我的台词还是那么老土。

  “哦,好的。”冰的回答特别干脆。

  “什么?你说什么?”这次轮到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说好的呀。”冰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太棒了!”好像中了彩票一样,我欢呼了起来。我感觉自己就像获取了长征的胜利。

  在这之后,冰告诉我,大学后,随着逐步了解,也渐渐对我有了感觉。她的这句话让我心花怒放。

  相恋后的日子过得特别美好,几乎每天下课后,我都要坐着公交车跨越大半个城市,来到冰的学校,两个人手挽手吃顿麻辣烫、喝杯奶茶,周围人都说我“捡”到了宝,我也确实觉得自己挺幸福的。

  “你要多穿点衣服。”“你不许再打游戏了……”冰总爱这么说我。这些话在我看来特别甜蜜。

  女神变“管事大妈”

  我和冰恋爱得很顺利,毕业后一起回了泰州。她进了一家企业上班,而我则待在家里的厂里帮忙,而我们的矛盾也开始显现。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常常在厂里忙到很晚,这期间难免对冰有所冷落,为了我们有个安逸稳定的未来,我觉得现在必须要奋斗一把,可冰却不这么认为。

  “厂里没人了吗?难道就你一个人?”她总是这么说。

  “可是我爸以后要把厂留给我啊,我现在要好好熟悉业务。”我说。

  “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冰说。

  她这么闹,我有些吃不消。

  不仅如此,冰还给我下了死命令:每个月的工资必须交给她。我的天啊!还没结婚就要管住我的“经济命脉”,这让我如何是好。

  但无论如何,毕竟我还是喜欢她的,她的要求我基本上都会答应。然而上个月发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们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矛盾。

  因为工作上的业务,我平时难免有些应酬。上个月因为要陪客户吃饭,我将手机设定了静音,期间冰给我打了30多个电话,我没有顾得上接。但当我吃饭中途上厕所时,却赫然发现她就站在饭店大堂!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看到她的出现,我很惊异。

  “谁让你不接我电话。”她摇摇手机。

  “我这不是忘了嘛。”我说。

  “还好我给你装了定位系统,一查就查到了。”冰翻出手机给我看。

  “你说什么?你装定位查我?”我有点生气。

  “查你怎么了?又不是做什么亏心事。”冰满不在乎。

  “你太过分了。”我删了她在我手机里装的定位软件,然后走开了。曾经喜欢的女神如今怎么变成这么一个大妈?这还是从前那个冰吗?我怎么也想不通,那天晚上喝得大醉。

  我和冰吵架的事惊动了父母,他们劝我不要任性,他们说冰是因为在乎我才会这么做。在他们的命令下,我给冰道歉,她又重新在我手机安装了定位软件。

  现在我还会每天接到冰若干个电话,被她查询位置,听她的唠叨,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妈子”,我不知道是她变了,还是我们的感情变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