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遗】消逝的口岸旧景点

2017-12-23 10:14:53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戚正欣

  古镇口岸,兼得天时、地利,更有历代先民的辛勤开发,留下了许多令人津津乐道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终使口岸成为“华东形胜,江澨名区”。

  古镇口岸,兼得天时、地利,更有历代先民的辛勤开发,留下了许多令人津津乐道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终使口岸成为“华东形胜,江澨名区”。岁月流逝,随着自然的毁损和人为的破坏,许多自然景观消失殆尽,有些人文景观也荡然无存,只留存于旧史册的记载和人们的口口相传之中,成为历史的缺憾。

  湮没田野的北宋古城墙。南唐昇元元年(937),海陵县升格为州,划海陵县南五乡置泰兴县,设县治于济川。宋乾德二年(964),由于县治所在地济川坍江,“县治由济川迁柴墟”,同时“顺其地形垒土为城”,“周长九里,号为龟城”,“垒土为城”,这种简易的土城一直使用了160余年,至靖康之乱时被“金人毁焉”。

  南宋建炎元年,时柴墟已处于抗金的前线,知县马尚临危受命,他视察了被金人毁坏的土墙已成一片废墟,决心“修城增陴”,发动百姓制作土坯,很快用土坯在原土城的旧址上修建了新城,新城建成后,在后来的抗金斗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马尚在柴墟一年后调任,百姓纷求留任,“建生祠祀之”。后泰兴县治迁延令,其城墙渐渐消失,现已湮灭于荒野中无处寻觅。

  踪影无存的竹隐寺。据《泰兴县志》卷第九·二十六载,竹隐寺建于明成化年间,有僧竹隐结庵江滨,多植竹,因以自号,逢人必说一偈语不可解,既事皆验。储巏赠诗有“淮南新竹寺,江北旧僧庐”句,清邓汉仪《宿柴墟竹隐庵》:结伴衔泥积雪余,支筇昏黑到精庐。十年江海销金柝,满院松篁冷木鱼。却扫绳床留客舍,更开香积剪园蔬,好来岳庙瞻遗像,此地曾经绕战旗。

  储巏生于1457年,卒于1513年,生活于明天顺至正德年间,其赠诗给竹隐庵,证明其庵成化年间尚存。邓汉仪为泰州人,为1617至1689年间人,康熙十八年(1679)被迫赴博学鸿词试,以年老授中书舍人衔放归,他游览竹隐庵时曾宿庵中,说明该庵清初时还在,坐落于口岸岳王庙附近,且有一定规模,现在该庵已毫无踪影,只见诸文字中。

  踪影难觅的口岸巡检司署。明弘治十四年,由于港口经济的发达,泰兴知县罗贤将“柴墟”改名为口岸,建口岸巡检司予以管理。这以后,口岸巡检司作为县政府的辅助机关一直在口岸存在。据《泰兴县志》记载:口岸巡检司署有大堂三间,东厅三间,西书室两间,大堂两侧为弓兵房,东弓兵房左侧为福德祠,前面有照壁,东西两侧有栅门各一,堂北有二堂三间,寝室五间,左右有从舍各二间。

  口岸巡检司署坐落于何处,光绪《泰兴县志》卷第七(五)中说“口岸察院在口岸镇西”,又说“天启元年熊奋渭移建镇东二里”。由此可见,天启元年后,口岸察院已迁移到镇东,作为辅助军事机构的巡检司也同时搬到“镇东二里”的地方。在现口岸中学北侧寿胜寺遗址附近,有一处当地百姓称为“衙门上”的地方,相信那里就是当年巡检司署之所在,但现在已成一片民房,巡检司署了无踪影。

  衰草枯杨中的万花草堂。1644年“甲申”之变后不久,口岸望族戚严陵从战火纷飞的京师逃回家乡,其父为让儿子安心留在家乡,倾其积蓄在口岸镇西南择地新建了一座园林式大院。大院坐北面南,前有小河,后有竹林,园内溪水环绕,曲径通幽,亭台厅榭分布其间,大院内还广植各种四时花草,戚严陵及其弟戚维京住进后非常满意,把大院取名为万花草堂。

  万花草堂建成不久,戚严陵因其在京师尚书龚之麓家当过塾师而名声在外,前来“求师”者络绎不绝,于是,他在万花草堂开办学塾,接收家族内及大户人家子弟来求学,为乡梓培养了一批人才。其后,从戚严陵至戚承训五代人都曾入住万花草堂,且都是远近闻名的诗人,有《延令戚氏五世诗抄》问世。如今,在口岸西南一带寻访,万花草堂早已难觅痕迹。

  “柴墟八景”中失去了的风景。据民国版延令《戚氏族谱》记载,早在200年前的乾嘉道时期,戚氏第十四世孙戚承训便撰写了咏颂“柴墟八景”的七律,当时的“八景”为:洲堤杨柳、芦岸桃花、古渡归帆、圌峰积雪、庆元返照、江阁惊涛、新丰晓骑、寿胜疏钟。“八景”中,前“四景”为自然景观,后“四景”为人文景观,至上世纪末,四大人文景观已不复存在。

  “庆元返照”中的庆元桥已于1972年柴墟河拓宽时拆除,两侧的庆元街被腰斩,成了荒落的街巷;“江阁惊涛”中的江阁无处查考,为寻其遗址还颇费了些精力;“新丰晓骑”中的新丰街新中国成立后改名为东兴街,也已拆除大半;至于“寿胜疏钟”中的寿胜寺,抗战胜利前夕,为消灭盘踞在寺里的一队日军,一把火烧毁了寿胜寺,大火烧了三天三夜,为抗战的最后胜利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成为历史之憾。

  一把火毁掉的金寿会馆。19世纪末年,金寿帮木号成为口岸龙窝口木业的代表,木号多达三四十家。为联络感情、接待宾客、增进友谊、协调业务,金寿帮各木号于十九世纪末集资建造了这一固定的活动场所,命名为金寿会馆。金寿会馆择址于福星桥东,占地十余亩,有房114间,富丽堂皇、精巧无比,堪称艺术殿堂。

  1939年12月14日深夜,一支日军小分队乘小汽艇从口岸西南长江边的杨湾码头登陆,血洗了草关帝庙和口岸关帝庙后,又来到金寿会馆,一把火将其烧得精光,然后乘汽艇扬长而去,声名显赫的金寿会馆从此从地面上消逝了。如今只剩下当年门前的一对石狮安放在高港历史文化展示馆门前。

  一条河废掉了半条千年老街。柴墟河是流经镇区西侧济川河上的支流,在镇区内蜿蜒曲折1.5公里,这里是古柴墟的核心区,是古柴墟的文明聚集区,这里历史悠久、人文荟萃,人丁兴旺、物阜民丰,商贾云集、市井繁荣,风光旖旎、步移景换。向有“四多”之说,即桥多、庙多、名门望族多、名人乡贤多。

  1972年,泰兴县政府决定疏通拓宽柴墟河,拓宽后的河流因途经泰兴宣堡而改名为宣堡港。当时尚在“文革”时期,文物和古镇的保护意识缺乏,宣堡港拓宽取直后,“黄鱼滩”“古江边”“赵家场”等历史古街区消失了,有着近千年历史的庆元桥和武庙、都天庙及大片古民居被拆除,口岸的古镇风貌消失殆尽。

  所幸高港区建立后,古镇的保护摆上了重要位置,对有历史和文化价值的孙氏小洋楼、李信昌过载行和已有400年历史的戚进士旧居进行了原地保护维修,将雕花楼申报为省文保单位进行修扩建,对已消失的关帝庙和庆元桥进行了重建,目前,曾经远近闻名的寿胜寺又在复建中,古镇的春天来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