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舅其人

2018-07-27 10:19:36来源:泰州晚报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舅舅其人

  □陈社

  舅舅的一生比较平淡。很小的时候就跟在外祖父后面跑航运,自此一生从事这门职业,在轮船公司当了好多年的运务科长,直至退休。那年头负责运输业务很有点权力,求他的人不少,加之他是航运界的老资格、老行家,提到他的姓名谁都知道,所以他的业务路路通。但他是个“死脑筋”,自恃清高,一直奉行无党无派的人生宗旨,言行一致地坚持洁身自好。因而难免看不惯一些社会现象,好在他并不怎么对别人说东道西,只是在家里发发议论,教导一番儿女而已。

  舅舅对我比较偏爱,他认为我许多地方像他,经常在别人面前夸我,却并不当面给我戴“高帽”,只是十分喜欢与我交谈。有几年,舅舅每个周日下午来我家,母亲照例要准备两个他喜欢吃的菜让他下酒。这样的时候,他是最健谈的了,一改平时不多言多语的习惯,纵论国家大事、世界风云,俨然一个政治家。我也无多禁忌,抢着发表自己的观点,还不时和他争论。一老一少,忘乎所以。然后,总是由我送他回家,沿着曲曲弯弯的小巷,边走边谈,每一次分别都感到意犹未尽。

  舅舅为人忠厚本分,凡事让人三分,有时甚至有点胆小怕事。当然,也有他固执乃至偏激的时候。遇到那种情况,谁的话他都听不进。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刚从插队的乡下回城,在轮船公司下属的修理厂里当工人。有次省里来泰州招演员,市文化馆的老师推荐了我。招考人员匆匆找到公司人事科,偏巧他的办公室在人事科隔壁,遇上了,当即一口回绝。人家再三协商,人事科的同志也帮着做工作,说先让人家见个面再说。他寸土不让,硬是没让人家见到我。我知道后着实懊恼了一阵,舅舅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是对我真正的关心。

  他退休后,承担了《江苏航运志》的一些撰稿任务,清闲多了。便有不少单位找他去帮助联系运输业务,他均一一婉拒。朋友劝他,出去跑跑、会会熟人可以散散心,不愿跑的话打打电话也就办成事了,既帮了人家的忙,还能增加收入,何乐不为?他说,退下来了还去跟自己的单位和原来的同事竞争,无论道义上还是感情上都不允许,也有伤身份。

  后来表哥帮他联系上了一个寺庙,去教僧侣们的古文和书法,每日早出晚归,既增加了运动,又有事忙,而且那里的环境也适合他休养生息。他兴致勃勃地去了,也很是认真地忙乎了几个月。不料有一天忽然拂袖而归,问其原因,说是没想到那种地方也不清静,尘世间的是是非非时时可见可闻,搅得他心烦。还激动地问道:这世间到底还有没有一块净土?我们劝他,何不学学庙里的菩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两耳不闻窗外事呢?他不肯妥协,说:“眼不见心不烦。现在我一听到那两个和尚念经,就会想到伪善。你说我能教得下去吗?!”

  从此,他成天待在家中,或作书画,或吟诗文,或侍花草,悠然自得,很少出门。直到1996年12月5日突发脑中风住院,九天后终,时年76岁。次日晨,我在舅舅简陋卧室的简陋画案上草成二联为他送行,文辞甚为不工,但大家都说意思到了。

  其一:敬业航运六十载,吃的是草、挤的是奶,

  生命与长江运河同在;

  治家老少三代人,身教在先、言教在后,

  精神伴子孙后辈前行。

  其二:清白一生、清贫一世,无怨无悔无愧;

  宽以待人、严于律己,曰仁曰义曰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