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情】端午粽叶香

2016-06-12 08:36:39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朱秀坤

  蒹葭苍苍,白雾茫茫。在清凉露珠未成萧瑟青霜的葳蕤初夏,笼了氤氲淡霭的芦荡满目青翠,一片清香,水鸟啁啾,鱼儿唼喋,宛如仙境一般让人喜欢。划一叶扁舟,芦荡里悠游,任双桨鱼尾般撩起泠泠水花,随口哼一段乡野小调,惬意地呼吸苇叶与水草释放出来的清淳空气,那股子凉,那一阵阵香,袅袅水气伴随你一路往前,误入迷宫般的芦荡深处,还有种快意的神秘与道不明的神往在心中潜滋暗长,多有意思。

  前湖后荡的水乡,藕花芦叶,青荇香蒲,随处可见。节气一过雨水,各种水生植物比赛似地萌芽,吐叶,拔节,生长,最数芦苇长得欢,到了谷雨,立夏,苇秆已呼啦啦蹿至一人高,亭亭玉立成妩媚的水乡妹子,宽大的长叶多情地在水湄处招摇,吐露出怡人的清芬。波光艳影里,明月清风下,野水湖荡里,那样翠,那样嫩,那样夺人眼球,撩拨得人简直坐不住。便有勤快的农妇渔姑涉足湖滩,攀住青青苇秆,鼻尖凑上去嗅一嗅,真香!止不住露出一脸笑意,轻轻一扯,青嫩苇叶便入了篮筐,单选那柔韧的,翠得逼人的,毫无虫咬的,顶上的太瘦,根部的嫌老,一秆上也就“嚓嚓嚓”扯下三两片。扯一下,便有晶莹露珠“叮咚”滴进水中,漾起小小的涟漪,有那馋嘴的小鱼儿快乐游来,一撅嘴,“啪”将清甜露珠接入口中,又欢欢地游走了。

  怀着一腔喜悦,煮一锅开水,将青翠苇叶(此时该叫粽叶了)略焯一焯,满室都是难以拒绝的清香。淘一箩雪白的珍珠糯,拌些自家种的花生、红豆或刚剥好的浅青嫩黄的蚕豆瓣,两片粽叶窝成小漏斗,舀两勺糯米与花生红豆,粽叶绕上来,压实,再插一片粽叶包紧,一根棉白线束住身,一只碧莹莹的斧头粽就包好了。又拈两片粽叶,边包边家长里短地聊着,很快大铁锅里就煨上了小脚粽、三角粽、斧头粽,剥开来,就像剥一个可爱的小胖子,煮开的糯米也胖墩墩,又面又沙的花生丰腴红润得可爱,开花的红豆与蚕豆瓣是绝好的点缀,更衬得粽叶的清香美味,浓郁的甘美与芬芳直往人身上撞,岂止是饱了口福,感觉极平淡的日子也一下生动流丽起来,让人喜欢。

  湖荡深处的苇叶更肥,更香,每一片苇叶都似翡翠碧腰带,清风一过,“沙沙沙”如乌云移来,又似丹青高手在水上泼墨,高空里一望,倒像是白瓷盘上的青花了。趁着朝阳未起,常有姑妇相唤,母女相随,小姐妹相约,摇一叶蚱蜢舟,犁开宁静水波,人已入了苇丛,红衣青裤,金黄草帽在苇叶芦秆间穿行,只选那肥硕、柔韧、手掌般宽的苇叶,“嚓嚓嚓”可劲儿扯,不想却惊动了懒睡的野鸭,扑噜噜飞远了,唯有娴雅的白鹭觅食嬉戏,起落翩跹。如纱似幔的晨雾在苇林间萦绕,梦一般唯美。“呀——”忽然一声惊叫,“好大的鱼啊!”一条多情的金丝鲤鱼竟多情地跃进了船舱,在湿淋淋的青嫩苇叶上拼命挣扎,又“扑通”一下跳进湖水中,溅起多高的水花。她们并不懊恼,嘻嘻哈哈继续扯苇叶,一亮嗓门,甩过来一串清亮似苇叶的民歌:泼辣鱼那个飞又跳/网呀来里抬了/拔根的芦柴花花……露珠般甜润的歌声,也像一只苇丛间飞出的水鸟,带着苇叶的清香、藻荇的气息,随那轻纱般的晨雾,在湖荡里轻轻地飘……

  到了布谷啼鸣,艾香馥郁的农历五月,水乡小城就到处是叫卖粽叶的摊头了,金黄稻草扎好,一捆捆整齐地码在水桶里,一股来自芦荡的清香,翠得养眼。主妇们挑挑拣拣,家家户户的窗棂间便会飘散出粽叶的清香。端午这天,满城、满乡,到处都是粽子的香,千年古节就有这等强大的磁力,能够通过味觉与嗅觉张扬出传统与温情,乡风与民俗,让人情不自禁地融入其中,年年如斯,乐此不疲。过了端午,水乡人家的檐下还晾着褪色枯干的苇叶,哪天嘴馋了,开水一焯,又是一盆青翠苇叶,又是馋人的粽子清香。

  身居水乡小城,我常常闲坐于乌巾荡边的木栈桥上,看大片芦苇在眼前摇曳起舞,看鸬鹚捕鱼,渔民撒网,观蓼花开放,听水草呼吸。一霎时波摇金影,一群群水鸟聒噪着从芦荡深处飞起,又倏然间栖于苇丛,全然不见。抬头只一弯新月,撒下粼粼波光,一大片黑黢黢的芦苇,寂然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