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会

2012-08-08 11:23:42

  暮春的一天,爱人从单位回来告诉我,与她一起工作的原公安局政委陈爱莲准备组织一次高中同学会。陈爱莲是我高中的同届同学,经她这么一提醒,掐指一算,转眼我们高中毕业也快四十年了。离校后由于忙于生计、事业,在前面几个整十年时段,同学间尽管有过小型聚会,但全班的大聚会一直未能如愿。2009年姜中建校70周年时,我曾发表过一篇《姜中记忆》,文中提及,我们是1971年进校读高中,由于时值“文革”,学制只有两年,算是72届高中毕业生。陈爱莲所在的高二(6)班已在筹划毕业四十周年同学聚会,我们高二(5)班要不要搞,带着这个问题,我先后与戴明皋、蔡萍、吴余年等几位当年的班干沟通,他们积极响应、全力支持,并推荐曾经在姜堰中学做过老师,后来又长期在姜堰市机关工作的戴明皋担任召集人,具体负责筹办工作。

  由于离校时间较长,加之当时生源来自全县的多个公社(乡镇),毕业后各奔东西,平时缺乏联系,要组织这样的聚会难度可想而知。由8人组成的同学聚会筹建组一起共谋,决定兵分四路进行联系:同学比较集中的原运粮、姜堰、张沐三个乡镇分别确定了一个联络人,其余的则由戴明皋直接负责。责任一经落实,成效立竿见影,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获得了多数同学的信息。其中负责联系原运粮公社的钱宏朋,为了查找到一些同学的信息,不顾盛夏炎热,顶着火辣骄阳,骑着自行车走村入户查找,一路汗水,真情可鉴。接到通知的许多同学,倍感喜出望外,纷纷表示到时一定参加。在本地工作生活的如此,远离他乡的更是表达了迫切成行的心情。在联系的过程中也不时听到一些让人痛心的消息,有几位同学已经作古。特别令人惋惜的是一位叫王金宝的同学,已接到通知并决定参加,但在聚会前不久的一次事故中,遭遇不测,令人扼腕。王金宝是我们班上年龄最大的同学,“文革”前的老初中生,上高中时已为人父,印象中他的数学特别好,曾经出了一道智力题让对数学感兴趣的同学计算:用2毛钱买20支四种不同价格的香烟,每种香烟当然要整支且金额都必须以分为最小计量单位,这道怪题在较短时间内还真让我先捣鼓出来了,并引以为豪。由于当时正值农村夏收大忙,考虑到一部分在农村仍然有责任田同学的实际,筹建组决定将同学聚会的时间放在6月24日,一则是为了避开农忙,同时这天又是端午小长假的最后一天,便于仍在工作岗位同学的往返,地点选择在“状元楼”,该酒店紧邻姜中,有利于聚会活动的安排。

  6月24日,多云间晴的夏日飘拂着丝丝凉风,令人感受到清爽,状元楼及母校姜中大门前“欢迎参加姜中七二届高二(5)班同学聚会”的红底黄字站牌,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醒目,距离约定集中的上午10点还未到,应邀同时参加的六位老师及近40多名同学已纷纷来到会场。最先到达的有我们的第一任班主任马进及后来的班主任孙志东,马老师告诉我们,由于心情激动,昨天夜里久不能寐,今天天不亮就醒了,盼望的就是早早与大家见面。从上海南京等外地特地赶回来的侯长玲、黄连根、宋根萍、朱纯明等同学则是归心似箭,上一天就提前报到了。四十年斗转星移、如梭岁月,我们已从风华正茂的花季少年,变成了两鬓斑白、儿孙绕膝的花甲之人。见面时,有的同学还依稀保留着原来的大致轮廓,有的则碰面不敢相认了。接待大厅内欢声笑语,气氛热烈,直呼其名,没大没小,叫乳名、喊绰号,握手、拥抱,大家尽情释放,毕竟多数同学这期间没有相遇过,聊发一下少年狂不难理解。

  集中后,第一个活动安排到姜中体育馆前集中照相。聚光灯下,四十多张笑脸汇合在一起,成就了一张新的全家福。有同学感慨,高中毕业时,是一位老师用自己的照相机给部分同学拍照留念,不少同学未能参加,留下的遗憾在今天得到弥补。当中午的聚餐刚刚开始时,一张张清晰的照片就已呈现在我们面前,日新月异的科技进步令大家感慨不已。接着是到“五四堂”参观校史陈列室。这座记载着姜中成长历程,古老而庄严的建筑,最初是师生们集中开会的场所,后来学生多了成为了餐厅,再后来学校扩建时成为校史陈列室。面对着一张张十分熟悉的图片,大家仔细地看,认真地分辨。出来后,站在“五四堂”前那株造型别致、苍翠欲滴的五针松旁边,勾起了我们对四十年前学生生活的回忆,也更加唤起了我们对这所70多年来为国家培养了数名将军、若干科技精英管理英才的姜堰最高学府的怀念和尊重,大家纷纷举起相机,留住这美好的瞬间。就在我们聚会的这一天又传来了令人欣喜的好消息,前些年已有多名同学获得过全省高考状元的姜堰中学今年再创佳绩,曹润寰同学以414分的高分成为泰州地区状元,两名同学列全省前六十名,近百人达南大分数线。

  回到状元楼会场,已近中午,师生交融的氛围也达到了高潮。戴明皋同学介绍了筹办过程,并特别感谢已成为当地有一定规模的企业老板张斌及相关同学对聚会作出的支持。团支部书记蔡萍回顾了四十年前的峥嵘岁月,并代表全体同学对桃李满天下的老师们再次表示了衷心感谢。在那个“读书无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疯狂年代,姜堰中学的老师们依然恪尽职守、教书育人,短短的两年姜中生活,给我们留下终生难忘的印象。平时严肃而又可敬的班主任孙志东老师也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不无感慨地说到,在他几十年教学生涯中,72届高二(5)班留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当时学校领导人曾经让他总结高二(5)班的管理经验,因为在那一届学生中,上晚自修人数最多的是高二(5)班,学习风气最好的是高二(5)班,最守纪律的也是高二(5)班……老师的赞许可能有溢美之处,但是,我们这个班当时是清一色的农村学生,由于家境贫寒,多数同学只能代半伙,就是早晚吃集体伙食,中午吃的是从家中捎来的山芋、萝卜之类的粗粮,路远的同学来回一个单程有30多华里,且全部靠步行,寒来暑往,风雨无阻。大家都深知父母的不易,所以学习非常刻苦。恢复高考后,我们班有的同学考上高校,成为了有一定名气的教授学者,有的入伍后成为团师职领导,还有不少成为党政干部和企业家。毫不夸张地说,姜中在我们的人生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激动的场面、热烈的气氛感染着在场的每一位师生。年已八十有五但面色红润、精神矍铄的马进老师,担任我们班主任不久就被打成“五一六”反革命分子,受到不公正的批判、斗争。这位曾经长期担任姜堰市书协主席的老人当场表示,要为全班每位同学写一幅字留作纪念。朱积光、储富老师也叮嘱各位同学无论职位高低、财富多少,都不要忘记彼此永远是同学,更不要忘记健康,要充分共享改革开放带来的美好生活、幸福时光。

  聚会结束了,但是师生们仍然团聚在一起,久久不肯离去,有同学提议,到毕业五十年时再聚会。是的,四十年后的一场聚会,太有意义了,因为人生能有多少个四十年。

  我不是诗人,但聚会上,即兴编了一段顺口溜,表达了我参会的心情:岁月沧桑四十载,姜中情谊难忘怀。状元楼上话往昔,相约耄耋都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