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是一棵会开花的树

2012-10-26 10:56:56作者:刘鹏凯

  三

  离开汶川县城,车子行驶到米亚罗风景区腹地时,已近傍晚。古尔沟素有“仙境瑶池,灵水神泉”的美誉。我们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夜宿古尔沟,泡个温泉,放松一下身子。可当我们走进酒店,服务员告知:“今天是星期五,房间已满”,顿时又一盆冷水浇到脚后跟。阿贵不由得一阵叽咕:“今天真不顺,一天行车走了不足百公里,想泡个温泉又心想事不成。”其实,一个人身体的劳累,可以泡泡温泉,休息休息来缓解,但一个人心里的疲惫,却难以消除啊!

  第二天一早,依旧是阴天。车继续上路,行驶在弯弯曲曲的公路上,一边大山挺着脊梁,披绿挂彩,一边杂谷脑河奔腾咆哮,顺势而下,滚滚向前,始终有着自己的方向。我不由感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静水深流的胸怀,上善若水的境界,更需要像水那样,利万物无所争斗的和谐啊!想着想着,尽管是没有阳光的日子,却有一股凉爽和惬意簇拥在周身,让我心旷神怡。

  穿过狮子坪隧道,转过几道弯,前方就是九架棚隧道。刚出洞口,我两眼花花,还没凝过神来,才看了几眼绿绿的崇山峻岭,想顿顿神,车又穿过了二号隧道,七弯八拐。紧接着又是什么古溪隧道、八角碉什么的,七洞八桥,车似在迷宫中转,心中却不由肃然起敬:蜀道难,难不倒路桥工人的决心啊,一条条登山之路,凝聚了多少路桥工人的智慧和血汗!

  走出红原,车子驶进阿坝县。路在绿色的包围中延伸,“黄河第一弯”的美景仿佛就在眼前,鼻尖上好似有一股青草的芬芳在跳动,潜在的疲乏,高原的不适,全部消失得无影无踪。我被窗外一片旖旎的风光迷住了,远处“九曲黄河第一弯”枕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模样是何等的光鲜,充满活力,炊烟帐篷相伴黄河,曲曲绕绕,荡气回肠,茵茵草原,牛羊成群,河曲马驰骋,古寺古塔矗立云天。偶尔一丝太阳光刺透云朵,似轻薄的丝绸衣裳飘洒,“黄河天上来,江日地中落”。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百闻不如一见啊!”“九曲黄河第一弯真美,令人神往眷念,不枉此行!”阿贵、阿琦不停地为窗外的美景叫绝,急猴巴巴地催促停车。车一停,便拿着长枪短炮,各自去寻找自己的“猎物”,拍摄眼中的最佳景致。

  光影与云海在游戏,仿佛在和阿贵、阿琦躲猫猫,那始终未出来的太阳,似一个大家闺秀,虽心潮涌动,却躲在闺房里,就是不肯露面,好不容易偷偷打开了一条缝隙,刚露出那半遮半掩美丽的眼睛,房门却又悄然关上。阿贵举着相机,欲照又罢,直摇头,一阵叹息,对我说,“兄弟,缺少阳光的景,是没有颜色、没有精神的平版画,扫兴!”“兄弟,生活的本真就是真实,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完美的东西,此行虽错过了阳光,对于摄影作品而言,会留下遗憾,但如果我们心里充满阳光,没有阳光的大草原,也会是五光十色的啊!”阿贵点点头,“这也是,这也是。”

  阳光是美丽的,阳光是免费的,无私的,但,有时阳光不仅仅来自太阳,也来自我们自己的内心。不要感叹缺少什么,只要心中有美,即使阴天下的大草原也是一种自然的美,一种想象的美,一种缺憾的美。

  四

  带着遗憾从“九曲黄河第一弯”出来才下午五点钟,坐在车上,几个人商量着行程怎么安排,夜宿何处。最后还是心中有一幅活地图的阿琦提议,走江原到郎木镇住下,第二天去甘、青、川三省交界的白龙江源头的郎木寺一游。

  傍晚的草原,帐篷多多,炊烟袅袅,那驾着摩托、开着汽车、骑着马的游牧民,将一群群吃得腰壮肚圆的牛羊赶进临时的栏栅里,那一群群牛羊头上染着红的色、蓝的色、黄的色。我百思不得其解,便问阿贵:“兄弟,为什么好好的一群羊要染上颜色?”阿贵笑道:“是户籍啊!如今的牧民,牛羊越养越多,越养越有劲,你算算,一只牦牛卖出去七八千元,大草原是天然粮仓,牦牛又都是纯天然的绿色产品,一个牧民一般都会养几十只、几百只,谁有发财的路不走啊!”“哦,原来颜色是姓氏区分。”“如今的牧民除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外,国家对少数民族的大力支持沿路可见,那一排排的扶助房,新建的游牧民新区,新架起的铁塔……”阿贵边说边指着窗外。是啊,我们所到之处,到处一派莺歌燕舞、国泰民安的景象,我为藏民日益提高的物质生活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去郎木寺的路上,车开得很顺很快,大概是菩萨在保佑我们吧。不经意间,车就到了甘肃境内,顺着路标行驶了二十几分钟,郎木镇就跃入我们的眼帘。远处的白塔、大经堂掩映在绿树丛内,仿佛就在眼前。进入郎木镇,这儿的路坑坑洼洼的,车行驶时像在跳摇摆舞,天又刚下过雨,车过之处,不时溅起阵阵黄色的泥浆。“哎呦,兄弟,知道咱们一路疲倦,给我们按摩啦!”我打趣道。“兄弟有没有走错?网上说郎木寺可是‘东方小瑞士’,展现得挺神的,自然风景够吊人胃口的!”阿琦如数家珍。“今天出行不便,是为了明天的更方便!”路边一块前方施工的告示牌让我们像吃香喷喷的花生米时,碰到一粒坏的。“不管怎样,先到郎木寺看看再说!”带着失望的阿琦还是给我们鼓劲加油。

  车子摇摇晃晃又开了约20分钟,沿途小镇正在拆迁、铺路、埋下水道,像一个大工地,郎木镇的人民在打造一个新的郎木,真让人感动。可话又说回来,这对于我们这些慕名而来的旅行者来说,这路却不敢恭维。

  到了郎木寺已经六点一刻,寺院八点关门,我们一商量,寺内游览后,打马回朝,住若尔盖。

  导游是个藏族小伙子,领着我们顺着山坡向白塔方向走去,边走边介绍郎木寺的传奇:“这是公元1748年建造的藏传佛教最大的寺院之一,上面有金瓦殿、长寿殿、护法殿等十多座著名建筑。”小伙子讲得神采飞扬,我们听得津津有味。一座郎木寺吸引了多少文人墨客,俘获了多少世道人心?“对不起,今天本寺6点钟后有重大活动,恕不接客!”站在大经堂门口,穿着一身绛红色袈裟的年长僧侣和蔼地对我们说。阿贵朝我看看,我朝阿琦看看,虽一句话也没讲,可心里除了遗憾还是遗憾。

  透过大门,院内上百个僧人,席地而坐,在等待着什么,他们鸦雀无声,一片神圣庄严,仿佛在用生命的底音吟唱。

  心是一棵会开花的树。很多时候,困扰我们的是我们自己的心灵。日常工作与生活中,我们总会遇到一些不快乐,一些遗憾,一些失望,就像这几天的行走,尽是灰色的景致、不尽如人意的巧遇、错失的机会,没有半点阳光点缀。其实,上帝给了每个人一颗快乐的种子,一个人错过了美丽也不必遗憾,不要把不该看重的事情看得太重,不要总是把已经得不到的东西挂在心上,一切从简,人才会快乐,才会吃得香、睡得着,才会找到真正的幸福!

  走过的岁月没有回程,错过的机缘只有放弃。郎木寺我来了,今天我站在你的面前,只能观赏你的雄伟,摩挲你的沧桑。我来时你站在这里是迎接,我走时你依然在这里是送别。感谢你给我带来精神上的向往,让我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再见吧,郎木寺,下次我还会来看你的。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