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札】《菽园杂记》与兴化

2016-08-15 09:22:57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陈麟德

  汉以赋名,魏晋、南北朝以骈文名,唐以诗名,宋以词名,元以曲名,明清以小说名。其实,除小说外,明清小品亦独树一帜。《汉语大词典》称:小品,“散文的形式之一,篇幅较短,多以深入浅出的手法,夹叙夹议地说明一些道理,或生动活泼地记述事实,抒发情怀。我国古代即有此种文学样式,明清更为盛行。”在明清小品中,一种以随笔记见闻、辨名物、释古语、述史事、写情景者称笔记,而以侧重记研究历史和编纂史书所用的资料并间有考证、辨证的则称史料笔记。明时因正史时见失实,或疏漏、或隐晦、或讳饰,为存史之真,或私家纂述修史,或竞相撰著笔记。

  鲁迅先生早在《华盖集》中即频频论及史官摆架子,正史装腔作势,不如野史和笔记。尤其是明史,“明人恩怨纠缠,往往藉代言以侈怼笔”。(夏燮《明通鉴·义例》)陈寅恪先生给治史者指出原则:“通论吾国史料,大抵私家纂述易疏于诬妄,而官修之书,其病又多在讳饰。考史事之本末者,苟能于官书及私著等量齐观,详辨而慎取之,则庶几得其真相,而无诬讳之失矣”(周勋初:《唐人轶事汇编·前言》)陈寅老主张双管齐下,并行不悖,匡谬补缺,择善而从。谢国桢先生更直截了当地指出:“野史笔记足以扩充历史的内容,增补官修的不足”。(《明清野史笔记概述》)《菽园杂记》与兴化明季史学硕儒李清(字映碧)撰《三垣笔记》,同为明清史料笔记中的上乘之作。

  《菽园杂记》作者陆容,字文量,号式斋,江苏太仓人,生于明英宗正统元年丙辰(1436),从无异议,卒年有明孝宗弘治七年甲寅(1494)或弘治九年丙辰(1496)二说。究系何年谢世,必须考诸同时代与其交往甚契者,若长洲吴宽,成化八年状元,与陆“同朝二十年,相知实深”(《明故大中大夫浙江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右参政陆公墓碑铭》),尝赋《陆职方宅宴集分得莺字韵》、《陆文量职方新居宴集分来字韵》等,皖休宁程敏政与陆同为成化二年进士,尝作《送陆文量驾出使河南次留别韵》、《送同年陆文量武选浙江参政》等,二公均称其卒于弘治七年甲寅,或然可信。谭正璧编《中国文学家大辞典》载“卒于孝宗宏治九年”,恐有误。《太仓志》载墓葬在邑之小西门外陈门塘北。陆少时与同邑张泰(字亨父)、昆山陆釴(字鼎仪)齐名,被誉为“娄东三凤”,诗虽不及亨父、鼎仪而博学过之。清·黄虞稷编著《千顷堂书目》赞其“大肆力于经史百家。至凡典礼、兵刑、漕运、水利之类,靡不通究”。《千顷堂书目》为《明史·艺文志》的蓝本,此言谅必规矩中度。不仅学博,而且文从字顺。正德初,文渊阁大学士王鏊为《式斋集》撰序称:“文量不为险峻奇怪,意尽则止,如行云流水,自中法律”。《太仓州志》亦赞其“为文务理胜辞,诗章亦刊落葩藻”。重意而不重藻,务实而去华。步入仕途后勤于政事,敢于诤谏,深入下层,为民请命,不计进退,居家孝友,品高志洁,忤权贵罢归,回乡筑菽园,“缁衣野服,著书其间”(《吴中名贤传赞》)。著作繁富,有诗文、奏疏、志稿。陆容一生在立功、立德、立言上卓尔不群,《篁墩集》著者程敏政撰《参政陆公传》赞其“有建白在朝廷,有惠泽在民,有著述在学者”,确为的评!《明史·艺文志》仅录其《菽园杂记》,《太仓州志·人物》、《明史·文苑》有传。

  《菽园杂记》凡15卷,为服官与罢归之后,对自己幼年耳闻目睹和亲历亲为之事的追记之文与即时随笔汇集而成,辍笔之日距辞世仅一月,终其一生不稍怠。这部笔记杂说,内容极为广泛,举凡朝野故实、典章制度、名人轶事、经义考辨、名物方言、宗教卜医、谐谈怪论、风土民情、工农之事等皆应有尽有,无所不包,无所不有。涉及明初以来的朝野政治、军事、经济和社会经济制度的变革状况,所记明代典制、故实,多为《明史》所未详,或可补《明史》之缺,且本朝人云本朝事,既捷足先登,又较为可信。故《四库全书提要》称《菽园杂记》“于明代朝野故实,叙述颇详,多可与史相参证;旁及谈谐杂事,皆并列简编”。精辟地指出其内容和特点。王文恪公鏊语门人曰:本朝纪事家当以陆文量《菽园杂记》为第一。而其论史事、叙掌故、谈文字亦多有新解,不落窠臼。不为尊者讳,贵为天子者亦不例外。景泰时即爵滥,为吏治腐败始。“满朝升保傅,一部两尚书。侍郎都御史,多似柳穿鱼”(《卷三》)。成化年间,鸿胪少卿施纯彦善体人意,以献“照例”两字竟得尚书,擢太子少保,“两字得尚书,何用万言书”(《卷六》)。盖讥代宗、宪宗之怠政也。于封建社会六大祸害(女祸、外戚、宦官、权臣、藩镇、夷狄)之一的宦官,竭尽讥讽之能事。

  太监王振侍英宗于东宫,英宗立,掌司礼监,擅权七年,权倾天下,公侯勋爵呼为翁父,显贵若国公在王振面前奏事皆膝行而前。工部侍郎王佑当面自称为儿,《菽园杂记》卷二载:“正统间,工部侍郎王某出入太监王振之门。某貌美而无须,善伺候振颜色,振甚眷之。一日问某曰:‘王侍郎,尔何无须’?某对云:‘公无须,儿子岂敢有须’。人传以为笑。”此事虽不载《明史》,然《王振传》有“工部郎中王祐以善谄擢本部侍郎”,当可定也。明初御宦官极严,阉寺窃柄则自王振始。

  (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