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情】心中的故乡

2016-06-06 09:38:36来源:泰州日报作者:严勇

  前两天,著名诗人流沙河先生来泰兴、高港寻根问祖,我有幸采访跟随。

  十五年前,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青春在挑战中闪光》中曾引用了流沙河《理想》诗中的句子。那个时候,只凭诗句,以为流沙河是一位年轻诗人,充满了朝气与活力。后来读到作者小传才知道,流沙河都已到了古稀之年。这首诗是流沙河年轻时所写。二十几岁的流沙河早已诗名远扬,现在,诗人们都知道他的大名了。

  从没想过,能在泰州高港小城的一家印刷厂前与流沙河见面。从车里出来时,只见他满头白发,一条条细长的皱纹布满了额头,喉结两侧的筋都凸出来了。他上身穿衬衫、夹克,下身穿一条西裤,脚穿一双运动鞋,胸前挂着一副眼镜盒,手上拿着一个灰色的茶杯,一眼望去就很随和。流沙河今已八十五岁,非常清瘦,他曾这样打趣自己:“像一条老豇豆悬摇在风里”。但一双深邃明亮的眼睛却透出流沙河的文气与刚毅。

  在印刷厂逼仄狭小的工作室内,流沙河坐下后,情不自禁地念读起文史专家张庆生提供的家谱,其中一页,事关他的寻根。

  那抑扬顿挫的四川腔调,千回百转,煞是好听。尽管说着不同的方言,在我们听来却是那么的亲切。也许是乡情,一下子拉近了先生与我们之间的距离。十年前,他曾给泰兴的家谱研究者张定写信,希望能够找到他的根。十年后,张定告诉他,根已经找到了。于是,才有了这次流沙河不远万里的寻根之旅。

  流沙河读完一段文字,放下家谱说道:“小时候我曾在一块石碑上看到我祖先在泰兴生活的相关记载:吾家八代前之远祖姓余名良正,康熙初年自扬州府泰州大圣村军旺庄迁入四川,三百年来子孙后代与故土失去联络。之前一直托人打听。现在,有人终于知道军旺庄的所在了。我回家了。”老人说话时,明显有些激动,精神也相当好。

  为避免在此耽搁,我们建议流沙河直接去“军旺庄”,即现在的高港区蔡庄村,是其祖先移民四川时的集散地,也是先生寻根之行的最后一站。之前,先生已经去过泰兴的余家湾、大生桥两处地方。泰兴“余家湾”,即现在的商井村,是流沙河的祖籍地,而“大圣村”是其九世祖迁川之前的居住地。

  一路颠簸,穿行于乡间小路,终于到达蔡庄村村委会。在这里,流沙河高兴地亲笔题写“蔡庄古名郡王庄”几个大字。原来“军旺庄”原地名叫“郡王庄”,此庄的原住民都姓蔡,是刁铺镇的五大姓之一。该家族系元驸马都尉蔡梦祥后裔,蔡梦祥娶元月窗公主为妻,因月窗公主是“郡主”,故该庄取名为“郡王庄”。因而郡王庄也就是现在的蔡庄村。

  流沙河写好后,主动要求与庄上姓蔡的村民合影。人们惊讶地发现,流沙河与近旁九旬的老人脸型极其相似,这大概是由于六百年前他们的祖先是一家人的缘故吧。

  不远处,还有蔡氏一族的祖屋和散落在麦田边的蔡氏牌坊。流沙河并没有前往,我跟随当地文化学者张庆生和肖云鹏的脚步一直看完了所有相关遗迹。边看边想,流沙河为何不能再坚持一下,看完所有的遗迹再走,毕竟这么大岁数来一趟实在不容易。

  回去时,看着车窗外柔和的夕阳,无边无际的麦田,我忽然明白,有时让人魂牵梦萦的并不是实实在在的那个根,而是心中的那个根。最美的故乡,一定是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