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水乡】姑姑

2016-09-26 09:07:12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顾坚

  【作者简介】

  顾坚,中国作协会员。鲁迅文学院第十一期。已出版长篇小说《元红》《青果》《情窦开》等。《元红》被评论界誉为“继《平凡的世界》之后的经典力作”,获江苏省第七届精神文明“五个一工程”奖。《青果》参评第八届茅盾文学奖;获首届施耐庵文学奖。

  

  一天黄昏时分,爷爷在上海滩卖完炒花生往码头走,在一家烧饼店买了三只热乎乎的烧饼,刚咬了一口,感到棉袄后摆被人牵了牵,一扭头,原来是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可怜巴巴地望着他。他知道是个小叫花子,把手上咬过一口的烧饼给了她,还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挑起担子走了。第二天上午,他在路上又碰见这个小女孩。他马上走过去把女孩领开,从怀里掏出一只馒头给她。

  几天后,爷爷一家三口正在船上吃晚饭,听见外面有人怯生生地喊“大大”。爷爷推开舱门一看,只见对着船头的岸上正站着那个小叫花子,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看见爷爷,女孩便朝他跪下了。爷爷把女孩搀上船,奶奶马上给她盛来一碗热乎乎的大米粥。经过询问,这孩子今年十岁,也是苏北人,是淮安那边的,两年前家乡发洪水,寡母领她逃荒到上海,靠捡垃圾为生,后来母亲得急病去世,她就和一帮流浪孩子混在一起……爷爷奶奶收下了这个苦命的孩子,给她取了个新名字叫友兰。友兰非常懂事,除了照顾四岁的弟弟,还能帮奶奶做家务,让奶奶心无旁骛地在码头上摆摊。爷爷奶奶对捡来的这个女儿很满意,很疼爱她,视若亲生……

  姑姑知恩图报,帮着爷爷奶奶操持家务,干活劳动,一直到二十五岁才出嫁,这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属于不折不扣的大龄女了。出嫁之后,仍经常回来看望,大事小事都要帮衬过问,庄上人说我爷爷奶奶这个捡来的女儿比亲生的还贴心。我七岁时家里建房,姑姑亲自到镇上背来一只漂亮的玻璃镜匾,至今还挂在老家的堂屋里;我十岁时穿的第一件毛衣是姑姑请人织成送过来的礼物;我考上初中姑姑送来一座古色古香的自鸣钟;我高中时在县城开刀,姑姑顶风冒雪赶过去探望……姑姑最疼爱我,喊我的时候一口一个“好乖乖”。

  姑姑没上过学,却爱赶时髦。她进城看见人家房间里挂着筷子长的节能灯,可以方便起夜,也买了一只回来,挂在蚊帐旁边,可她发现到了夜间并不发亮,第二天起来骂骂咧咧,说城里人促狭,把次品卖给她,“真是黑了心了”。此事传出成为趣谈。

  姑姑因为脑溢血去世。那天早上她坐在门口择韭菜,还跟几位街坊聊家常呢,可聊着聊着她不吱声了,头耷拉着不动,别人喊她也不睬,上去看时,发现人已经安详地走了。那时我奶奶还在,要人把她送过去,摸着姑姑的脸哭得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嘴里喊着“乖乖肉”。没过大半年我奶奶也走了,去跟她捡来的女儿“打伙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