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梓】故乡的河

2017-12-10 11:03:55来源:泰州日报作者:陈慧玲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寸乡恋。在细雨霪霏的秋色里,在似幻似真的梦境里,在中秋的一轮明月里,故乡的一景一物,一雨一雪时常会呈现在我的眼前。

  故乡泰州南门外有一座临河而建的百年老镇——塘湾,老镇上有一条弯过几道弯的百年老街,老街也叫后街,曾经是镇上最繁华的地段。老街的后面有一条河,叫通洋河,这里的洋其实是江。老街是一条由青石铺成的长巷,我们家临水而立的几间老屋和小院,坐落在街西。老街后面的通洋河,在夏天雨水旺盛的季节,江水会自然地注入其中,于是,整个夏季,河水都呈淡黄色。

  顺着青石铺成的长长台阶,下到河边的码头,可以闻到岸边河坎上的花香,看到宽阔的水面有一些漂流而下的翠绿浮萍,由西漂来又向东漂去。早晨河水清澈,可以发现青虾挥舞着长长的虾钳,在水草中爬行。江水里有很多鱼,不时地探出水面,逆水游动,将水面划拉出一条长长的弧线。在傍晚的夕阳里,江水中还会有成群结队半尺多长的小公式鱼在靠近码头的水面打着转,吐着水泡泡,或者将头伸出水面,吸食居民洗涤后飘在水上的油渍。小公式鱼是当地的土话,其实就是翘嘴鲌,它的特性是出水便死。

  夏季,河面开阔,水位也比较高,河水基本与小码头台面齐平。码头不大,呈长方形,约有十几平方米,此前是生意人装卸货物的地方。兴趣上来,男孩子们会持一根钓竿站着,甩钓上几把。五六个小孩站在码头上钓鱼,不会影响居民的正常洗涤。那时,大人们无暇钓鱼,都忙着生计。河里的鱼虾也没有人捕捞,水族生态繁华,与当今不可同日而语。

  我特别羡慕站在夕阳里垂钓的男孩们,也想钓鱼。弟弟在家吃晚饭时,他的钓竿就空闲着,我舍弃了吃饭的时间,偷偷地拿着钓竿到河边,向男孩子要点饵料,也开始垂钓。主要钓那种漂到水面吃油食的小公式鱼,运气好的时候,能钓上三四条。敝帚自珍,我想让我的劳动成果成为餐桌上的美食。姐说太小了,没法煮,可我噘着嘴苦苦地等着,我说,鱼不煮出来我就不吃晚饭。爸妈看我执拗的模样,说,吃鱼没有取鱼乐,过程才是最快乐的。

  古镇仍然是古镇,老街也仍然是老街,但青石板铺就的长巷里走着的人不再是当年的模样。三十多年了,那条总是欢快地流淌在我梦中的河流,久违的鱼虾们,你们现在都还好吧?河边的花一直在记忆里飘香,翠绿浮萍,深水中的油草和欢快的鱼群也时常在梦里游荡,夕阳里垂钓的伙伴们如今都散落在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