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格魅力

2018-09-25 10:55:53来源:泰州晚报

  【作者简介】陈社,亦名肖放,泰州海陵人,做过农民、工人、职员、公务员,著有散文集《坦然人生》、杂文集《不如简单》、小说集《井边》、评论集《向平凡致敬》等作品。

  人格魅力

  □陈社

  李进伯伯去世之后,泰州红粟诗社朱学纯、吴玉珠、汪秉性、李荣章等几位热心的老同志编印了一本诗词集《李进泰州吟》,汇集了他数十年来有关泰州的诗词作品148首,以及泰州诗人们与他的唱和之作132首,殊为珍贵。这不仅饱含了老同志们对他的怀念之情,更是对泰州地方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开发。其情殷殷、其功煌煌,令人感奋。他们邀我参与做一点有关的工作,我欣然应允了。

  李进伯伯生于泰州、长于泰州,是从泰州走出去并数度在泰州担任领导的一位革命家、文艺家,家乡人民一直引其为荣。很小的时候,我就从长辈们口中知道了他。后来,又从不少老同志、新同志和文艺界人士那里听到了不少对他的描述,包括他所经历过的坎坷,使他在我心中可敬可亲的形象愈发丰满了起来。

  第一次见到李进伯伯是在1987年。他当时在省文联主席的岗位上,我作为泰州市文联的负责人去宁参加他主持的文联工作会议。那次会议我对他有两处印象犹深。一是他的乡音,离开家乡那么多年了,依然一口泰州话,听起来亲切极了。二是他主持会议的风格,没有什么官话套话、高谈阔论,而是一种上下级之间平等的交流和讨论。记得在我发言后,他讲了三点:1、泰州是个出文人的地方,文联要重视文人,尊重文人、培养文人,尽可能让文人人尽其才;2、泰州市1950年就有文联了,比江苏省建省还早。《花丛》也创办得很早,是全省为数不多的县级文艺刊物,你们要办好它,办出泰州的水平来;3、编制、经费方面的困难,你们要直接去找书记反映,不要怕见领导,不要以为这是去找领导的麻烦。党管文艺靠什么来体现?首先是扶持、帮助解决困难。不解决困难,文艺怎么能够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

  会间休息时,李进伯伯把我叫到他身边,关切地询问了家乡的种种情况。当问到我家庭的情况时,他十分兴奋,说:“这个世界真的不大!”随后滔滔不绝地告诉我:“你父亲和我是同班同学,还同过桌。我兼任泰州地区文联主席时,你父亲也正兼着泰州市的文联主席呢!我第一本长篇小说《在斗争的路上》,就是你父亲写的长篇评论,发表在《苏北文艺》上,我的笔名是‘夏阳’,你父亲的笔名是‘高放’。你继父和我也是多年的老同事了,我们同在泰州地委宣传部供职,我是副部长,他是指导员,我兼任《泰州报》的社长,他兼任副社长。这么多年来,我们还常有诗书画的交往和唱和呢!”他说的这些其实我也知道一些,之所以没有主动和他说,是不愿意给他“套近乎”的感觉。没想到他如此看重他们那一代过去的情谊,使我这个下属和晚辈与他之间的距离一下子缩短了。

  再后来与他的接触便多了一些,但均止于工作。我没想过利用他的影响去谋求什么,他也只是把我看作一个在基层工作的后辈来对待,除了多了一点亲近之情外,别无他异。倒是有一件事使我愧疚至今。那是在1990年,我当时已在泰州市委宣传部工作,省委宣传部和江苏人民出版社组织编写一套《江苏县邑风物丛书》,每个县(市)一册,要求请一位与当地有关系的名人作序,我觉得最适合的便是李进伯伯了,得到市领导认可后,我专程去了一趟南京他的家中(他当时已离休在家)。看了我带去的编写提纲,询问了我一些具体内容方面的设想,他一口就应允了下来。后来他认认真真地写来一篇长序,把他对家乡人杰地灵的赞美,对家乡人民的深情和厚望挥洒得淋漓尽致——遗憾的是这本书终究未能问世。

  2002年9月26日,李进伯伯在南京逝世,享年81岁。如果从他1962年由泰州县委第二书记、县长的任上再返省城算起,他离开家乡已整整四十年。可泰州人民依然对他那么一往情深,谈起他来如数家珍,以至于在他去世之后,人们还自发地写下了那么多的悼念诗文,泰州红粟诗社的诗人们还专门为他编了这本诗词集……这使我对“人格魅力”的说法更为深信不疑。

  我的耳边又响起了臧克家先生的那首不朽诗篇:“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