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妙然与南唐古钟

2016-09-12 10:46:24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范观澜

  【作者简介】

  范观澜,中国作协会员、泰州作协副主席、泰州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泰州历史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江苏省社科院泰州分院特约研究员,创办《范观澜佛教文化工作室》,已出版《泰州佛教》《江淮梵音》等十多部佛教题材著作。

  

  妙然法师,字悟玄,光孝法派名瑞清,笔名华严关主。江苏泰州人,俗家姓孙,系耕读传家,为地方望族。年幼出家,后来随其表兄成一法师就读于泰州光孝寺佛学院,亲炙于智光、南亭两位长老。后又参学镇江金山江天禅寺、上海名刹静安寺等多处丛林。

  1947年授光孝记莂,担任监院,创办光孝佛化小学,嘉惠贫民子弟,村民感德至深。1949年后去台湾,曾担任台北首刹善导寺董事长、台湾智光商工职校副董事长等职。其生平著作传世者有:《碧云集》、《民国佛教大事年纪》、《佛教名山名寺联辑》、《教你相信录》等。

  1988年秋天,妙然法师离开祖国大陆四十年后,悄然回到祖庭泰州光孝寺。当时,我曾听说妙然法师在台湾多年,平时不应酬,不交际,又不愿意上台面,特别与一些生疏的人不苟言笑。对于此,我心里还在盘算,如何亲近他老人家。哪知,那天刚见到他时,在我感觉还是比较拘谨的时候,他老人家直呼我“观澜先生”、“观澜站长”(按:笔者时任泰州市人民政府台胞接待站站长一职),并对我说:“我们在台北就知道你啦!大家都说你很能干的。”老法师的一席话,直把我说得心里头暖呼呼的,也一下子拉近了与老法师之间的距离。

  1989年夏秋之交的日子,妙然法师只身一人又回到泰州。他这一次来,孤身一人却不住宾馆,就住在光孝寺内。说实话,当时光孝寺住宿的条件是非常差的,没有空调,没有独立的卫生间,但妙然法师却很乐意,他一人在寺内,尽管条件差,却回味着当年在寺中的情景。他不时地找光孝寺的僧侣们谈天,要他们坚定修复光孝寺的信心。

  在泰州,我陪同他参观北山寺、南山寺所遗存的两个大殿以及泰山公园内的岳庙。那天从泰山公园中岳墩下山经过烈士祠,这里由原先的临湖禅院改建而成。在那陵园管理处办公室内的天井里安放着一口铜钟。妙然法师看到以后,随即掏出老花眼镜,仔细端详着眼前这南唐古钟,并确认这古钟原来是泰州的文物,是南唐永宁宫留下来的,后来曾安放在城中的钟楼,俗称为“飞来钟”。

  妙然法师如数家珍地向我介绍了这古铜钟的故事传说,还能准确地说出,这口钟的腰围、高度、重量等。我打心眼里佩服,妙然法师离开泰州已四十余年,但对泰州的文物却能了如指掌。这种执著的家乡情结,真正感人。

  南唐古钟,为青铜铸成,呈青绿色,有光泽。钟的高度,连钟钮高206厘米,上围312厘米,腰围358厘米,下围366厘米,底口直径115厘米,底边厚7厘米。重约2500公斤。钟顶部提梁是环形龙钮,作悬挂之用。龙钮遍身饰鳞纹,昂首睽目,四爪直撑,颇具神态。钟身上端一圆孔,直径15厘米,肩部浇铸一周莲瓣花纹,下为八卦图案,中段铸方格纹。底足呈八个茶叶边形,并铸有莲子图案。

  铜钟本身无铭文,但历史上有人记载说是南唐时铸。抗战期间,日本飞机轰炸时钟钮被炸去一块,钟肩有被机枪扫射的伤痕。1982年,铜钟被列为江苏省重点保护文物。

  妙然法师还向我提及清代缪永煦关于南唐古钟的诗句:“夕阳古巷秋风起,大钟卧埋荒草里……君不见,永乐巨钟镌华严,亦复绣铜苔花沾。”后来,又话题一转,问我,这古钟应属于佛教文化的内容,能否将此古钟移至修复中的古光孝寺,让古刹增加一些文化内涵。我立即回答:“老法师提得对,我一定会转达您老的意见。”后来我把此事专门向分管的市领导进行汇报,很快得到采纳。

  1989年12月3日,这口南唐古钟,由于妙然法师的建议,从泰山公园内的烈士陵园管理处天井中移至光孝寺。妙然法师后来又捐了一笔款项,建造了安放这口古钟的美轮美奂的钟楼,成了光孝寺一处闪亮的景点。

  的确,妙然法师对祖国灿烂的文化酷爱之深,特别是对文物情有独钟,喜好收藏,在台北的善导寺和智光商工各建了一个文物馆。每有一件新藏品总会展示给大家观赏,详说来龙去脉。凡是参观过他创办的文物馆和艺文馆的人,无不称扬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