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人的困惑

2015-12-08 09:10:14来源:泰州日报作者:刘禹

  《一个勺子》在大片云集的11月悄然上映,又悄然下映了。之前我对影片并没有多少了解,只知道这是陈建斌的处女作,还拿过台湾的金马奖。

  因为王学兵的“吸毒丑闻”,电影或将无法上映的传闻让人虚惊一场,意外地让更多人知道了这部电影,拿过金马的荣耀倒被淡忘了。还好,影片终归是上映了,尽管被“阉割”了不少。我看之前连故事梗概都没看,完全是“赤膊上阵”,就是希望以一张白纸的状态去接受一部电影,老实说这种体验蛮好的,没有任何干扰。

  看完才明白,原来,勺子在新疆地区方言里就是傻子的意思。所谓一个勺子,讲的就是因为一个傻子而引发的一连串让人觉得荒诞可笑又悲哀无奈的故事。

  故事说起来不复杂,住在乡下的老实人拉条子为儿子减刑的事四处奔波,意外在镇上遇到一个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傻子流浪汉。傻子跟着拉条子回了家,不会说话,只会支吾一句“妈妈”!拉条子的老婆金枝起初反对收留傻子,拉条子想尽各种办法,比如把傻子带到很远的地方扔掉,不过每次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傻子像头识途的老马又回来了!

  不用去细想傻子为什么怎么甩也甩不掉,这其实就是陈建斌自己构建的一个荒诞无厘头的世界,老实人都有傻傻的一面,这无非就是拉条子心里很“勺子”的一面,本身就是自己,自己就是勺子,何谈甩开呢。所以,这故事更像是充满各种隐喻的寓言故事。

  金枝仿佛在傻子身上看到了儿子的影子,从起初的反对,到竭力想把傻子收留下来。拉条子做了寻人启事到处张贴,希望能找到傻子的家人。一天晚上,大头哥带着人过来了,说是傻子的家人,把傻子带走了。

  这位大头哥,说是能帮拉条子的儿子减刑,不过收了5万元后却一直没兑现。拉条子也像个顽强的狗皮膏药一样,一次次地上门讨说法,不过每次上了大头哥的车,每次都能被忽悠下车,只能在汽车后视镜里看到拉条子在寒风里越缩越小的身影。

  大头哥,是这个世界里的精明人,也是有钱人。他们的存在,让拉条子这样的好人老实人深深感到对现实的不解。傻子被接走后,自称傻子家人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让拉条子交人,不然就要闹事。老实巴交的拉条子夫妻俩这下彻底懵了,他们到最后都没明白,一个傻子究竟有什么用,竟然这么多人要来抢。

  最黑色幽默的一幕出现了,拉条子夫妻俩自此吓得不敢在家里开灯点火,只能大门紧闭,翻窗户进出家门,每天晚上在炕上冻得瑟瑟发抖,就为了躲那些戴着口罩头盔连真面目都不敢露的自称傻子家人的人。

  这个世界被陈建斌戏谑地分成了两个部分,拉条子夫妻俩这样的好人老实人和大头哥、各种傻子家人、三哥等这样自以为精明和熟知社会规则的人。老实人在他们的眼里,其实也和傻子无异了。在这个荒谬扯淡的社会,老实人处处碰壁,他们甚至都不明白,一个傻子能有什么用,为什么这么多人在抢?这也是一个好人的困惑。

  和其他演员做导演的处女作不同,陈建斌压根就没想在市场上有所作为。邓超、苏有朋、赵薇,他们导戏都赚钱了,唯独陈建斌不在乎赚不赚钱,他想要的其实只是一个表达,一个光做演员一辈子也没有的表达自己想法的机会,《一个勺子》这次让他过足了瘾。

  拉条子身边那个赶也赶不走的傻子流浪汉,倒可以理解为陈建斌身上对艺术的傻劲,为了好戏不甘向市场妥协。最后,一地鸡毛过后,拉条子已经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在按什么规则运行了,他索性戴上了傻子的破遮阳帽,破碎的塑料帽檐下,自己反而貌似看清这个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