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灵】咪咪记

2016-07-04 09:46:1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吴萍

  时间过得真快,咪咪来我家快一个月了。

  那一晚风雨大作,我们途经西野行路段时,缘缘听到了咪咪微弱的喵喵声。我一时情急又犹豫,在“喵喵”渐远的瞬间,车龙头一转飞到咪咪身边抱它回家来。此刻,我还记得它蜷在怀里哆嗦的样子。

  几年前,我和缘缘曾捡得一只小奶猫“小黑”,只给它洗澡喂食住了一晚就放到小区园圃了。直到现在,缘缘提起小黑还是耿耿,她很希望这次的咪咪能常住家中。

  第一晚,我们先给咪咪洗热水澡,然后喂牛奶,怕它夜里叫闹就让它回到楼下车棚里,睡在我一件缩水的羊绒衫上。看它虽然还是小奶猫的模样,牙齿却已齐整了,应该可以吃鱼肉拌饭。后来的几天,我们就去门口的小饭店讨客人吃剩的鱼肉,好肉好饭地伺候。它独自住在车棚,如厕时就去纸盒子里碾碎的炭灰上,完毕后还会用小爪子扒盖好,干净得很。先生原先讨厌小动物,可是对咪咪却很疼爱,中午回来就会给咪咪放风陪着玩一会。他坐在小凳子上,咪咪绕在腿边,一会儿打打滚一会舔他奶盒上剩下的奶。

  那几天正好我去外地开会,心里不放心咪咪,就常常电话关照先生多多照顾。会后休息时看他传来咪咪玩闹的视频,心里很开心。散会一回到家,我赶紧打开车棚唤一声咪咪,它就颠颠地绕到脚边,喵喵地撒娇。长大些的它,依然很胆小,只会在车棚门口的空地上玩儿,从不敢去远处的花坛,见了生人也是急急往门里溜。

  好几个朋友劝我别养咪咪,又脏又麻烦。我心想,是有点脏有点烦人,长相也一般,毛色非虎斑又非纯色,可是已经有了感情,就养吧。车棚小又不通风,鱼肉拌饭也腥气,咪咪住得不好,怎么办?淘宝上,赶紧囤猫粮买猫砂和厕所,先时,它吃一半饭吃一半猫粮,再后来,就只吃猫粮了。柠檬味又很黏合的猫砂也解决了臭味。带她上楼跟我们一起住的第一晚,我算鼓足勇气了,就担心它夜里吵醒先生。没想到它争气,吃完就窝在沙发一角打呼噜,整宿安静。

  现在,咪咪是我们202室的住客了,晚自习回来的先生照例得陪它先玩一会。它那爱出眼屎的左眼也被我用红霉素眼药膏治好了,一双圆目炯炯然。脸儿活泼泼的,黄褐色的斑块穿过它小小的鼻子,就有点波俏的“宠物范儿”。而我俩的感情也好得很,阳台上栽植物时,它会穿梭在花盆间,小爪子忽而碰碰翘起的枝梢,忽而又窝缩在我一只脚背上。我靠在沙发上玩Pad,它瞅准我的腿与沙发壁的一点点空隙,转眼容身其间,不一会儿就打起小呼噜来。咪咪睡相不好,有时四仰八叉,小肚皮圆鼓鼓的,起起伏伏的,蛮可爱。听人说,猫咪喜欢人摸它的下颌,我就常去抚摸,果然它就眯着眼很是享受。它软软的,小小的,挨着我的腿,我感受到它的温度和依赖,此刻,她就贴睡在我的身后,递来缕缕暖意。

  你若要索取爱,就去养条狗。你但要奉献爱,就去养只猫。咪咪受享我的爱,天天喂食喂水铲屎块,不厌其烦。同时,我也享受咪咪给我的爱。晚上,它睡在榻下,小呼噜奏起,慵倦萌态,我稍微一动它便站起来看着我。这让我想起小时乡下的好时光,那时我养了两只猫,给我好多的乐趣和温柔。我家缘缘也因咪咪除了一些些寂寞,晚上她坐在桌边做手工,咪咪就蜷在她身边的书包上,陪着。

  调皮、可爱,有时又耍点小个性,这就是我家的咪咪。它身量细巧,圆滚滚的,我跟缘缘爸爸说,咪咪的本事就是明明踩在平地却有如翻山越岭,小皮球般一颠一颠地跳过厨房,跳过客厅,跳过书房……当然,它的小爪子可不是摆设,抓坏了我的裤脚和好几本书,也碰断了好几棵“肉肉”,我不怨它。

  一晃三十多年没养猫了,是咪咪让我回到童年。朋友戏谑它“流浪猫”的出身,如今算是入住“九星级”宾馆。看别人养的波斯猫或暹罗猫,我觉得好看也并不羡慕,有咪咪我心意足。它呆萌有时,调皮有时,恶作剧有时,却时时粘我,时时与我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