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田野的秘密

2016-05-23 09:41:15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汪夕禄

  我一直生活在田野里。我把棚屋搭在临着水的田野的尽头。没有人的时候,我连收音机也关了,听风从遥远的地方赶来。它们有时候气喘吁吁,有时候气定神闲,我无法把握这些宇宙的精灵。我知道它们不是田野的主人,田野的主人是土地,那些黑色健康的泥土,它们是万物之根。

  我是一个不小心闯进陌生世界的外来者,我尽可能小心翼翼,不惊动它们,并试图发现田野的秘密。就像青春期,对于自己的身体一样,我开始迷恋黝黑的土地。田野的外衣远不仅是这种色泽,它千变万化,包罗万象。

  田野有什么秘密呢,我试着翻开它们的肌体,一群慌张的田鼠,东奔西撞,它们并不认识路。它们在生活了好长时间的空间里四处转圈。田鼠是田野的第一个秘密。还有藏在泥土表层和深处的各类小昆虫、小动物,它们是田野众多秘密中最庞大的组成。我试图想象它们硕大而千丝万缕的地下世界。然而我不能,就像我从来无法想象自己的血如何在血管里流淌一样,那是种疼痛的想象,一用力就会扯出血丝。田野很好地保守了自己的第一个秘密,它为那些弱小的存在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

  但我知道,田野的秘密远远不止这些。比如它们和人的关系。人类的索取为什么在田野那里都能得到肯定的答复。就像我,在它的肌肤上搭了这座小棚子,它难道没有疼痛吗?还有,那些下暴雨的日子,闪电撕开天空,却没有办法田野。田野的力量来自哪里?它比天空还强大吗?风从田野的沟壑中疾驰而去,它们本有机会探听到田野的秘密,然而风都是急性子,它们的脚步,只能停留在空中,沾地就成了一摊看不见的水。老子说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难道那个无所不包的“无”,就是宇宙的真谛,就是田野最大的秘密?

  我们不能忘了河流。如果把天地缩小,它们就是缠绕在田野周侧的细细的丝带,发着光,弥漫着白茫茫的蒸气。无论何时何地,田野都在与河流窃窃私语,它们的交谈更像是吻,长长久久,轻轻悄悄,热热烈烈。谁都不知道它们说了些什么。这是它们之间的秘密。还是风,它们本也有机会听懂河水和河床的对话。然而,风是宇宙的浪子,它们宁愿栖于枝头,也不肯长久地停留在水面之上。风行水上,随手写下一行行多情的字迹,扬长而去。风只属于自己。我终是看出了河流和田野的蛛丝马迹,每隔一段时间,它们就要融在一起,那些清洌的河水满怀柔情地进入田野的筋脉,它们的秘密也许就是相偎相依。

  那就不要强求了,田野有田野的秘密,河流有河流的秘密,天空有天空的秘密,人要做的就是替它们保守所有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