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前辈合作中成长

2016-09-18 09:40:3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沙黑

  【作者简介】

  沙黑,泰州海陵人,做过知青、职工、编辑、编剧,著有小说《街民》《李明扬与李长江》、戏剧《板桥应试》等作品。

  

  谭鑫培这样老资格演员,似就享有在舞台上即兴发挥、突破旧套的权利,而在旧舞台上,这已成为艺术改造和有所创新的一部分而为有见识的观众所许可以至于期待,当一方受着艺术创造的不由自主地推动而这样即兴发挥时,对于同台配合着演出的演员就是一种考验和要求。有一回,梅兰芳与谭鑫培合演《汾河湾》,谭老先生就这样兴之所至地发挥起来了,毫无思想准备的梅兰芳如果应对不好,岂不把一台戏给演砸?当梅兰芳所饰柳迎春念完“寒窑之内,哪来的香茶,只有白滚水”,谭鑫培所饰薛仁贵应该对上的一句是“拿来我用”,可是老谭却来了一句“什么叫白滚水?”这一句来得好不好?可以认为是好的,是在推进艺术的改造,因为这“白滚水”,确实有观众听不明白,但这样突加上的一句对白不在原戏之中,事前也没打招呼,这就给对手演员出了难题,假如脑筋一时不能急转弯,应答不上,在舞台上僵住,岂不成笑话?或许比笑话还要严重。这时,梅兰芳不动声色,从容应答,也即兴加了一句,说,“白滚水就是白开水”,这时谭鑫培如果按原词接上,说“拿来我用”,也就默契地顺当地过来了。可是,谭鑫培接下来又出一个难题,当柳迎春说“寒窑之内,哪里来的好菜好饭,只有鱼羹”,薛仁贵应当问“什么叫鱼羹”,但谭鑫培没等梅兰芳说出“只有鱼羹”,就截断其言,突然加了一句,“你与我做一碗‘抄手’来”,梅兰芳也就只好顺着,问了一句,“什么叫做‘抄手’呀”,谭鑫培朝着台下观众指着梅兰芳说,“真是乡下人,连‘抄手’都不懂,‘抄手’就是馄饨呀”,发挥得实在是好,这时梅兰芳依然不动声色、保持角色身份,连接上原词,说,“无有,只有鱼羹”。就这样,谭鑫培两次即兴“创造”,梅兰芳两次冷静应答,共同完成了一段创造,自然而巧妙,舞台上不仅没有出差错,而且格外丰富生动了一些,也很符合原剧情景和两个人物的性格。

  谭鑫培饰演的《捉曹》《放曹》《骂曹》《碰碑》《空城计》《洪羊洞》,梅兰芳最爱看,与谭鑫培的每次合作,对于他都是一次很大的收获,那炉火纯青的吐字行腔,优美而恰到好处的身段动作,对人物性格的刻画,在舞台上高度的灵活自如,其中无不生动凝聚戏曲艺术古典精华而魅力无穷。

  有一次梅兰芳与谭鑫培一起义演《四郎探母》,谭鑫培的嗓子有点哑了,请假又不能,只得勉强上场,唱一句倒板时却发不出声来,谭鑫培用动作掩饰而过。在后台,谭鑫培看出梅兰芳对他的关心,说,“孩子,不要紧,等我养息几天,咱们再重唱。”一个月以后,谭鑫培着人通知梅兰芳一起重演《四郎探母》,梅兰芳早早来到戏馆,只见谭鑫培精神挺好地走来,他恭恭敬敬站起,尊称“爷爷”,谭鑫培说,不要招呼我,好好扮戏。后来,梅兰芳觉得,这场演出,谭鑫培似乎把一生所积蓄的艺术精华全使了出来,那“云遮月”的嗓子,真仿佛一轮明月从云中冉冉而出,光华万里,全场都被照亮了一样。谭鑫培精彩绝伦的表演艺术和对这份心爱的事业的认真执着,令他永生难忘,视为楷模。梅兰芳屡屡与谭鑫培、杨小楼、王瑶卿这些艺术前辈名角同台演出,相得益彰,他的名气也如日东升,成为首屈一指最受欢迎的青衣旦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