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屐痕】黄花四月天

2016-05-15 08:44:36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傅田田

  1

  4月11日,我与国家画院的同学们随着胡秋萍老师来到被中国文联誉为“中国吉祥文化之乡”的泰州考察采风。

  在参观泰州市博物馆时,有幸看到了王澍、何绍基、曹学佺等名家真迹。无论篆书还是行书,笔墨中都透溢着一股文人气息和独特的个人风格。精细工整者有之,雍容典雅者有之,但共同的特质便是整幅作品秀逸灵动。何绍基那幅“元鹤不嫌松径浅,白羊长叱石头顽”行书对联,虽则线质稍粗,却不失俊逸雅致。这便让我想起胡老师常说的一句话:“工作要严和实,书法艺术要性与灵,不要为表现法度而失去性灵。”曹学公式的书法笔性灵动,师法董其昌,但不若董清秀。虽说技法无可挑剔,而格调逊之。胡老师说就像人一样,虽然五官端正,挑不出哪里不好,但就是没气质!还有几位名家的书法作品,胡老师也一一用风趣幽默的语言为我们做了现场解读。

  拜读毕名家之作,我们便去探寻泰州历史。进入博物馆一层展厅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具麋鹿骨架化石,距今已春秋六千余载。泰州史称海陵,千百年来,风调雨顺,安定祥和,被誉为祥瑞福地、祥泰之州。这里人文荟萃、名贤辈出,有“儒风之盛,素冠淮南”之谓。王艮、刘熙载、施耐庵、郑板桥、高二适、梅兰芳等都是这方深邃天宇间的熠熠星辰。移步换景,我们来到了梅兰芳纪念馆。

  梅兰芳乃享誉全球的京剧大师。他之所以被称为一代宗师,缘于其善于学习,多思善悟,博采众长。梅先生8岁学戏,10岁登台,扮相端丽,唱腔圆润,台风雍容大方。经过长期的舞台历练,对京剧旦角的唱腔、念白、舞蹈、音乐、服装、化妆等各方面都有所创造和发展,形成了自己卓然不群的艺术风格,世称“梅派”。艺术是相通的,梅先生不仅在戏剧方面造诣高深,对书画也有独到之见。他曾说:“凡是名画家作品,他总是能够从一个人千变万化的神情姿态中,在顷刻间抓住那最鲜明的一刹那,收入笔端。画人最讲‘传神’,画法以‘气韵生动’为第一。”梅先生绣口慧心、触类旁通,于此可见。

  “溅血点做桃花扇,比着枝头分外鲜”,喜欢戏剧的人都知道这是四大名剧之一《桃花扇》里的经典语句。当我们来到《桃花扇》作者孔尚任的旧居——桃园,映入眼帘的恰是满园桃花如粉。桃园果然名不虚传,姿态各异的桃花争相开放。我们一行人一路赏花、留影,不知不觉踏上水榭码头。傍晚,我们坐船在凤城河上静静游走,风挟水汽,拂面清凉。遥对望海楼,香茗清芬,顿觉“水城慢生活,小城故事多”的绝佳。

  2

  有谁见过油菜花高人一头?4月12日上午,走在千垛景区木桥,我欣喜若狂:面前是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陪行的人说这还不是看油菜花最好的位置,他引领我们坐船缓行。弃舟登岸,信步于栈道,垛垛灿灿的油菜花,泛着淡淡清香,瞬间融化身心。景区内置瞭望塔楼二,拾级登上,极目远眺,整个垛田一览无余。

  抬眼望去,满目金黄。每年清明时节,千垛景区四面环水的“垛田”上便长满了艳黄的油菜花。垛田多呈长方形,春水环绕。垛与垛之间隔断,状若岛屿。不规则中见规则,完美地构建了一幅美丽的花海画面。

  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对眼前的景色认同与理解各有差异。但如果每个人都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佳境美景自然会浮现眼前!也许是女孩天生爱花的缘故,我对眼前美不胜收的花海恋恋不舍。但后面的行程提醒我们不可于此贪恋过久,我们在怅然中惜别了花的海洋。一路南行,我们停驻于天然氧吧——水上森林公园。因为时间急迫,只能走马观花,在林间小路上徒步行走一程。道路两旁随处可见关于泰州历史名人简介的小标牌,不得不感叹泰州对于文化建设的重视!“林中秀水、鱼戏水中、百鸟朝鸣”或是对水上森林公园最精简的概括。

  午餐过后我们便去拜访了郑板桥、刘熙载故居和高二适纪念馆。先到兴化市博物馆了解一下他们的生平, 看到了几幅郑板桥先生书法高仿作品,最为喜欢的是他写的那幅“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这是他晚年生活最贴切的写照。郑板桥先生的旧居非常清静,面积不大,却是原汁原味,古雅的房屋,陈旧的家具,屋前还种着一丛他生前最爱的青竹,让人慢慢回味“一枝一叶总关情”的深刻内涵以及他一生的坎坷遭际。

  刘熙载故居,坐落于繁华的闹市之中,古老的门楼在喧嚣中独自散发着宁静的幽思。故居分前后两进,陈设简朴、典雅。故居前进为客厅,厅堂正中,悬挂着当年咸丰皇帝亲笔御赐的“性静情逸”匾额。据说咸丰三年时,看到40多岁的刘熙载虽年岁逐增,仍精力充沛,便问他有何养生秘方。刘答:“无他,只是闭门静心读书。”咸丰皇帝心有所动,遂赐“性静情逸”匾额。这四个字也是刘熙载一生严谨治学的真实写照。

  初知高二适,是从胡老师对我们讲他与郭沫若先生“兰亭论辩”开始的,从胡老师的言语间也可感受到她对高二适先生的崇敬。我怀着一颗好奇而又敬仰的心情来纪念馆拜谒高二适。进到馆内,胡老师就被毛泽东写给郭沫若的信函所吸引,认真观看并为我们讲解“毛体”书法的精妙所在。

  高二适先生在文史哲、诗词、书法诸多领域的研究和创作成果卓著,而一生当中,最为自信的莫过于自己的书法。他曾刻过一枚“草圣平生”的闲章,自谓“世人无我,我无世人”、“二适,右军以后一人而已,右军以前无二适,右军以后乃有二适,固皆得其所也。”以至有不少人谓其狂妄。林散之在诗中这样表达他对高二适的看法:“人皆谓之狂,我独爱其直。”胡老师也曾说,书法创作书写的是自己的性情,如果高二适先生性格不如此狂傲,书法作品也不会如此的姿肆汪洋。

  在高二适代表作《南都帖》前,胡老师对作品的清劲秀拔,结体多变,流走自然,严谨中见骨力,平实中见险峻,凝重处显生动,惊矫纵横,笔随神驰,自具面貌,在行气的纵势中体现自我痛快淋漓的书艺风神大为赞叹!并感慨说:“如高二适先生在世,一定与其是忘年交!” 情之所至,胡老师还为高二适纪念馆挥毫留下墨宝:“登高怀远志,近水问舒凫。”得知高二适纪念馆新馆正在筹建,表示愿尽一己绵薄之力!

  溱湖湿地公园,铭刻于记忆深处的是船娘和麋鹿。乘坐上摇橹船,这些船娘都是当地村民,年龄大多超过六旬。给我们摇橹的船娘已逾古稀,身体依然健壮。她会和你聊当地的大事小情,兴之所至,还给我们唱起了当地民歌《溱湖美》,晃晃荡荡意犹未尽,船已泊岸。

  径往出口,便是麋鹿苑。麋鹿属于稀有动物,头脸似马、角像鹿、颈如骆驼、尾类驴,有“四不像”之称。鹿角每年都会自动脱落,来年新生的角,会根据自己的年龄增加而多长出一个分叉,麋鹿的年龄就标记在鹿角上。

  每年的五六月份,是麋鹿的发情季节,群鹿会举行一场鹿王争霸赛,胜出者将会拥有整个鹿群里的雌性。但是当鹿王也是件很辛苦的事,在争霸比赛时它们不仅要练就强壮的身体,还要每天苦磨头上的角作为争斗利器,伤亡自然是在所难免。争斗胜出者便可称为鹿王,鹿王会自己用树叶和杂草做一个“王冠”挂在角上。三个月的任职期间,鹿王很少吃草、喝水,不仅要完成交配,还要日夜提防其他战败的雄鹿来勾引它的“嫔妃。”因此,发情期往往使鹿王耗尽精力,体重会从原来的500斤下降到250斤。交配期结束,它又重新回归鹿群成为一只普通的鹿。但因透支了自己的身体,晚年也都会过得很凄惨。由鹿及人,若是过于争强好胜,贪恋过多,到头来与麋鹿王何异。

  3

  4月13日,早茶后我们拜谒了古光孝寺。乾隆年间,改称“报恩光孝律寺。”由名字便可知晓这是一所专修律宗的寺院,是唯一一座“大雄宝殿”以“最吉祥殿”命名的寺院,寺院里面珍藏了全国首屈一指的乾隆孤版《大藏经》。《大藏经》从光绪二十年开始供奉,当时全国大约印有140多部,光孝寺属于其中一家,现保存最完整的仅此一部。登上藏经楼的二层,便可看到左右两侧各摆放了五个近3米多高的藏经木柜。睿可法师拉开沉重的柜门,窗外透进的一束晨光正好打在那藏经的木盒子上,伴着寺院深沉悠远的钟声,顷刻感觉无比神圣。大藏经全文一共7186卷,每个藏经盒以千字文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排序。每个盒子都不可以直接拉出来,盒子顶端有一个暗扣,需按下才行。盒子背面都留有一定空间,便于空气流通,每一个微末细节都体现出匠人的智慧和对佛经的虔敬。

  藏经楼下是“戒壇”。近些年去过很多寺院,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戒壇”。出家人剃发称沙弥,然后由十个以上大和尚,在一个特定的地方举行表决通过仪式,受十戒,才可称为比丘。

  两天短暂而充实的泰州之行即将结束,让我们见识到老师的学识积淀,感受到书法的无穷魅力,以及泰州对建设历史文化名城所做出的贡献。

  4

  4月14日我们从泰州辗转至乌镇,参观木心美术馆。

  木心美术馆外观像是由三五个类似“盒子”的现代几何造型起伏衔接而成,它跨越乌镇元宝湖水面。美术馆的样式设计是木心生前的意愿,他曾说:“我的美术馆应该是一个一个的盒子,人们可以听着莫扎特音乐从一个盒子走到另一个盒子。”

  展厅里陈列着木心的文学手稿和他生前所用的物品,还有他生前亲自朗读自己文章的多媒体影像。轻轻戴上耳机,看着他慈善的模样,静静地聆听他美妙的诗文,仿佛他就在你跟前,那样亲切、安详……

  馆内墙壁上陈列着木心不同时期的绘画作品以及他经典的文字,最爱他那段“不穿时装,穿一身肌肉;不带皇冠,带一头思想;不要旋律,要亡命的节奏;不爱孩子,爱孩子气的成人”。馆内的每一处都那么精致,那么恰到好处,令我们惊叹而欢喜的,还有那个宽旷的阶梯式图书馆,可以在木制的阶梯休息、久坐,可以瞭望湖上停泊的小船。

  胡老师早已被这一切深深地感染,不禁感叹道:

  “木心,我来看你,为了你这个人间的神!

  风啊,水啊,桥啊,穿越时光隧道,来到你跟前,与你相聚,何等感慨,一样悲欣交集。

  我惊叹!你那深邃的目光藏着多少沧桑,多少鲜为人知的故事,今天我来看你。

  我惊叹!你的绘画洁净如月,素心若霞,如宇宙浩渺。

  我惊叹!你的文字纯净、美妙、深邃,吓我一跳,令我吃惊!”

  这是我见过的最具有艺术情调的美术馆,他的每一句简短的文字都已让我陶醉痴迷,久久不忍离去。

  木心有言:“如欲所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

  木心,我们已经相见。好不欢喜!

  这是一次洗涤心灵的旅程,从自然、人文、历史到宗教,此行的每一处每一景每一情每一点都是历史和当代的唯一,那么精美。

  冀望卑微的我们也能活出些许精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