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单声

2014-01-05 10:15:0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林明

  

  

  单声先生,儒雅深邃,乍见觉其不凡。谈及中国文化,如涌钱塘潮水。相与论艺,尤具卓见。

  2011年10月19日,我在单毓华故居参观了单声先生捐献给故乡泰州的毕生收藏文物300多件,包括青铜器、瓷器、漆器、陶俑、木雕、牙雕、丝织品及宋、元、明、清书画珍品等,也就在那天,初见单声先生。先生告诉我:“上世纪80年代,我开始收藏一些字画。当时艺术品市场没有今天这么热,高仿作品不多,价格也不离谱。在选择藏品的时候,全靠自己判断,用眼看,用心去感受气息,感觉对就买下,今天看来,大部分都是真品。现在二楼展示的仇英、张大千、齐白石等人的作品,都是在那个时候买下的。”

  单声先生祖籍泰州,是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爱国侨领。先生说:“6岁时我到过一次泰州,后来直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才来,中间隔了有50年。尽管来泰州很少,但在家里我与父亲一直都说泰州话。现在我主要居住在英国,两个儿子如今在英国,两个女儿一个在香港,一个在巴黎。我的两儿两女,虽然他们都生在国外,但是他们因为跟我在一起,我逼着他们一定要跟我讲中国话。”

  艺术,源于敬仰,起于感动。为非凡气质的单声先生画像,我的思维是活跃的,笔头却是沉重的。印象派大师塞尚说:“绘画中最难的是人物肖像。”因为塞尚曾在给友人乔安松·加斯凯的信中这样写道:“分析模特儿,然后再实现在画布上,这是一项需要大量时间的工作。”我曾对先生独特的造型进行反复“分析”,然后试图把分析的结果“实现”在画布上。我也想在这幅作品里融合中西绘画,水陆兼行。“水”即外圆内方、注重留白的东方文化。它在绘画中的直接表现是水墨画;“陆”,在我看来是以素描与解剖为主体的科学精神,它在绘画中表现为油彩。然而除了浓淡有致的造型与色彩,至今我未能淡化对准确的外轮廓线下“形神兼备”、“气韵生动”的好感。因为没有了“形”、“神”,我不知该去追求什么,没有了“气韵”,我也不知此画是否还能呼吸?但是,我又不允许自己照搬式地描摹对象……画前的种种设想与准备,落笔时的种种矛盾和纠结,只因自己学养不够,对先生的认知也远远不够。

  2013年4月15日,又见单声先生夫妇。深深感动于他们始终为祖国的和平统一而努力工作着,感动于他们对我这幅并非十分得心应手作品的宽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