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美事

2012-08-08 11:16:28

  婆婆是山东人,她比公公小了整整12岁,他们的结合与《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主人翁极其相似。我曾看到过她年轻时的照片,一条乌黑的大辫子油亮油亮的,一直挂到腰际,柳叶眉下两只眼睛水灵灵的,透着一股秀气。随着岁月的递增,漂亮的婆婆日益年长,但上帝似乎对她有所偏爱,五十多岁了,依旧容貌姣好,蕴含着岁月所赋予的成熟女人的气质。每每看到婆婆,我都会想到一个词:得体。

  或许,是因为婆婆嫁给了一个军人的缘故,她的穿着打扮,非常讲究。这讲究倒不是衣料的高档或者是非品牌不穿,而是衣服与身材的合适。婆婆的衣服大多自己剪裁,自己缝纫,样式简单大方,颜色偏中性,穿在身上虽不张扬,却有一种优雅淡淡地从内而外散发出来。在我的印象中,婆婆从没有邋遢过,她一直保持着端庄的形象,只要出了家门,必定穿戴整齐。这个习惯她保持了一生,俨然成了铁定的规矩。她不仅自己恪守着这规矩,还要求我们遵循,如果全家参加喜宴什么的,一定招呼大家梳妆打扮,看穿着是否得体,恨不得一个个光彩照人,她才满意。她认为打扮了自己是对别人的尊重。婆婆的这一见解,体现出了一种修养。

  婆婆每年都会利用探亲假回山东老家一趟,去看望自己的老母亲。一次,她母亲生日,她在家里用毛线编织了一顶帽子,是按编织书上的样式编织的,完工后,她一直不满意,总觉得少了点什么,想来想去,说是帽子上少了一朵花,便点将让我来完成。当晚,我用毛线钩了一朵花,她一直在旁边看,时不时地还指点几句,直到那朵花几次修改缝到帽子上后,她才满意,说第二天早上寄给山东的老母亲,并自言自语地说:“我老母亲戴上这顶帽子,一定会非常高兴的。”瞧瞧,她不仅爱打扮自己,还要把自己的老妈妈打扮得漂漂亮亮。

  我从没有想过,婆婆有突然老去的一天,得体与修养终究留不住岁月,更抵挡不了病痛的折磨。

  在公公去世两年后,婆婆被确诊患了食道癌。我们全家如五雷轰顶,一个个全都傻了。婆婆才六十多一点,由于她年轻时长得漂亮,加之穿着打扮非常得体,颇有些风韵,看起来根本就不像是六十多的人,平时精神好好的,怎么就得了这种病呢?婆婆从手术室里被推了出来,浑身插满了各种管子,可怜的婆婆脸色蜡黄,正在昏睡中。从此,可怜的婆婆被病痛折磨了整整三年,又是放疗,又是化疗,痛苦可想而知了。尽管病成这样,可她爱美的天性不变,她请求医生,不能让她的头发掉光,宁可剂量少一点,化疗的次数多一点。

  婆婆的病越发重了,子女们每天都守在她的身边。一天,她郑重地说,她想去理发店。我们问她干什么?她说想把头发烫一下。子女们面面相觑,心想,她真是病糊涂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吃都不能吃,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况且因为化放疗,头发已经掉了很多,怎么能去理发店呢?她居然说:“把我抬到理发店,我的头发不能就这样乱七八糟的!”最后,我们用各种理由好不容易阻止了她的这个念头,并答应给她买一顶漂亮的帽子,这才算了了她的心事。

  婆婆爱美爱到极致。尽管她非常渴望活下去,但病魔一天一天地吞噬着她,她自知不久于人世,便开始考虑怎么样走才不影响她生前的形象。她把我们子女叫到床前,把她身后的事一一做了交待,包括她走后穿什么款式的衣服。按她的要求,我们去了招商城几十趟,从面料到款式一一说给她听,并且把面料带回家让她看,最后按照她的意愿,决定做中式对襟夹袄,面料是提花缎子的,里面夹着金丝,领子是立领,对襟的一排纽扣是用黑丝绒盘起来的,衣襟、领口和袖口都滚了一道黑丝绒的边,样子非常古朴典雅。然后是内衣,内衣必须是纯棉的,用纯白的棉布做成,很有点“质本洁来还洁去”的意味。最后,就连放在灵床前的照片都是她亲自选定的。然了,还不忘了交待,她走后,一定要替她化好妆,先打好粉底,然后描眉,口红要浓一点,还要一点腮红……化妆程序一样不能少,让她死后漂漂亮亮、体体面面地去见地下的公公。此外,化完妆后,手上还必须拿个包,包里放上洗漱用品以及化妆品,好让她在黄泉路上能够补妆。

  婆婆临终的交待是,每年清明上坟无论如何要买一束鲜花给她。我一直记得,她曾像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似的采摘了一把野花抱回家的情形,当时我就在想,女人始终是爱花的,不管年纪多大,她都希望如花一般美丽,爱花的人是爱美的人。爱美不就是爱生活吗?

  每当春天来临,看到花儿怒放,我就会想起爱花爱美的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