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吊兰

2012-08-08 11:16:53

  不知谁把花养黄了,就把花盆丢弃在办公室门前。好事的我捡起花盆,左瞧瞧、右看看,花盆不错嘛,是瓷器的,虽说有些暗色,每一面都有一幅浮雕花鸟画,古朴、逸气。

  从家中吊兰上剪取两枝匍匐茎上簇生的金边茬头小吊兰,上有青叶,下有气根,到办公室忙着翻土、去杂物,移栽上盆,浇透水,放在阳台的阴凉处培植养护。生命又在平常中复制,新的生活又开始了。

  我翻阅这精灵的家史和脾气:吊兰,又称垂盆草、桂兰、钩兰,西欧又叫蜘蛛草或飞机草,百合科属,多年生常绿草本植物,原产于非洲南部。最大特点在于成熟的植株会不时长出走茎,既刚且柔,长可尺许,匍匐茎叶腋中抽生出小吊兰;根肉质,叶簇生,似花朵,由盆沿向外下垂,文文静静,随风飘动,形似展翅跳跃的仙鹤,故古有折鹤兰之称。

  吊兰,四季常绿,是平民又著名的观叶花卉,依叶缘主脉颜色而分,常见有大叶吊兰、金心吊兰和金边吊兰,还有不少变种。花白色,数朵一簇,疏离地散生在花序轴上,被人们誉之为“空中花卉”。吊兰是净化室内空气最好的植物,“家种吊兰,污鬼胆寒”,一般房间养有一盆吊兰,可起到净化空气的作用。吊兰的根和全叶可入药,清肺消痰,凉血止血,祛湿化滞,通络止痛。

  吊兰宜盆大株少,喜温暖湿润,其肉质根贮水组织发达,抗旱力较强,生长旺期需水量较大,宜半阴,怕强光,不耐寒也不耐暑热。繁殖简单,可扦插、分株、播种等方法。盆种二三株为宜,喜排水、透气性好的沙壤,耐肥,养分不足容易叶片发黄,焦头衰老。病虫害较少,主要是生理性病害,叶先端发黄,应加强肥水管理。

  我观望着这可爱的吊兰,如情窦初开的少女,怀揣着抚育婴孩的梦盼。日许,盆中渐渐地冒出了新叶;旬许,叶子渐渐地修长,翠色如洗;月许,渐渐茂盛地向外垂下几条条长短不一、柔韧挺举的匍匐茎,又渐渐地茎端高雅地昂生出大大小小的新株,婉约地飘荡在空中,似蝴蝶轻舞,若兰花飘逸,又如礼花四溢,清秀而简约,让人回味无穷。

  易于侍弄的吊兰,在平淡中渐次丰满。朝思暮对,日久固能生情。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了它的花语:“无奈而又给人希望”。这源于一个传说:说有个妒贤忌才的主考官为了让他的干儿子魁名高中,捺着那个姓袁的才子,在批改袁考生的卷子时,恰好碰到皇帝微服来访,主考官慌忙之中把卷子藏到案头那盆兰花中,这兰花开得漂亮啊,不经意间被皇帝看中了,赏花露底,皇帝不仅免了主考官的官职,还把那盆花“赐”给了袁。主考官羞恼而亡。这以后,这兰花的茎叶就再也没有直起来过,渐渐演变成今天的吊兰。取其意,有了一句矛盾且哲学的花语。

  我的办公室点缀着别致的吊兰,一室葳蕤的春光,自然迎来了众缘的同僚。

  余兄摩挲着镌花的紫砂茶壶,眯眼,视端左右,自是一番高论。从羊从大,然后天地之美生。这花养得好!每一片叶子都很静美,每一株吊兰都很秀美。人与花相应,尽美。

  一盆普普通通、无意时栽植的草花,哪里好呢?

  孙兄仄着头,悠然见南山的神色,道:格鲁吉亚的诗人聂鲁达的一首诗曰:“一粒沙里藏着一个世界,一滴水里拥有一片海洋,所有的草叶并没有不同,整个大地是一朵花。”是啊,一个很小的东西中,极有可能蕴藏着大道理,一件很平凡的事情里,也可能隐藏着大智慧。吊兰吊着吊兰,相伴相牵,怜爱关切,平常而高贵,共同走向繁荣,它们似乎告诉了我们什么是生活。

  袁兄摘下老花镜,抽口烟说,远远望去,这盆吊兰真的很宁静优美,一簇簇兄弟姐妹,像一朵朵绿色的云,从天上撒落下来,是为一个整体;走近再看,每一片叶子都很柔美,枝头的吊兰,形态各异,不见相同,更是张挂风景。吊兰没有太多的渴求和期盼,恰能美室、美政、美俗、美心,更美人,寓情于景,与我们的心灵很近。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邂逅,不管是并肩而行,还是擦肩而过,应称之为朋友,就好像这盆吊兰,每一簇、每一叶都是一个亲戚朋友,能让我们感到幸福。两个灵魂不会偶然相遇,朋友有很多种,百年修来,千里求得,相处是缘分,简单又简明,值得珍惜啊。

  余兄咕咕地呷一口壶茶,悠然琢磨这本是弃盆之物。笑语:人间万事万物,应无所住,静生其心;吊兰之美,美在心中,吊兰之缘,缘因心情,吊兰之情,情思平淡。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染尘埃?天道酬勤,是岸。

  吊兰也懂《六祖坛经》么?这帮彬彬文生!花影亦婆娑,韵藏汝心中。我嘻嘻地笑了,会心。

  大家如是喜欢吊兰,明天我再搞个新门径:截取一枝嫩嫩的根茎,插在大玻璃瓶里,既让它长出茂密绿茵的叶片,又可欣赏水中耀眼簇生的白色根须,水养吊兰,尽显禅境,定会有另一番情趣,让平日总是清影摇风士人的脸上 ,更挂满赞美的微笑,到时候,看他们且如何戏论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