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枯荷听雨声

2012-11-05 10:57:00

  上世纪80年代,高中毕业赋闲在家的邹柏龙因为喜欢美术,父亲便将他送到了当时的兴化县文化馆学画。文化馆的徐祖德、邹文灿成了最早的启蒙老师。懵懂之中,一年的素描训练,总算使他有些开窍了。在那段时间,他粗略知道了素描、色彩、油画、南艺、央美……这些令人心动的字眼至今闪亮。

  1985年,因为绘画特长,邹柏龙调进了卫生系统。直至1993年,年少时怀揣的“南艺梦”才得以实现。在南艺,有了系统的理论学习,扎实的基础训练以及名师的指导,邹柏龙绘画的理念提升了,视野开阔了。

  在兴化小城书画圈子里,柏龙应该算是个“另类”。但我知晓,柏龙肯定是小城书画圈子以外一个对画画有“想法”的人。

  观柏龙的画作,大致能领略到他对艺术孜孜以求的心路历程,无论是巨幅主题性创作,还是盈尺小品,其作品总给人以清新自然,淡雅脱俗的视觉美感。

  那天,在秋气弥漫的南窗下,我们一起翻阅柏龙的作品。枯荷、倒影、水波……纯粹的水墨,不带一丝颜色,扑面而来的《秋趣》令人怦然心动。这不是浮躁的当下,人们为之追求的闲逸和淡然吗?《润物无声》虽是某次酒后的“急就章”,但几根折断的荷杆与悬挂的荷叶,似断非断之间,却能牵出人丝丝缕缕的惆怅来。《四季荷塘》是通景四条屏,作品突破了传统花鸟画的程式,画面运用点、线、面的结合及冷暖色的强烈对比,在平面的构成、气势的开合、转承、呼应等方面融入了现代形式感。远观之,细品之,眼花缭乱的枯枝残叶穿插其间,季节语言借墨色变化的错综更替,大量绘画技巧不着痕迹的流露,仿佛置身时空超越的幻境之中。

  如若以荷花为主题的系列作品,是邹柏龙平淡生活中向往的水墨农庄,那么,平素大量的人物速写、外出采风的人物写生以及由此积累创作的人物系列,则构建了邹柏龙职业道义上的精神别墅。天赋秉性,环境造人。于是便有了偏远高原的云贵之行,有了大山深处的《高原天使》。远处群岭逶迤,山路上,一群少数民族的山村医生背负着药箱,风霜的笑意写在脸上。简洁的衣纹线条、冷暖的色块对比,近远的背景反衬,无不让身处俗世太久的灵魂为之震颤。

  近年来,他的现代主题性人物画创作越来越倾向于“卫生”主题了,当然这也算是他对职业理想的一份热爱。卫生美术园地的辛勤耕耘,不但支撑着他为弘扬健康文化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而且陪伴着他收获了一份仁爱的情怀和满足。冯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