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一剪梅

2016-05-23 09:42:09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单玫

  人很奇怪,有时候一首歌的旋律就可以把你推入到时光隧道,不知不觉地走进过去的某个时段,甚至还会因此突然想到某个人。心跳的频率不再按部就班,时常会突然停歇半秒,那突如其来的心颤,使人慌乱,然而慌乱时却没有痛苦反而会令人心驰神往。渐渐地,我们会爱上这样的感觉,主动穿越时空,去回忆那时的情景。

  我挺爱唱歌的,特别是上学的时候。课本上的歌曲,录音机里的流行音乐,电视剧的插曲,一听就会哼,一学就会唱。上世纪80年代的初中生大多和我一样,放学回家的路上嘴里一般都在轻轻地哼唱着一首歌。

  那一年校园里流行起了费玉清演唱的《一剪梅》,不知道是被旋律吸引,还是因为歌词富有诗意,反正,不管走到哪儿,到处可以听到这首歌。记得一次音乐课上,老师心血来潮,背着手风琴让我们自由发挥,爱唱什么唱什么,他只负责伴奏,前后有三个同学选择了这首歌。其中有一位男生唱得特别好,老师点评说,因为动情了。

  这一句点评不亚于一颗炸弹,轰一下炸开了,少男少女对情与爱这一类的词异常敏感。那位原本就腼腆的男生在同学们的笑声中越发变得内向了。

  我发现他再不和我们女生说话,甚至有意在躲着我们。但是,有一天放学路上,我却听到他在我身后唱歌,不是哼哼着听不清歌词,而是像在讲台上表演一般,吐字清楚、富有感情。我停在路边诧异地回过头去,他猝不及防歌声戛然而止,怔怔地看着我,不过,那眼神只在我脸上停留了一两秒的时间便闪到其他地方去了。因为他的躲避,大大咧咧的我突然也不安起来,不知道该不该和我的这位同学打招呼,正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他,忽地昂首挺胸,大步从我身边走过,被我打断的旋律和着歌词重新从他的嘴里传出,恍惚间,刚才的停顿竟像是录音带卡带一般。他哼唱着,飘然而去。

  “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

  虽然觉得他有些怪异,但歌声确实富有磁性,很招人喜欢。这歌声不像其他男生因为变声而时常跑调,他的声音相对稳定,我想,或许他已经过了变声期了吧,反正我挺喜欢听的。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开始害怕听到这富有磁性的歌声了,甚至害怕听到这首《一剪梅》。

  每天放学回家的那条路上,他都会跟在我的身后,反复地演绎着这首歌,像复读机一样,一遍一遍,不厌其烦,一遍一遍,富有感情。歌声从我的耳膜进入,那一个接着一个的音符像藤蔓一样越长越长,一直入侵到我的心脏,就在“藤蔓”快要把我的心脏缠绕包裹时,我突然意识到这首歌是唱给我听的,那歌曲里的歌词因为我名字中的那个“梅”字而显得暧昧。那一瞬间的思维定格,让我一下子就从懵懂的孩童转变成为青春期的少女了,我也因为这首歌而体会到了怀春少女所特有的情怀。欣喜、激动、害怕、羞涩……

  被异性喜欢会极大地满足女孩子的虚荣心,当年的我,因为《一剪梅》而变成了骄傲的公主,我忐忑不安地享受着每天放学路上的歌声。他从没有对我说过什么,我也一直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我以为,这首歌会成为我们交往的桥梁,我甚至在等待着他停止歌唱,不再用歌词对我述说他的情感。

  然而,他的行为竟然被几个调皮的男生发现了,他成了全班同学取笑的对象,他的名字从此被歌名取代,所有人都喊他“一剪梅”。

  我担心被扣上早恋的帽子,把自己对那个男生的好感掩藏了起来,并且还昧着良心地把那个冬天里所受到的暖阳一般的好日子都描叙成了灰暗的阴天。我成了无辜的受害者,同学们都认为我被一个痴心的男生莫名跟踪,深受其害。

  后来,放学的那一条路上再没有听到过他的歌声,但《一剪梅》却一夜成名似的成了班歌,下课铃一响,老师刚离开教室,一句歌词就会从二三十个男生嘴里吼出,“一剪寒梅,傲立雪中,只为伊人飘香!”那走了调的岔了气的旋律依然像藤蔓,然而因为众多的藤蔓交织在一起,最终扭曲甩打成了鞭子,狠狠地抽打着我的心。

  流行的终究是一时的,渐渐的这首《一剪梅》淡出了舞台。一晃二三十年过去了,我以为中学时代的这段往事会与这首歌一样慢慢地被人淡忘,哪知,因为周杰伦的红火竟带动了费玉清,这首《一剪梅》又流行开了,每当旋律响起,我就会想起那条每天放学走过的长街,会想起那一年的冬天,会想起那个唱歌的男生。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当初我的“无辜受伤”而讨厌这首歌,不知道,多年后再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他还会不会想起一个名字里有一个“梅”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