鹅事

2012-11-02 10:52:39作者:王晓

  双休日随先生回老家,每次都像一次短途旅行,新鲜、浪漫、惊喜。

  公婆家屋后是大片的菜地,这季节,丝瓜、豇豆、茄子、辣椒、空心菜、生菜……应有尽有。七仙女是公婆喂养的七只大白鹅,平时散养在屋后菜地,想游泳时就下隔壁的水塘。塘不大,百十个平方,上面漂满浮萍,惟有七仙女的脚蹼可以推开一道缝。七仙女吃浮萍,也吃小鱼小虾,长而扁的嘴巴水面上一掠,收获颇丰。

  公婆养鹅是有打算的。鹅易养,食草,乡间多的是;生长周期快,几个月就能吃。公公从电视、报纸上获悉,鹅肉的赖氨酸、丙氨酸含量比鸡肉高30%,组氨酸含量比鸡肉高70%,与猪、羊肉相比,脂肪含量较少。这些适合他有肥胖基因的子孙。二老把养鹅当成为下一代发挥余热的首选工程。七仙女各有去向,一家一只去掉四只,外甥考上大学额外奖励一只,孙女过十岁整生日赠送一只庆贺,还有一只留在公婆家,儿女们一起回来时聚餐。老人的心就是这样,装的都是子孙。

  喜爱七仙女,是因为我小时候也放过鹅,我的学费就出在鹅身上。暑假还没放,家里就把仔鹅捉好了,奶奶先用生菜圈养着。一放暑假,鹅大些,黄色褪浅,毛色变白,毛杆变硬,放鹅的任务就交到我手上。我要赶着鹅群去田间沟渠吃草,鹅累了要赶到背阴处休息,鹅渴了要赶到河滩戏水。夕阳西下,点好鹅数,确保一只不少,才赶着鹅群归家。挖上两笆斗稻子,鹅吃饱进栏,我一天的任务至此才算完成。整整一个暑假都这样,八月底,家人会把鹅捉进箩筐,跟帮船去集市上一起过给鹅贩子,接过有鹅粪味的钞票,这是我们姐弟新学期的学费。

  也留过一只鹅伴,从我接过放鹅任务那年开始,一直到我离家外出求学,前后养了六年。那是一只有灵性的鹅,每年清明前后都生上五六只蛋,让我们欣喜不已。老家,养鹅是风俗,几乎家家都养三五只,也有大户,专门饲鹅。老家人都认雁是鹅的祖先,父母为儿子订婚,总用一对鹅(代替雁,雁是终身一夫一妻的)作为聘礼,象征夫妻和睦,百年偕老。

  经过长期饲养,鹅虽失去飞翔能力,却保留着祖先的一些特性:机警勇敢,对同伴相亲,遇到侵袭,群起而攻。村里的小媳妇甚至把端坐着幼儿的木盆放在鹅旁,由它们看管。我小时候最怕去同学顾盼家,她家的鹅群看见我就疯了般地一起追我,脖颈伸得老长,嘎嘎凶叫,长长的喙快啄到我屁股。我这个鹅倌对她家的鹅一点用不管,鹅只认自家人。乡间的夜晚,有生人打鹅栏前经过,鹅群必引吭高歌,比看家狗灵光多了。

  咏鹅、画鹅的故事多了,我写的只是我知道的鹅事,些微艰苦变成美好的回忆,点滴温情在岁月里发酵,日子绵密而有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