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五市环境空气质量率先达到国家二级标准,看“优等生”如何解题

2021-01-10 13:53:34来源:交汇点

  交汇点讯 系统整治餐饮店油烟排放后,南京市老城区一位关上窗户多年的住户再次打开窗户透气;关停皮革化工厂后,无锡某街道村民再也不用忍受异味……蓝天保卫战三年攻坚,江苏省空气质量持续明显改善。2017年至2020年,全省细颗粒物(PM2.5)浓度下降9微克/立方米、降幅19%,首次“破40”;空气优良天数增加27天,超290天,超额完成国家下达的约束性目标。

  其中,南京、无锡、苏州、南通、盐城五市PM2.5浓度首次达到国家环境空气质量二级标准(35微克/立方米)以下。PM2.5浓度不高于35微克/立方米符合世卫组织推荐标准,是江苏省蓝天保卫战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重要标志。日前,省打好污染防治指挥部办公室向5个城市市委、市政府发出贺信,祝贺其对全省大气质量改善作出贡献。5个城市在蓝天保卫战中有哪些好做法?下一步工作重点是什么?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蓝天白云来之不易

  “骑自行车上班,很少闻到汽车尾气。”在南京市河西中央商务区工作的何丰说,自己才刚来南京半年,觉得空气质量不错。“好空气”是重要的城市名片和生态品牌。2020年,南京、无锡、苏州、南通、盐城五城PM2.5浓度率先“过国家线”,完成了省政府下达的优良天数比率77.8%的“蓝天小目标”。

  其中,南京市去年PM2.5平均浓度31微克/立方米,为全省最低且改善幅度最大;南通市空气优良天数比率87.7%,连续3年保持全省第一;苏州市空气质量保持连续52天无污染,创下了有记录以来连续优良天数的最好成绩。

  南通滨江临海,客观上大气污染物易于扩散。那么是不是基于地理优势,南通在大气污染防治方面就可以“躺赢”?南通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负责人丁年龙回应,南通工业发展起步早,产业结构偏重,能源结构以燃煤为主,废气排放量大,且部分企业污染治理水平不高。2018年,南通煤炭消耗量为1929.6万吨,位居江苏省第三;VOCs(挥发性有机物)排放量为102196.2吨,位居全省第四;机动车保有量超过200万辆。

  复杂的形势给防治空气污染带来巨大挑战。过去一年,南通市着力加强臭氧污染防治,全面开展挥发性有机物重点行业、重点地区、重点集群的深度治理;聚焦薄弱环节,深入开展扬尘治理“654”、柴油货车污染攻坚“410”专项行动;强化重点行业深度减排,对重点燃煤电厂实施常态化超洁净排放;建立空气质量异常预警和应急管控机制,提前预警、果断“削峰”。

  精准治气,科学治气

  如何做到空气污染精准防控,答案是找到污染源进行“靶向治疗”。苏州发挥与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大气环境质量优化提升战略合作的优势,率先采用高分辨率卫星定位各类涉气污染源,通过为期一年的调查,基本摸清了本地污染状况,最终确定了以严控硝酸盐为主,兼顾硫酸盐、铵盐和二次气溶胶的PM2.5控制,以及以工业VOCs和高污染机动车污染治理为手段的臭氧控制两个符合苏州实际的大气环境治理方向,完成2712项年度大气污染治理工程项目。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成立于2002年、位于苏州常熟的长春化工(江苏)有限公司在发展过程中遇到了系列的环保压力和问题,如废水有异味、VOCs达标排放但总量较大等。“几年前,我们也曾因环保设施运行不正常受过处罚,生态环境部门多次请专家对企业环保问题进行会诊,逐渐认识到,转变理念才能为企业铺就一条绿色发展的路子。”公司副总经理杨樟基说,公司先后投入2.5亿元建设了废水场加盖改造、罐区挥发性有机物整治及提标改造、热电联产锅炉超低排放改造、环氧树脂车间废气深度改造等项目,大幅减少了VOCs废气的排放。

  监管工业污染源并不意味着“一刀切”。无锡市邀请行业专家夏季对349家VOCs重点企业,冬季对钢铁、水泥、热电等重点行业的482家企业开展技术指导,提出大气治理的“一企一策”。江森自控空调压缩机喷涂车间内的刺鼻气味消失了。“在无锡市生态环境局的指导下,经过上百次实验,我们终于在去年将生产线上的油性油漆,全部换成了水性油漆,一年可减少约12.5吨的VOCs排放。”公司制造主管沈红表示,这不仅提升了企业的环保管理水平,也改善了工人的作业环境。

  空气总是在流动,污染治理还需联动周边区域。盐城牵头成立淮河生态经济带生态环保联防联治专委会,扩大生态“朋友圈”。2020年9月,沿黄(渤)海6省市15个市(区)检察院在盐城共建黄(渤)海湿地检察保护联盟。12月,黄海湿地研究院揭牌。

  “治气”举措落实到位还需明确责任,“一把手”亲自挂帅、亲自调度、亲自督查,给蓝天攻坚战的胜利提供了坚实的制度保障。南京市委、市政府每年签订“书记版”环保目标责任状,市委书记同各板块书记签订“责任状”,板块书记成为属地污染防治第一责任人,对辖区内环境空气质量负总责;市委主要领导每月调度环保工作,各板块主要领导担任35个重点管控区点位长,真正将治气工作“一岗双责”落到实处。无锡、苏州各国控、省控点位均由市(县)、区党政主要领导担任“点位长”;南通健全大气“网格化”监管体系,层层压实环境质量改善责任。

  巩固成效,突破难点

  “好的做法和机制要延续下去。”南京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处长周徐海说,PM2.5浓度降低后,大气治理最大的“拦路虎”是臭氧污染,南京市VOC排放量较大,且产生源头面广量大,很难通过推动重点工程来取得明显成效,下一步将继续与高校合作,研究臭氧污染治理南京方案。

  苏州提出要推进VOCs“夏病冬治”,开展纺织、金属制品、电子、包装印刷等产业集群和储罐VOCs治理提升,实施劣质活性炭专项整治行动。

  盐城立下的具体目标是“破三争九,提前达峰”,即到2025年力争PM2.5年平均浓度控制在30微克/立方米,优良天数比例达到90%,碳排放提前达峰。

来源:视觉中国来源:视觉中国

  “大气治理往往是个曲折改善的过程。在积极推动污染减排的同时,也建议能从更长周期来考量一个地区的治污减排成效。”丁年龙解释,基于同样的污染物排放量,在不同年份的气象条件下,污染指标可能会上下浮动10%。一个地区有时尽管实现了减排,但是当客观的环境容量变差,无法与大气污染物减排相抵消时,仍会发生大气污染。长远来看,一个区域的气象条件、区域传输情况总体是稳定的。只要保持战略定力,沉着应对,坚持污染物减排大方向不动摇,从较长周期观察,地区空气质量一定会呈现出在曲折中逐步趋好,最终做到持续改善。

  新华日报·交汇点见习记者王静记者吴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