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洲书院穿越700多年的文化摇篮

2016-03-14 09:41:04来源:泰州日报

  始建于南宋,“三废四建”饱经沧桑,既见证聚沙成洲,亦传承靖江文脉

  

  马洲书院穿越700多年的文化摇篮

  

  

  马洲是靖江的古称,《明史·地理篇》载:“靖江,成化七年闰九月以江阴县马驮沙置。”值得一提的是,早在靖江还只是江中的一个沙洲时,就有位圣人之后在此创办起马洲书院,所以当地一直流传有“未有靖江县城,先有马洲书院”之说。

  这座始建于南宋时期的书院,可谓靖江文化的源头和摇篮。本期城史将带您一起寻古访幽,走进这座靖江创办最早、历史最长、影响最大的书院,探寻她的前世今生。

  孔氏兄弟避战乱

  “马驮沙”上开书院

  北宋靖康二年(1127),金人南下,攻陷汴京,掳走徽钦二宗,北宋灭亡。大批难民从沦陷区逃往南方。这其中有一位孔子后裔也在这人流之中,却对宋代靖江文化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就是孔若罕。

  孔若罕本打算从曲阜投靠浙江衢州的孔门同族。当孔若罕来到泰兴一条名叫龙开河旁时,得知此河向西北可通淮水、泗水,不禁唤起了思乡之情。于是他决定停下南迁的脚步,在此定居,设馆讲学。他遍览群书,长于《春秋》之学,有意将文化的种子播撒到了这块尚未开化的土地上。

  南宋淳祐二年(1242),元兵又大举南下,打破了孔若罕的5代孙孔元虔与弟弟的宁静生活。他们跑到长江中间一个名叫“马驮沙”的小岛。因元人不识水性,小岛相对比较安全,且有世外桃源之境。孔元虔兄弟在此安心居住下来,并于咸淳年间(1265—1274)继续设馆讲学。

  由于马驮沙雅称“马洲”,故将馆名取名马洲书院。《(嘉靖)靖江县志》对此有记载:“书院起自圣裔孔元虔。原在西沙,旧迹已湮。”马洲书院,旧迹在崇圣寺旁。崇圣寺始建于咸淳二年(1266)。迄今为止,这是靖江史书上记载的创办最早、历史最为悠久的书院。

  遗憾的是,孔元虔兄弟没有后裔。当二人相继去世后,由于无人接管,马洲书院也就逐渐败落了。孔元虔的墓地至清光绪年间尚在,位于马桥镇西北半里许。马桥镇还有一座祖师堂,为明清孔氏后裔纪念孔元虔所建,并曾使用过马洲书院的名字。

  元末有一位诗人叫作王逢,有一次来到马驮沙,看到马洲书院颓垣断壁的凄凉景象,感慨万分,写下一首七言长诗《题马洲书院》:

  蝌蚪秦皆废,灵光鲁独存。

  豆笾漂海国,丹雘暗淮村。

  苔藓花侵础,蒲芦叶拥门。

  青春深雾潦,白日老乾坤。

  德化三王并,威仪百代尊。

  郊麟初隐遁,野兕遂崩奔。

  先辈俱冥漠,诸生罢讲论。

  断编尘树冷,遗像网虫昏。

  不改弦歌俗,终归礼义源。

  江南游学士,瞻拜敢忘言。

  “苔藓”和“野花”占据了石础的位置,“蒲草”和“芦叶”长满了书院的门庭。先辈、诸生在此讲学的身影早已远去,只看见树枝上残留的蜘蛛网和被虫子蛀了的遗留画像。但他仍然坚信,终有一日马洲书院内会再次传来朗朗书声。

  明代设靖江为县

  县衙西侧建学宫

  明朝成化三年(1467),巡抚高明以江盗不靖,在靖江奏设县丞二员,管理靖江。成化七年(1471),巡抚滕昭始奏朝廷设靖江为县。其县地东西百里,南北二十五里。设县后的靖江,自然具备设立学宫的资格。第二年,靖江学宫应运而生,始建者为靖江知县张汝华。

  靖江学宫位于当时的县衙西侧,南抵南市河,北有护城墙,占地二十四亩,与兴化学宫在古城的位置相近。泰州安定书院、兴化学宫、靖江学宫都占据着古城中心位置,突出了古海陵地区人们对教育的重视。这三所学校的所在地后来都成为该区域的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值得一提的是,这三座学校后来也成为现今当地最好中学的所在地。

  靖江学宫规模并没有泰州学宫、兴化学宫那么大,却有着自己独特的布局。

  它虽然也是由中、东、西三路建筑组成,但东西建筑相对简陋。主要建筑分布在中路,主要有:棂星门、戟门、石桥、仪门、大成殿及东西庑、明伦堂及其左右明善、复初二斋。

  东路建筑最少,仅有儒学门、文昌祠、启圣殿三处,西路建筑只有射圃、训导宅等四处。

  学宫建好后,几位靖江知县又在此基础上不断扩建、增修。

  成化十七年(1481),知县陈崇德凿泮池,建石桥。

  弘治元年(1488),知县金洪筑学宫外城墙并疏浚左右河。

  正德二年(1507),知县周奇健重修学宫。

  正德六年(1511),殷云霄增建志道堂、六德舍及六行舍等房屋,开辟了九畴圃、建筑了观海亭、开凿了监止池,并作记刻石于明伦堂。

  嘉靖三年(1524),知县易干奉诏改大成殿为先师庙,庙内撤土像以木制的神位取代。县丞韦商臣修学宫,建教谕训导廨。不久,又增建敬一亭。

  嘉靖四十二年(1563),知县王叔杲修学宫,建筑了集虚斋。

  万历二年(1574),知县张师载始建尊经阁。

  万历十年(1582),知县陈文燧大修学宫、建庙坊。

  万历三十年(1602),督学废学租令,诸生重建尊经阁,移敬一亭,修会膳堂。

  万历四十三年(1615),知县赵应旅和教谕陆明扬修泮池水道,通南市河。

  崇祯二年(1629),知县唐尧俞和教谕余懋俨改筑会膳堂、敬一亭、凿外泮池,移城墙于市河之南。

  据《(光绪)靖江县志》记载,至明崇祯九年(1636),陈函煇担任知县时期,靖江学宫已蔚为大观,规模达到鼎盛时期。庙内经过屡次增建后建筑有:

  先师庙三间,东西庑各十间。戟门三间,前有泮池,架三洞石梁。棂星门三间。茶厅三间,棂星门左边。祠堂三间,棂星门右边。祭器库一间。明伦堂二间,在先师庙后。明善、复初斋,各一间。明伦堂左右斋房各五间。左右号房各二间。东西掖门各一间。尊经阁七间,明伦堂后。会膳堂七间,今为更衣厅。志道堂三间。号舍十二间。吏舍三间。崇圣祠三间,尊经阁左。祠门一座。名宦祠三间。

  为让历史接至宋代

  学宫旁重建书院

  鉴于明代多位知县对学宫的贡献,在名宦祠内,秩祀了王秉獒、张汝华、殷云霄、陈文燧、吴应、叶良渐、陈函煇等人。这其中尤以陈函煇贡献最为突出,他后来官至南明鲁王、兵部尚书,最终以身殉国,其壮烈情怀感人至深。所以,人们又在棂星门右边的祠堂内单独祭祀陈函煇。

  陈函煇在扩建学宫同时,了解到马洲书院的相关历史,不禁感慨万分。如果在靖江学宫旁重建马洲书院,那么靖江学宫的历史就可以承接至宋代,这必将成为靖江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

  崇祯十一年(1638),陈函煇把学宫不远处的迎恩亭旧址兼并,成为学宫的一部分。而早在万历时,知县赵应旅曾在迎恩亭周围建筑房屋数间。他广植荆棘为篱笆,中间修建宝纶堂三楹、天章阁五楹,堂以迎诏名,阁祀文昌名。舍旁各数楹,有官职而退居在乡者或者生员,可以到此读书。一座书院的大体规制,都已经具备了。

  陈函煇来到这里,看了之后,就决定将这里改建成一座书院。迎恩亭旧址前及其左右市民田十余亩皆成为书院的一部分。在旧篱门南,出门数里,有武建门三楹,西向题名:马洲书院。

  关于当时马洲书院的详细布局,《(光绪)靖江县志》上都有详细记载:

  循道而入,左右植梧竹。抵中界,设栅门。由门而入,有桥,甃石列栏。桥下池新凿,深广数十丈,可放生。池东筑石闸,通江潮,往来可不干涸。闸南有祠,祭祀八蜡。桥北成屋五楹。寻东,成大士阁,俱临池水,高可六丈余,轩窗四敞,城野山川如列屏。循阁而西,有堂五楹。约居址二进,复有新移屋三楹。约居址一进,中又成高屋五楹。后成楼三楹。楼左又成新屋,前后共十楹。左右两翼,南向介宝纶堂,天章阁。又右,则新成大屋三楹,供如来。后又为法堂五楹,供仁皇。四围,撤槿棘,固以墙垣。廊庑皆备,随集誉毛结社,课艺其中。

  陈函煇还在马洲书院内修建了三贤祠,以纪念明代成化年间的巡抚高明、巡抚滕昭、知县张汝华三人,并赞誉他们对于靖江学宫贡献是“始轫之功,百代不兆”。马洲书院建好后,陈函煇欣然作诗道:

  渐辟荒榛径,遥寻泗杏源。

  菁菁终有咏,造物复有源。

  从此,靖江学宫就把马洲书院的历史承接了下来。马洲书院销声匿迹数百年之后,终于又迎来了崭新的一页。陈函煇重建马洲书院,对清代再次改建马洲书院提供了操作依据。

  一座学宫加四家书院

  魁星楼寓意文运昌盛

  明末,靖江学宫毁于战火,马洲书院也未能幸免。曾经书声朗朗之处,变为狐兔鸦雀栖身之所。

  清初,在原址重建靖江学宫后,并没有恢复马洲书院。此时,学宫规模已远不如明末时期。

  关于学宫增建重修的记载,有这么几条:

  顺治御制卧碑于明伦堂。

  顺治十二年,知县郭疑然、教谕徐 修学。

  康熙七年,知县郑重、教谕袁元修学。

  雍正十二年,知县舒香修学。

  乾隆十八年,知县马鹏飞修学。

  乾隆二十四年,知县朱洛臣修学。

  乾隆二十五年,知县徐玉衡修学。

  乾隆五十五年,知县毕所密修学。

  嘉庆五年,恭揭御书“圣集大成”匾额于先师庙。

  道光五年,知县张敦道修学。

  经过清代几代知县的努力,靖江学宫规模才有所改观。

  清乾隆十年(1745),知县杨逢泰因进入仕途为官,将旧宅门前五楹、前厅五楹、讲堂五楹、后室五楹、室旁侧厦各两楹、基地一亩二分让出来作书院。又号召绅士捐银六百四十余两,作为运作经费。书院取名正谊,在学宫东侧南城内,离马洲书院原址不远。

  在此之前,靖江已有骥腾书院、东川书院设立。

  骥腾书院位于南门外节孝祠东,现南园宾馆附近。康熙十一年(1672),绅士萧松龄、朱凤台、朱澂、刘鉴、刘铭、孙文秀、潘森、倪镛等人共同出资建造。今不存。

  东川书院,在东门外秦家桥东。康熙五十年(1711),由诸生杨坦、杨方浚、黄吕声共同出资建造。直到上世纪90年代末,东川书院才被人为拆除。

  在此之后,又有一家崇文书院设立。

  崇文书院位于永庆团东阜,即现在的斜桥镇。清朝乾隆二十九年(1764),诸生沈泓、万一夔等捐田四十余亩共建。今不存。

  尽管一时间,靖江出现了一座学宫、四家书院的文化新气象,然而靖江文运一直不很昌盛,科举人数总上不去。后来,有人从风水学角度认为与靖江地势有关,于是,在学宫的东南位置,正谊书院东侧修建了一座巍峨高大的魁星楼。

  魁星楼,俗称“红塔子”。一般修建在学宫旁,它在科举时代是士子们“夺魁”的象征。

  靖江魁星楼,现在位于马洲书院东侧,它的南面是元林老年大学,北面是团结路小巷。走在这条悠长安静的小巷,让人不禁遥想有多少学子从这里走过。

  魁星楼,建在高出地面一米以上的台基上,有石阶可通其上,为三层宝塔式建筑,每层六面、六道飞檐,飞檐之间有双龙戏珠的图案。外用木质材料,内为砖墙结构,墙为红墙,预示着文运昌盛。这座魁星楼见证了正谊书院改建马洲书院后的历史,一直传承至今,殊为不易。

  现在这座始建于清代的魁星楼已是江苏省文物保护单位,成为靖江学子勤奋进取的历史见证。

  文脉相传育人不辍

  “三废四建”续写传奇

  清嘉庆年间,孔子后裔又曾在西沙重建马洲书院,然而时间不长,也荒废了。三建三废,似乎抒写着马洲书院的多灾多难,却也正是这样的经历,让人对马洲书院的再次改建充满了无边的敬意。

  清道光三十年(1850),贾益谦担任靖江知县。当他了解马洲书院的沧桑兴废后,再一次燃起了将断裂的马洲书院历史接起来的想法。于是,他选择了离马洲书院旧址最近的正谊书院作为新的马洲书院场所,将马洲书院700多年的历史传承下去。

  光绪三十一年(1905),清政府下诏:“自丙午科为始,所有乡、会试一律停止。各省岁科考试亦即停止。”从此,科举制度在中国宣告终结。新式小学堂,却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了。

  马洲书院从此也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不久,在刘庭燝等人出资下,在马洲书院原址重建了“口”字形楼房四幢,形似“四合院”,作为靖江县高等小学堂的教室。庭院里植以梧桐,又称梧桐庐。房屋相连,可躲避风雨侵袭,非常实用。

  1912年靖江县高等小学堂改称“县立高等小学校”。

  1926年县立高等小学校迁至靖江学宫,靖江县初级中学搬进了马洲书院“四合院”。1927年县初中又迁至魁星阁。不久,又搬回书院。

  1949年,靖江解放后,靖江中学、靖城中学、县立简易师范、私立苏北中学四校合并为靖江联合中学,直到1960年代结束。此时,校门口右侧的一棵银杏树成为学校的标志。

  走进马洲书院一楼的校史陈列馆,可以看到橱窗里泛黄的一组组毕业照,有1949年联合中学第一届学生毕业照、有1950年联合中学第二届学生毕业照……真让人感慨时间流逝之快。值得一提的是,仅50届校友中就出了戴学江、方祖岐两名上将。

  1951年,靖江联合中学改名为苏北靖江初级中学。1952年,又易名为靖江县初级中学。1956年,增设高中部,改名为靖江县中学。

  1957年,为了便于管理,东门外分部定名为靖江县中学,本部改名为靖江县初级中学。至今,在马洲书院一楼校史陈列室橱窗内还可以看到1964年,靖江初级中学三好学生合影照。

  再后来,在此基础上又先后成立了靖城中学、靖江中学、靖江第一中学高中部,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

  1983年,马洲书院被公布为靖江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984年,拆除了老旧的“四合院”,新建了一座仿宫殿式建筑,仍取名“马洲书院”。四字牌匾由著名书法家武中奇题词。1996年,重修马洲书院,并留有《重修马洲书院记》。

  马洲书院,三废四建,历经七百多年风雨沧桑,至今依然屹立在人们的视线之中,令人肃然起敬。这正是一代代执着的靖江人,对保护、利用和传承先辈文化最真实的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