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屐痕】乌孙 细君 故乡

2016-07-04 09:45:30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邵国昱

  一望无垠的边疆草原,连绵不绝的乌孙山脉,奔腾不息的特克斯河流;绿茵芬芳的山丘般坟茔、深情凝视的汉白玉雕塑,柔和温润的拂面徐风,好像都在争先恐后又蹑手蹑脚地悄然告诉你,在这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绝代女子,满腹惆怅向谁倾诉……

  闭上眼睛,凝耳细听,微风吹过苍松翠柏,涛声阵阵,乌孙……乌孙……溪水激过卵石沙土,水流潺潺,细君……细君……小鸟穿过正妍鲜花,鸟鸣嘤嘤,故乡……故乡,伴随着轻轻的叹息……

  透过历史的烟尘,那刻骨铭心的一场婚礼在眼前渐渐清晰,公元前105年的长安到西域的丝绸古道上,风沙漫漫中隐约彩旗飘飘,奏乐声声中依稀抽涕泣泣,蜿蜒逶迤向西前行的队伍一步三回头……而广袤墨绿如毯的乌孙大草原上,国王猎骄靡和官民翘首以盼,到了,到了!有勇猛剽悍的将军,有整齐划一的士兵,有能歌善舞的宫女,有身怀绝技的工匠……更有那貌若天仙、引人注目的“柯木子公主”(意思是肤色白净美丽像马奶酒一样的公主),也就是大汉的和亲公主——细君公主。

  细君公主虽然出身高贵,但是命运多舛。她的父亲江都王刘建——汉景帝的曾孙——图谋不轨,事情败露,满门抄斩,汉武帝不忍年幼的细君,带进宫中,抚养成人。然而好景不长,细君年方十七时,汉武帝“欲与乌孙共灭胡”,遣其与乌孙王猎骄靡和亲。

  应该说汉武帝对这次和亲重视得不是不够,各种金银器皿、珠宝首饰、绫罗绸缎,应有尽有——规格可谓视如己出;乌孙王为这次迎亲也准备得十分充足,全国上下奏起胡乐,载歌载舞,甚至在昭苏草原上模仿长安风格建造了“夏宫”——宠爱可谓无可覆加。可又有谁知道,语言的障碍,水土的不服,对家乡的思念,特别是不久以后有悖儒家伦理的“转房婚”(因猎骄靡年事已高,已准备传位给孙子军须靡,匈奴人和乌孙人都有这样的传统:新即位的国王要继收上一代国王的妻子为夫人,称之为“转房婚”)实在难以想象,这位自小娇生惯养、足不出户的“礼仪之邦”的皇家妙龄女子,具有何等的勇气和毅力,内心深处如何才能经历常人难以理解的感情折磨,柔嫩纤肩如何才能扛起乌孙山般重的国家利益,民族大义和道德伦理!

  善良的细君公主默默无言承受住了所有的这一切,牺牲了青春、亲情、尊严、甚至生命(21岁为军须靡生下了一女儿后香消玉殒),她将陪嫁过来的金银细软分给了牧民,受到了百姓爱戴;她将先进生产、生活方式引进乌孙,促进了汉乌交融;她牺牲了自我,换来了边境的稳定安宁,百姓的安居乐业;她还把对祖国的思念凝聚在笔端,给后人留下了催人泪下的《黄鹄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

  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

  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

  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细君,这位平凡而又伟大的女子,相信她在苍穹之上,一定能够看到,汉武帝看了《黄鹄歌》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加快了祖国统一团结各民族的步伐;她也会看到,从汉后到新中国解放初期,为了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大业,多少英雄巴图鲁和仁人志士,粉碎了多少次妄想分裂祖国的无耻行为,和她默默的一起长眠于乌孙山麓;她更会看到,中央新疆工作会议以来,一批又一批的援疆干部人才纷至沓来,把对她的思念当动力,把她的草原当故乡,把她的后人当亲人,投身援疆事业,共筑民族大业……

  所有这一切,都只为让每一支欢流如歌的溪水中传唱着她婉婉的动人故事,让每一片碧绿如茵的草原回放她纤纤的无悔足迹,让每一株颜色各异的花草都绽放出祖国强大、民族团结的种子和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