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情】石琴雅韵

2016-06-12 08:35:52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顾成兴

  在喧嚣的小城,有一处静谧娴雅的去处。东城河、运盐河和凤凰河交汇于此,一片明清风格的青砖黛瓦建筑散落在绿树、清溪之间,东尽头临桥、滨水、依坡的两层小楼时而传出低回婉转的琴声,循声近前,门前两块牌匾跃然而现。木质条形竖牌上“三生万赏石博物馆”一列行楷大字秀逸遒劲,旁侧金属方匾中央楷书“绿绮琴社”四字排成斗方,古朴厚重。赏石,千姿百态的形之美;古琴,千变万化的音之妙。赏石与古琴的迭加,是自然与人文的融合,在这城市中央的幽美胜境,造就了令许多人心驰神往的文化桃花源。

  大约600平方米的馆内,分上下两层集藏,陈列了林林总总的赏石。小可握于掌中把玩,大如山峰壁立。大化石、灵璧石、太湖石、寿山石、彩陶石、生物化石、水晶石、玉石等等,石种多达数十类。造型各异、形状不一,乃至同一块赏石不同的角度有多样的造型,不同的人会看出几种形状。徜徉其间,奇趣横生;细品慢赏,况味无穷。集天地之大观,显人间之万象,山之灵、水之秀,日月星辰之光华,风雨云雾之气势,花鸟鱼虫之生动,神仙人物之状态,尽在其中。观石之形,千态百姿,意味无穷;鉴石之质,肤润肌滑,如金似玉;辨石之纹,幻化奇变,天马行空;赏石之色,浮翠流丹,逞娇呈美;品石之韵,诗情画意,心领神会。赏玩之余,心静神清,悦目怡情,没有恰当词汇可以描述这些石头的精妙,也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观赏的感受。唯有去翻阅古往文人的诗句,方能唤起内心深处的共鸣。如唐朝诗人白居易的《太湖石》这般描述:“烟翠三秋色,波涛万古痕。削成青玉片,截断碧云根。”再如宋朝米芾《研山铭》的描摹:“五色水,浮昆仑。潭在顶,出黑云。挂龙怪,烁电痕。极变化,阖道门。”清朝喜好游山玩水的乾隆皇帝也兴味盎然:“化石玲珑佛钵花,雅宜旁置绿蕉芽”。诗人陆游的名句:“花如解语还多事,石不能言最可人”更为凝练精到。

  石馆的后墙有一块十多平方米的玻璃立窗,窗外是积土堆垒的缓坡,满眼绿草碧树间着各式小花起伏延展,四季风景映衬,与室内的美石相应相谐。更有悠悠琴声钻进你的耳鼓,时而轻柔舒缓,时而激越浑厚,清微空灵、婉转缥缈、悠远寥廓,怎不叫人心驰神迷、陶然忘机?琴与石的相遇,是一场美丽的邂逅;石与琴的结合,是一种优雅的默契。得闲小坐,赏石、抚琴、挥毫、品茗,看窗外春暖花开、云卷云舒,坐拥此等佳境,恍若置身“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桃花源,油然而生岳阳楼上“宠辱偕忘,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的舒畅感。

  石馆主人徐勤,温厚、朴实,如石头一样地沉静、内敛。四十五六开外,浑身透出安定、闲逸之气,举步轻捷、寡言少语。他早年为生计辗转南京、泰州之间奔波打拼,以诚信笃实处世,凭勤奋劳苦立身,事业小有所成。偶然接触赏石,激发起他心性深处的审美情趣。仿佛一位赶路的行人,忽然看见路边一处美丽的风景,不由停下急急匆匆的脚步,下面的路走不走无所谓了,干脆就此驻足与好景相伴。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四出寻求奇石、美石,广交天下石友,大量研阅藏石、赏石书籍资料。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赏石产地,都有他的足迹。他曾经连续几年每年都去广西大化,常常一待数月,坐守红水河边,跟着打捞船,一旦有美石出水,立马与同来的各地石友争相品鉴,遇有中意且价钱合适的当下收入囊中。近10年累积,藏石达二千多件。思量泰州本土无山无石,感孟子所言“独乐乐不如与众乐乐”,因而筹谋建馆,展示藏石,供大众参观品赏。几经努力,反复商谈,租得三水湾一期小楼一幢。动员家人拿出部分积蓄,先后投入数十万元装修布置,寻访优秀木雕工匠定制赏石底座,选定300多块美石搬运摆放到位。石馆开放,倍受市民游客青睐,本地市民信步三水湾,大多要踏进馆里端详抚摸一块块美石;远至西藏、内蒙、山西,近及上海、安徽等地的外地游客游经石馆忽觉意外惊喜,步入馆里尽情欣赏、流连忘返;常有外宾被引导过来,望着琳琅满目的美石、奇石,发出大饱眼福的惊叹。

  从石馆开放的第一天起,徐勤每天开门迎客,一年三百六十五日除春节大年初一当天而外从不间断。由于许多市民游客常在晚间到三水湾散步休闲,他每个晚上也坚持守在馆里,直至九点以后才关门回家,寒暑不变,风雨无阻。各种世俗的交往应酬他几乎一律婉拒,难得承应至亲好友饭局也坚持不出城区速去速归。偶有赏石协会交流或大型赏石博览活动必须外出,他也安排妻子正常开门值守在馆。凡有参观者感兴趣坐下身来叙聊,他一一含笑应答,手里不停忙活着茶壶杯盏,随时给客人递上香气浓郁的功夫茶。稍得空闲,他便腾手清洁环境、打理石头。每块石头他总定期擦拭一遍,小心翼翼、仔仔细细、屏息轻气,简直就像侍弄初生的婴儿,专注的神色流露出宠惯、心爱和脉脉深情。

  广陵派古琴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扬州广陵琴社社长樊继健致力于琴艺传承推广,有心到泰州开班教授学员。专托友人帮助找一处合适场所。友人向她隆重推出三生万赏石馆,她实地踏访甚合心意,馆主徐勤更为投契。徐勤平素最为欣赏古琴乐曲,在馆里经常播放的正是古琴名曲光碟。樊老师在石馆楼上楼下走了一趟,心中喜不自禁,连声赞叹:好地方,好地方,这样雅致的场所真的可遇不可求。激动地取来随身带着的琴,摆好案台拨动琴弦。琴声悠悠,回旋环绕在美石之间,美石骤然增色,乐声异常优美,现场所有人皆如痴如醉。

  优雅的琴艺与奇美的赏石共生共融,恰似山与水的天然造化。琴声如水,依石流波,美石因琴声涤荡越发滋润清亮,琴声因美石过滤更加丰富醇美。徐勤自然成为樊老师首批学员,天性赋予他操琴弄弦的禀赋,加之骨子里的勤奋刻苦,他的琴艺快速长进,几个月时间就弹熟了五六首琴曲。学指法,练琴之余坐在桌前他随时在桌面按揉,走在路上他依然在空中比划。为学成跪指,他连续多天每天数个小时用中指关节压住琴弦反复弹奏,皮破见血仍继续坚持,直至结痂生茧。两年多下来,他已能够演奏七八级以上《渔樵问答》、《梅花三弄》、《流水》、《普庵咒》等经典大曲。

  玩石、操琴,成了徐勤生活的一部分,石、琴、人糅于一体,他为石而生、因琴而活。石养成了他的品性,执着、坚定、甘于寂寞、清心寡欲、忠诚守望;琴蕴育了他的心气,安闲、从容、恬淡、性静情逸、挥洒自如、旷达通晓。现今,他的石馆已获批省级民办博物馆,他创办的绿绮琴社也列入了市文化惠民政府采购名录,将石和琴玩到如此境界实属不俗。琴石雅韵在于琴艺美石,更集现于徐勤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