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土本色

2012-11-02 10:54:13作者:吴庆枫

  最近,总是想起老丁。

  老丁,出生农民,高港口岸人氏,生性爽直;老丁与我曾经是病友。

  就在几天前,当再次想起老丁的时候,我随即一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嘟了好久就是没人接听,就在我打算挂断的时候,电话通了。“老丁你好,在忙什么呢,这么久才接我电话?”“啊,你老吴啊!你好!你好!刚才我正在脚手架上,不方便接你的电话。”电话那端传来了老丁那爽朗的声音。“你莫不是又开始做泥瓦工了?”“嘿嘿嘿,我也是前几天才开始跟人做的,成天待在家里没事做,我都快要歇出病来了。”“你可得多保重自己的身体呀!”“没事老吴,我现在的身体好着呢,饭吃得香,觉也睡得着,你可要千万注意别喝酒呀!”“我没事,你得多注意休息,有空到我这来耍子。”我也学了一回老丁的口吻。“前几天还跟我姑娘谈起你呢,哪天我肯定要抽空到你那耍子。”“好,那你忙,再见!”“再会,老吴!”

  挂断了老丁的电话,我这心里好久都没法平静。要知道,去年的那场病对老丁而言真的可谓是死里逃生呀!其他不说,自从生病,老丁他光在医院就待了近八十天的时间。看着老丁日渐严重的病情,主治医生在向他的家人表示尽力的同时已经让他们做好了料理后事的准备,老丁的女儿甚至连寿衣都已经为他准备妥当。没曾想老丁还算命大,最终逃过了那致命的一劫。得知老丁终于康复出院的消息时,我们一家人为他庆幸了多日。

  都活大半辈子了,况且自己等于是从棺材盖子底下漏出来的人,老丁他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记得当初住院的时候,他曾多次跟家里人说,待到出了院以后,除了陪孙子读书而外其它任何事情都不做。如今才刚刚康复的老丁怎么又重操起了旧业,是不是老丁他一开始便知道了自己的病情还是另有什么隐情?思虑良久,最终,老丁挂断电话前的那句应承让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或许是种缘分,去年我是与老丁在同一天住进同一家医院的同一间病房。不过,出院的时间我可比老丁足足早了二个多月。自从出院以后,遵照医嘱我得定期复查,记得第一次去医院复查过后,我顺便去看了一下仍住在医院的老丁,那时的老丁较入院时相比整个人已经瘦得不成样子,而且面无血色、通体发黄,那时可能是老丁病情最严重的阶段。见我去看他,说话都感吃力的老丁硬撑着想坐起来,但被我制止了。看着躺在病床上精神萎靡的老丁,再想想他刚进院时的模样,我唯有感叹人的生命之脆弱。那天临走之前,我悄悄在老丁的病床前丢了两百块钱。没曾想恰恰是由于我的这一举动,以后每次我打电话给老丁,他都会跟我谈起此事,感激之情总是溢于言表,并且每回老丁总跟我说待到他完全康复以后,用他们那的话说就是一定要到我家来耍子(玩一趟)。

  就在前段时间的某个清晨,尚在睡梦中的我忽然接到了老丁的电话,电话中老丁向我打听到我家来的路线,原来那天是老丁约定复查的时间,他打算到医院复查过之后乘车到我家来耍子。在来之前,老丁就让家里人准备了许多自家产的草鸡蛋和鸭蛋,并且还为我新碾了大麦米见子打算一并带过来给我。见老丁如此客气,同时考虑到他的身体以及路途不便,我于是便找了个当天要到市里去开会的理由委婉回绝了他。记得那天临挂电话的时候,只听老丁在电话那端轻叹一声道:“唉,怎么这么巧啊,那我只能等下次有机会再到你家耍子了。”现在想起,那天我真的不该拒绝老丁的一番心意,因为我终于明白:老丁他只要一日不到我家来耍子,他的心里就一日不会安宁。

  是呀!像老丁这种勤劳而又朴实的农民,他们几乎把自己的一生都交给了他们脚下的那方土地;而那土地,只要有人耕耘、有人浇水施肥,再贫瘠也会长出丰饶而饱实的庄稼。到底是因为受到了泥土的浸染还是熏陶,而今的老丁之与我岂不正是泥土品质的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