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粗心

2018-01-16 10:14:08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

  女儿的粗心

  □陈社

  女儿的粗心是我们的一个心病,从小到大,总是担心她因为粗心而出什么意外。

  幸好,一直没出什么人身安全事故。但丢三落四的事儿就多得没法说了,小偷儿肯定都是有眼力的,不然不会频频与她过招。

  远的记不清了,2000年她在南师大读书的时候,去洗衣房洗衣服,钱包没了;2001年在同济大学学德语期间,在公交车上被人拉开了书包的拉链,钱包又没了;不久回泰度假,坐公交车去月城广场,刚下车一分钟,新买的手机又被偷了;2004年暑假从德国回来,去上海看同学,也是刚下长途汽车,藏在背包底层衣服中装钱的信封还是被掏掉了。

  每次遭遇小偷之后,女儿都免不了要接受我们的“反粗心教育”,以及随之而来的惩罚。譬如,老是被偷钱包,只好少给她些钱;譬如,既然手机这么容易被偷,还是不用手机为好……她很不服气,又不得不服从,所以耿耿于怀。她始终认为被偷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她的“粗心”。因为有几次她不仅没有“粗心”,反是非常“细心”和“小心”的,但终究不敌小偷们的本领。

  女儿在国内,我们还能有点儿“对策”。只身在国外的时候,我们鞭长莫及,就只剩下经常性的提醒,深入持久地进行“反粗心教育”了。她都是三言两语的“没事,放心!”了事。我们便怀疑她在国外这几年,肯定隐瞒了不知多少次“案情”了,也只有干着急而已。

  后来她给我们讲了一件事。有一次她去慕尼黑的一家银行办事,办完事回到宿舍后,发现钱包没了,非常焦急。回想起来,怀疑钱包可能被她遗忘在银行的柜台上了。赶紧乘车、再转车奔到银行。正想询问柜台里的工作人员,却发现她的钱包仍静静地躺在柜台上。慌忙拿过来一检查,所有现金、银行卡、证件,一件不缺。这时距离她此前离开银行的时间已过去了近一个小时,而柜台前和她先前离开时一样,是有顾客的。

  这倒真是闻所未闻。但我们旋即又担忧起来,看来女儿粗心的毛病更严重了。

  等到她学成回国,到了北京,还是鞭长莫及,还是免不了的经常性的提醒。她说你们的这些话我已烂熟于心,什么情况下你们会有哪些叮嘱我都一清二楚,就不要重复了。我现在很细心的,工作、生活都很有条理,没问题,你们尽管放心好了!

  确实,再没听她说过丢了钱包之类的事了。我们也没问,女儿已是成人了,还把她当个孩子似的,总是不放心,不好。但还是忍不住犯叽咕,她是真的不再粗心了呢,还是继续隐瞒“案情”?

  前不久,她大约说漏了嘴,身份证丢了。我们连忙问她身份证是放在包里还是哪儿的,怎么会丢的,其他还丢了什么?身份证要是落到坏人手里问题就大啦,现在利用身份证犯罪的花招真是层出不穷、防不胜防啊!女儿笑了起来,说没事的,现在补办身份证很简单,几天就能拿到了,你们就不要瞎操心了。

  这丫头,她自己粗心,还说我们瞎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