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物】南瓜

2016-07-04 09:43:46来源:泰州日报作者:李学军

  春天,妻从姑家带回几棵茄子、黄瓜、辣椒苗,栽于院中,出落得郁郁葱葱。

  母亲随后给黄瓜苗搭了架子,那些蔓藤便攀缘着蜿蜒而上。节气翻转,开花结果,为我带来可口时蔬。

  其它黄瓜苗纷纷攀高,独有一茎不然,贴地生长,显得与众不同。当芳邻们慷慨奉献时,它才渐渐显出庐山真面目:原来是混迹于黄瓜秧中的一棵南瓜幼苗。南瓜藤蔓泼皮,生长毫无节制。四处铺延,争抢地盘。不仅地面,它还纠缠于茄子、辣椒的茎叶之上,就连一架高高的黄瓜也有池鱼之殃。

  我很有些不平,不仅为南瓜的霸道,更为它的一味索取而不付出。于是,隔三岔五在妻子面前诉说南瓜的不是,建议妻子尽快铲除这个祸害左邻右舍的异端。妻子始终未采纳我的建议,不知她是懒得动手,还是心怀恻隐,抑或有其它想法,不得而知。

  辣椒秧逐渐淹没于南瓜藤下,茄子棵只剩下孱弱的头颅绝望地浮在南瓜藤间苟延残喘;黄瓜藤逐渐枯萎,无可奈何地为南瓜腾出了领地。仲夏,南瓜打败了所有竞争对手,显得枝繁叶茂,生机盎然,藤上也终于有了黄豆粒般的“小鲜肉”。尽管如此,因为成见,我无法改变对南瓜腹诽的初衷。

  秋风咋起,南瓜藤逐渐稀疏,院中凸现了七八个显眼的“小磨盘”。我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抢夺妻子的“胜利”果实,摘下这群让我纠结多时的南瓜。

  看着南瓜粉嘟嘟的脸庞,我陷入了沉思。难道南瓜也懂得脸红?是对辣椒、茄子、黄瓜的愧疚吧,是对阳光雨露恩泽的回应吧。

  凝视着累积的南瓜,我的脸微微发烫。我差点扼杀了一个懂得知恩图报的生命。万物皆有其特性和生长规律,我们应该懂得物竞天择的道理,敬畏自然和哪怕极其微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