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梅】老谭与小梅

2016-09-12 10:43:47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沙黑

  【作者简介】

  沙黑,泰州海陵人,做过知青、职工、编辑、编剧,著有小说《街民》《李明扬与李长江》、戏剧《板桥应试》等作品。

  

  时代的舞台风波,一方面表现在旦角地位的提升以至为主,另一方面也表现在对于新剧的兴趣,这都使原有的老生武生为主的舞台发生了变化,梅兰芳与杨小楼、谭鑫培之间发生过某种舞台上的尴尬,也可算不可避免,而敏感的商人则加以利用。有一次,戏馆老板俞五的提议,请梅兰芳分四天演出两年前出台的新戏《孽海波澜》,演出时在前面加一段老戏如《思凡》《闹学》二本《虹霓关》之类,这样令观众觉得新鲜。梅兰芳答应了,却不知俞五另有意图。原来,久不出台的谭鑫培就在不远处的一个戏馆里演出。演出时,观众如潮涌到梅兰芳这边来,谭鑫培那边观众寥寥。梅兰芳知道后,心中十分不安,方知是戏馆老板为了生意竞争而利用了他,事前他虽不知,明白之后却不能不责怪自己。有一天,恰巧就在路上遇到了,梅兰芳以比往常更恭敬的态度让在路边,欠身尊称“爷爷”。谭鑫培伸手拍拍梅兰芳,笑着说,“好,你这小子,又赶到我这儿来了,一会儿上我那儿去坐。”梅兰芳这才稍松一口气,因为刚才谭鑫培似并无跟他生气的意思。但一句“又赶到我这儿来了”,是何意呢?仍是令他忐忑不安。一会儿之后,梅兰芳与几个朋友到戒台寺去看望在一向那儿隐居的谭鑫培,交谈了一会儿,谭鑫培留大家吃饭,大家表示不打扰,退了出来,梅兰芳又交谈了一会,也告辞,看出谭鑫培确无跟他计较的意思,这才让不安的一颗心进一步放了下来。梅兰芳说,到“丹桂园”去看谭鑫培戏的观众是内行,看的是门道,涌到“吉祥园”来看我的戏的是外行,看的是热闹。数十年后,梅兰芳口述《舞台生活四十年》,仍耿耿在心地对做记录整理的许姬传说,“我错在没有跟俞五交涉,变更我们预定的计划……后来事实已经告诉我们,他(谭鑫培)那边座儿不好,我还是咄咄逼人,不肯让步。使这位久享盛名的老艺人在快要结束他的舞台生活以前,还遇到这样的一个不痛快。这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我今天承认这件事是我年轻无知,做得冒失了。请您照我说的把它记下来,好让葆玖他们看看。”多年以后,仍这样严责自己,赤子之心,岂止是感人而已?

  梅兰芳第一次有机会与谭鑫培合作,是因陈德霖老先生临时有事不能登台,让他顶替演出《桑园寄子》。朋友们替他捏把汗,但他胸有成竹,因为这戏他已与谭鑫培的两位弟子贾洪林李鑫甫配合演过多次,也看过谭鑫培的演出,所以不生疏,而对自己所饰剧中金氏这一角色,也很熟悉而有深入理解。这次演出果然与谭鑫培配合得严丝合缝,毫无差错,老谭即使想在台上开个啥玩笑,似也无从下手。谭鑫培夸赞梅兰芳“确实不错,是块好材料”,极简单一句话,却是表示着认可和喜爱。从这以后,他与梅兰芳的合作渐多。

  据说从前演《汾河湾》,青衣是坐着不动的,梅兰芳收到作为观众的齐如山的信,认为窑内的柳迎春可以适当做些身段,以对应窑外的薛仁贵的演唱,梅兰芳这样做了,大约事前没招呼,饰演薛仁贵的谭鑫培事后也只是很风趣地说,窑门一段,我的唱有几句,但不是叫好的地方,咋有人叫好呢?留神一看,是梅兰芳在那儿做身段呢。这一项改革虽小,却是一大步,也就这样被谭老认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