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获微笑

2012-11-05 10:48:36

  星期六,吃过晚饭,我给读高中的孙子讲了两个生活片段,题目是“收获了两朵微笑”。我先问孙子,“微笑”前为什么用量词“朵”。孙子笑了,说,爷爷,这您就考不住我了。这是比拟的修辞手法,把“微笑”比拟成花朵。“微笑”,它亲切、温暖,让人赏心悦目,当然是花朵了。用“朵”就是这意思,对吗?我想,高中生了,当刮目相看。接着我就讲了亲历的两个生活片段。

  退休了,我养成了常去浴室洗澡的习惯。一次,我从水汽缭绕的浴池里泡好澡出来,走向热水龙头冲洗。虽然一排溜有六个龙头,但人较多,要等。我等了一会儿,前面的人就走开了,我继续冲洗。这时我发现,和我一起等的一位年纪大的,还没等到。而那被等者,还在仔细地冲着,洗着,又是洗发水,又是沐浴露,一点没有结束的意思。老人先是木然地等着,后来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我连忙三下五除二,洗了头,冲了身,对老人说,到我这边来。老人“呵,呵”了两声,看了看我,然后举起右手,表示谢意,同时两嘴角向上,脸上露出了微笑。

  我来到座位,躺下,歇息。这时,旁边空位上来了父子二人。爸爸很快脱了衣服,对还在磨蹭的儿子说“我先下去”,说完就走了。这孩子大概上三年级吧,我猜。最后脱内上衣时,他将棉毛衫和羊绒衫一起脱,两臂交叉上举,可怎么脱也脱不下。是领口小呢,还是头大呢?我见了,便伸出手,抓住他衣服的下摆往上提,可阻力很大,不能解决;我于是站起身,双手往上拎。小朋友许是用力累了,他在衣服里面感知有人帮他时,干脆褪出两臂,垂下,任我发力。我终于见到他的下巴,见到他的耳朵,见到他的脸颊,见到他的前额,最后一头黑发露了出来。啊,这头也真大呀。小孩嘘了口气,转过脸来,那是一张胖嘟嘟的白里泛红的脸,浓眉毛,大眼睛,朝我笑了笑,然后抓起毛巾,跑向浴池。小孩是天真的,他没有应付地说声谢谢,那灿烂的微笑,是孩子最由衷的表达。

  听完故事,孙子若有所思地对我说,爷爷,您说的题目我想改一下,改成“收获了三朵微笑”。

  我不解,明明是两朵嘛。孙子说,爷爷,您没有看到吗,还有一朵开在我的脸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