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厨

2012-11-05 10:45:03

  那一年,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晋南一个矿区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与老工人一样从事繁重的铲盐劳动。一年后,为照顾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工段领导陆续抽调我们从事一些较为轻松的劳动,其中就包括帮厨。当时全工段有正式工人100多人,由于铲盐是季节性生产,忙时需要招募大量临时工,这时,食堂的五六名炊事员就显得人手十分紧张,于是工段就抽调了我们4个学生去帮厨,与我们同时被抽的还有几名临时工。

  上班当天,炊事班长交给我一件以前临时工用过的围裙,我比试一下后系在腰上,不但围裙的下摆拖地,而且上面还有几块补丁和一个圆洞。一位同学看到我这副打扮,神秘兮兮地笑着说了一句古诗:“有孙母未去”,我不解其意,他大笑着指着我的围裙说“出入无完裙”啊!我也忍不住笑了。

  虽说是帮厨,厨房里的一些关键活儿轮不上我们,但繁杂零碎的卖力活儿缠得我们脱不了身,一天到晚忙得难得空闲。我们主要从事的工作是:一天三顿开饭前,将大锅中煮熟的玉米糊糊和蒸笼中蒸好的馒头运送到售饭处的窗口前;开饭时,帮助炊事员卖饭;饭后,清洗完锅碗瓢盆后将泔水挑到猪圈喂猪;得空时,打扫厨房和餐厅卫生;两顿饭开饭的间隙,上午择菜、洗菜,下午蒸馒烫酵、搓酵。烫酵的活儿可是个力气活,每次烫完酵,每个人都汗流浃背、气喘吁吁,这活儿基本上都是我们学生包了下来。由于我们干活从不偷懒、肯卖力气,苦活脏活抢着干,平时与炊事员相处融洽,稍有空闲,还帮助他们学文化,教给他们拉二胡、唱歌曲,他们之中有个别人不识字,我们还帮助他们写家书,所以每位炊事员都非常喜欢我们这些新来的学生娃。

  3个月后的一天,工段长突然通知我们帮厨的4个同学从明天起不用再去帮厨了,仍回班组铲盐。其理由是有人反映了,厨房不属生产第一线,不利于新来的大学生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应该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接受锻炼与考验。我们当时什么也没想,服从分配离开厨房去了铲盐第一线。

  后来,一些传闻陆续飘进我们耳朵,说学生撤出厨房是因为食堂丢了饭票,每天回收的饭票比卖出的馒头少了许多,有人背地说是帮厨的学生中有人偷了饭票。领导一时也难以查清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就暂时把帮厨的学生都撤了出来,以继续调查。饭票短缺的事当时并未公开,我们也不清楚,一旦听到流言,大家都怒不可遏、义愤填膺,当场要去找领导辩白。我说算了吧,清者自清、浊者自浊,现在去辩白,又能用什么来证明我们的清白呢,事实的真相早晚肯定是会弄清楚的。

  后来的事实是,帮厨的学生撤出后,饭票短缺的情况继续发生。于是,领导就不动声色地从多方面开展明察暗访,终于从一个民工买卖饭票的异常行为中发现了端倪。那个民工把自己的饭票转卖给别人,而本人却很少到事务长那里去买饭票。又发现那人买饭时,递进卖饭窗口2两饭票,拿出4两馒头后,卖饭的炊事员还找给他1斤饭票。就这样,里外勾结,盗取食堂饭票的案子就当场破获了。后来,厂保卫科正式介入,查明正是炊事员和帮厨的临时工中有三人用同样的手段盗取饭票,查获后,都退出了非法所得、调离岗位,受到了处分,有两人被开除回家。

  事情弄清后,撤出的学生们又回到了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