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水乡】号兵

2016-09-12 10:44: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顾坚

  【作者简介】

  顾坚,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已出版长篇小说《元红》《青果》《情窦开》等。《元红》被评论界誉为“继《平凡的世界》之后的经典力作”,获江苏省第七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青果》参评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施耐庵文学奖。

  

  小时候最喜欢看打仗的电影。我们的部队在发起总攻时总有一个吹号手站在高处吹冲锋号,“嘀嘀嗒嗒嘀嘀嗒——”,战士们如潮水般地扑向敌人的阵地,“冲啊!”“杀啊!”敌人望风披靡,狼狈逃窜,纷纷被打死,要么高举双手,跪地投降。每次看到这情景,我就和其他孩子尖着嗓子拼命呐喊欢呼起来,感到热血沸腾,有时浑身还筛糠般地打抖,汗毛奓起,热泪迸涌,怎么也控制不住。

  吹号手真是了不起!他站在高处“嘀嘀嗒嗒嘀嘀嗒”一吹,战斗就铺开了,就最终胜利了——我们男孩子哪个不想当小号兵!

  我们庄上就有一个吹号兵,叫姚桂生,是我小学同学姚小兵的父亲。

  姚桂生退伍后带回了他那把铜军号。记得当时大队里每次要开斗争大会什么的,总要请姚桂生站在庄子高处吹一通号。激越的号声像一根鞭子把各家各户的人驱赶出来,聚集到小学的大操场上。

  我们有时怂恿姚小兵偷偷把军号偷出来玩。我们发现吹号原来是很吃劲的,拿出吃奶的劲都吹不太响,更谈不上成什么调了,但个个还是要争着尝试。有一次我轮到我时,我长长地吸口气,模仿电影中的小号兵一手持号一手叉腰,鼓着腮帮子猛吹,谁知号声还没出来,腚下一个响屁倒被挣了出来,在同伴的狂笑中顿时泄了气。

  姚小兵把父亲的军号偷出来,要求在闭了门窗的屋子里吹,以防声音外溢。也是奇怪,世界上无数的声音都有,姚桂生唯独对军号声最敏感,只要你吹一点点响,几里路外他都能感应到,马上就寻来了。军号是他最珍重的宝贝,平时就挂在他的床头上,据说有时候还把军号抱在怀里睡觉,逮到儿子偷他的军号,他就要狠狠揍他一顿。

  姚桂生脾气大性子急是有名的,有个诨名儿叫“老急暴”。脾气急的人往往都直率、厚道,心里放不下事,要说掉、做掉。旁人有啥难事,只要他看到了,都要去相帮,是个大热心人。

  有一天,我在外面玩耍过了回家,经过姚小兵家时,发现院子里挤了不少人,屋里有哀哀的哭声。一问,原来“老急暴”死了,死在茅厕的粪水中。有人怀疑是解大便使了劲,诱发脑溢血或心脏病啥的,人往后一仰,就此完了。

  我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我崇拜的号兵,心目中的英雄,最后居然以这种方式为人生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