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掠过晨曦的鸟鸣

2016-05-23 09:40:2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华玉红

  凌晨四点,或者更早一些,天地万物都在熟睡,星星在深邃的苍穹闪烁眼睛,似乎透露着无限的秘密,万籁俱寂,唯有儿子的呼吸声此起彼伏。他的嘴角不时扬起,有时还会发出“呵呵”的笑声。我不忍将他吵醒,披了衣衫,靠在床头静候黎明的到来。

  微薄的晨曦洒落在紫色窗帘上,清风徐来,分外灵秀飘逸。突然,一阵穿透拂晓之声自窗外传来,“啾啾,啾,啾啾……”一只小鸟抑扬顿挫地唱起来,声音清脆、空灵,仿佛雨后竹笋带来的清新感觉。我细细地听,竟仿佛听美妙的钢琴曲一般入了神。小鸟愈叫愈欢,颇有歌唱家的表演才能,旋律多种,一会儿“啾,啾啾”,一会儿“啾啾啾,啾啾,啾”,如此这般反复。不一会儿,似乎有别的小鸟禁不住穿插进来,只是那声音远不如第一只小鸟这般清脆动听,我想它一定是主角,那后来跟上的就只能是配角了,接着,更多的鸟一起唱起来,仿佛开演了一场盛大的音乐会。

  唐代诗人王维《鸟鸣涧》中这样写道:“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而此时,应是:“晨出惊林鸟,时鸣幽径中。”儿子还有邻居们显然沉浸在梦乡中,自然听不到这美妙的音乐。是啊,这场音乐会仿佛竟只为我一人而开,我又怎忍辜负这些歌者的盛情演出呢。

  儿子嘴里微哝一两声,翻个身又继续睡去。窗外依旧是东边唱一句,西边合一声,大有不表演结束不罢休之势。过一会,领唱者停下来,远处的几只小鸟仍在哼哼。我意犹未尽,心想,这演唱会怕是要结束了吧;我仍在期盼,然而果真结束了。接下来,便是散场后絮絮叨叨的交谈声,仿佛它们也在议论这场演出的精彩与否。

  演唱会一结束,清晨的光亮在经过一个暗夜的积蓄,猛然顶破云端,倾泻直下。窗外继而开始有汽车的鸣叫声,小贩热情的叫卖声,跟着是楼上楼下脚步移动的声音,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儿子揉揉蒙眬的双眼,从睡梦中走出来。我亲亲儿子的小脸,轻声说一句:“儿子,‘六一’节快乐!”儿子圆乎乎的小脸堆起开心的笑容:“谢谢妈妈!”

  我猛然触起,怕是这场生动的演唱会原是鸟儿们给小朋友庆贺节日的呢。

  我乐了。儿子问:妈妈,你一直没睡吗?我伸出食指对他摇摇,高兴地说:你们不知道,今天早晨我倾听了一场动听的“六一”演唱会呢。儿子疑惑地用小手摸摸我的脑门:“妈妈,你不是又发热了吧?”

  我拉开窗帘,阳光移开去,落在一棵香樟树的细芽上,嫩绿娇羞的新蕾迎风摆动。就在低头沉思的一刹那,几位演唱者已停歇在上面,窃窃私语。儿子挤过来,我指给他看:瞧,它们就是演唱者,清晨最出色的歌唱家!

  呵,我家这位傻小子怎会知道,在病痛折磨一夜的黎明,可以听此美妙的声音,无疑是天籁呢。你听,它们仍在继续演唱,“啾啾啾……“尽管在喧闹的车水马龙中,这声音很快被淹没了,它们却没有片刻停歇的念头。我恍然大悟,它们才是真正的生活歌者!

  “啾啾,啾,啾…… ”我陶醉在这些清晨使者那悦耳的歌声中,回味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