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仰南老

2016-09-18 09:41:3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范观澜

  【作者简介】

  范观澜,中国作协会员、泰州作协副主席、泰州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泰州历史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江苏省社科院泰州分院特约研究员,创办《范观澜佛教文化工作室》,已出版《泰州佛教》《江淮梵音》等十多部佛教题材著作。

  

  1988年9月,海峡两岸开放探亲,成一长老离开大陆四十年后,悄然回到故乡泰州拜谒祖庭,当时送了两本书给我,一本是《泰州光孝寺志略》,另一本是《华严莲社第二代住持南亭和尚纪念集》。两本书,一本是南老饱含深情所写的光孝寺史志,一本是别人写南老的文字以及南老所留下的珍贵墨宝和瞬间记录。捧读之后,深深地对南亭长老这位杰出乡贤又多了几分景仰。

  南亭法师是泰州光孝律寺第十五代传人。他无疑是现当代中国佛教史上的卓荦人物。他以其对华严宗的衣钵承传与弘扬而誉满海内外,成为海内外佛教界众所瞩目的高僧大德。正如,有“江西状元”之誉的民国前考选部政务次长周邦道庆光居士,为之撰写《南亭和尚塔碑铭》中这样写道:“于铄海陵,笃生僧哲,亲炙名师,博览全书,华严专宗,著述等身,法乳得贤,永昭遗泽。”

  南老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担任泰州光孝寺住持后,至八十年代初圆寂,共五十多年间,一直情系光孝寺,为光孝寺的中兴,为光孝寺佛学院兴办,可谓煞费苦心,无愧为光孝一代功勋卓著之名僧。

  民国三十七年(1948),由于时局的变化,南亭担心光孝寺所藏祝枝山、王振鹏与八大山人等一批价值连城的镇山之宝损失,特要求时任光孝寺住持沛霖和尚将这批文物由时任光孝寺监院妙然法师携带到上海,由他委托上海静安寺白圣长老存放在当时的中国银行保险箱,后来将保险箱号码与钥匙带到台湾。

  1964年4月1日,南老在台湾又将光孝法脉再传于成一、妙然、守成,希望他们一旦有恢复之机会,以华严莲社资产为兴复之资,协力同心,兴复光孝,绍隆佛种。

  的确,如没有当初南老的悲心发愿和倾心安排,也许后来演绎的光孝宝物回家、江淮名刹的振兴等一些事件或者就要有另一种写法了。

  在当代中国佛教界,南老年高德重。由于他的童真入道,在教界的字派又很高,1949年去台湾那年他50岁,正是天命之年,正由于他们的到来,使宝岛佛教方始脱离日式斋教形成,恢复了祖国佛教的传统规模。早年他协助章嘉大师筹建台湾中国佛教会,亦出任秘书长,掌理会务。后来并三度出任此职,并担任佛教会常务理、监事多年。

  有人曾这样赞颂南亭法师说:“南老人是今日佛教界的通才,无论内典外籍,书法写作,梵腔唱颂,讲座论辩,办学育才,宏化度众,样样具备,无不通晓,实在是佛教界不多得之法将。”

  作为海外华严宗的领袖和世界范围内华严宗的一代宗师,南老不仅在宗教践履上臻于圆融境地,而且也像历史上的某些高僧大德一样,在以书法授证佛理上臻于无碍之境。在台湾他与著名书画大家张大千、于右任过从甚密。当年南老赴台时随从只带了一位,多年在光孝寺的大厨束东凯先生。他擅长维扬素斋,所以当时在台北,华严莲社的素食是有名气的,常常引来诸多文人墨客,而高朋满座。加之南老精于书艺与其交流,使之书法达到了一个较高境界。

  南老以楷书、隶书为胜,尤精擅《曹全》碑隶书风格,书写了大量经文与大众结缘。他于《曹全》则心有所追,并独有所得。他并又剔除了《曹全》的绮罗婵娟之气,而融以庄重的肃穆之笔,朴拙之象且线条纯净,不起波澜,而纯以神运,心空笔脱,了然了笔墨之中。

  在那本纪念集中,收入了南老七幅书法作品。有楷书,有草书,有隶书。看到作品的署名,都以“海陵南亭书”,一看就顿生欢喜心了。从个人的喜好看,南老的隶书,处处生动,处处活泼,无单调枯寂之生涩,有禅悦欣然之雍穆。我还感觉到南老是以书法践行体证佛理,以书法做佛事,借助书法的日常书写能体会到参禅证道般的欣悦。以其心性化、佛禅化的努力,从而延续弘拓了书法的宗教传统,而成为高僧大德中的一流书家。所以,我景仰这位杰出乡贤,有人誉称他是位平凡僧中的圣僧,但我又认为他是一位当代高僧中的一流书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