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和理解

2016-09-18 09:42:0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作者简介】

  孔锐,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业余时间研创文学,有诸多作品散见文学报刊,长篇小说《老马》即将出版,在《金陵晚报》开设“门诊日记专栏”,现为江苏广电《东方文化周刊》、东方全媒体专栏作家。

  

  那位母亲又来了,在她女儿还没到之前,笑着弓着腰走近我身旁。“孔医生,真不好意思,今天又得麻烦你了,请你马上好好地再给我女儿开导开导,她又想不开了。”这位母亲把声音压得很低,似乎只有我一人能够听见,“我今天是挂的第一号,趁她还没到,我先来说一声,她只相信你的话!”看得出这是位贤惠仁慈的母亲,她说话的时候眼睛还不时地瞟看大门口,一定是生怕她的女儿进来知道她正在给医生打招呼。巧的是,她的话刚刚说完,我看见她女儿进来了。

  记得第一次是一年前,她母亲说她正备孕,却患上了灼口综合症,整天提心吊胆自己的舌头是否患上了癌症。第二次,应该是今年,几个月前,她因摸到了耳前髁状突的位置张闭口时在活动而怀疑自己长了肿瘤了。今天不知啥情况,我得耐心等待。

  “孔医生,我这边骨头上为什么老摸到圆球形的肿块?”姑娘一脸的委屈在向我祈求着。我看到她的手在不停地来回摸着自己右下颌角的腮腺耳下区。

  我照着她的模样摸了两遍,确定那就是下颌角的边缘隆起,笑着说道:“你摸的是骨头,下颌角的边缘,你看看左边同样也有,肯定没有任何问题。”

  姑娘点点头,她说她愿意相信我,听我的话,姑娘的面容比之前消瘦好多,她告诉我她在减肥,已经瘦了十斤了,而且信心十足地在备孕。我同时发现,她不再像第一次那样对她的母亲,从她看她母亲平静的目光中,从她与她母亲的对话中,可以读到和感觉到尊重和理解。我期待她的备孕成功,也同时祝福她幸福快乐。

  这又是一对母女,女儿正畸已经快一年了,可是,这一年来我几乎从来没有听到过她主动与我说过一句话,更没有见她笑过,十六岁的花季少女,脸一直板着,一双迷离的眼睛让我感受到她内心的不安。我很想问问她:姑娘,你到底有什么烦恼,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忧伤?

  她的母亲,虽是一个风风火火的经商之人,却是一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女人。也许是因为我的严肃让她难以接受,也许她觉得她与医生我的关系本该如此,难得陪女儿同来的她,很少与我交流。其实,正畸医生因为患者的疗程较长,很希望与患者之间建立一种长期信任和和谐的关系,但这一切当顺其自然。

  “为什么从来没有笑过?”帮她处理好了,她的母亲出门接电话去了,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姑娘。

  “我妈不让?”姑娘开口回答了我。

  听了她的回答,我很愕然,这样的回答是让我始料未及的。

  “你妈不让你笑吗?”我又问道。

  “在家里,她不让我笑,我已养成习惯了。”姑娘说话的时候,我同时看到了她眼里噙着泪花。

  “你该笑,喜欢笑的女孩才是可爱的女孩,喜欢笑的女孩才是有好运的女孩!”我脱口而出。

  “嗯!”我看到姑娘在点着头。

  人生有好多的无奈和辛酸,有人愿意向你倾诉,有人不愿别人的干涉,当然一个陌生人纵然有万般的苦痛挣扎与我是无关的。我却一心挂牵着这位姑娘,不知道她究竟生在怎样的家庭,也不知她的家庭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我只盼望着下次能见到她的笑容绽放……

  中午时分,进修生们请我吃饭,以庆祝这个教师节的到来。吃饭的时候,我同时收到了来自远方我曾经的学生的向日葵花束,满满的幸福洋溢在心中,那是爱和理解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