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日记 】深表歉意

2016-09-26 09:09:3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作者简介】

  孔锐,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业余时间研创文学,有诸多作品散见文学报刊,长篇小说《老马》即将出版,在《金陵晚报》开设“门诊日记专栏”,现为江苏广电《东方文化周刊》、东方全媒体专栏作家。

  

  “现在几号了?为什么要有人插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个女人就趴在我的隔栏外看我半天了,从说话的语气听得出,肯定对我有所不满。我抬头看看她,一副知识分子模样,四十多岁,不漂亮却透射出一种知性的韵味。

  “你几号?”我随口问道,我从内心害怕并敬畏这些所谓的想查岗的病人,他们显然不满现状,又想捍卫正义,却又不拒绝优先照顾。

  “我十三号,我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为什么二十九号都已经看了?”她的声音很高,听得出她的普通话里有南京腔。

  “噢,对不起,二十九号就是我现在手上看的病人,她特殊情况,牙龈出血一天一夜,我得帮她尽快止血。”我头也不抬回了她的话。

  “那我也是特殊情况,你也得酌情照顾。”这个女人突然语气一改了刚刚的铿锵有力,变得婉转动听起来。我知道,人在求情的时候,在知道自己没有充足理由的状态下通常是会以示弱博得别人的同情的。

  “你说说看!”我抬头看了看气色不错健康阳光的她。我想不出她能有什么充足的理由可以“插队”进来。

  “我父亲八十四岁,牙痛了三天三夜,好几顿不吃了,脸也肿得很厉害。他浑身是病,行动不方便,已经进来了,能不能帮个忙先看一下!”女人一说出口便让我有点惊讶。原来,她为的不是自己,为的是八十四岁的老父亲。

  “好,我马上就给你看。”我最喜欢也最尊重所有孝顺的人。孝顺是天底下最值得赞扬的美德,所有与孝顺有关的自私虚伪和任性傲慢都可以忽略不计。

  老人行动不便,颤颤摇摇地走过来,躺在了牙椅上,我还发现,他的右手在不停地抖着,一看便知道是个“帕金森氏综合症”患者。他的前牙因咬合创伤伴有严重的重度磨耗,并因牙槽脓肿伴上唇肿胀明显。

  我帮八十四岁的老人处理结束后,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直喊疼痛减轻了很多。老人的女儿流露出满意而幸福的笑容,我为刚刚她的自私和勇敢点赞。老人告诉我,他在扬州大学工作,是博士生导师,老伴也是扬州大学教授,女儿也是扬州大学的教授。这是个典型的知识分子家庭,智慧型的,从看牙插队上便会让人一目了然。

  老人起身欲走时突然跟我说了这句话:“我高中一同学,大学时在北医学的是口腔,后就留在了北京,不知现在还干不干了?”我听后与进修生们哈哈大笑起来,八十四岁的老人,六十五年前的同学,且不谈是不是学的口腔,也不谈还干不干了,该谈谈他在不在了。该为老人年轻的心态表示感动,其次祝福老人幸福快乐,健康长寿。也为老人学口腔的学兄祈福。

  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三十多岁。男的是个中学教师,女的是个公务员。走进来男的就想让我帮他拔牙。我一看,右下最后两颗牙,一颗低位埋伏阻生,且伴大面积深龋,另一颗是残冠。

  “孔医生,我想拔掉!”

  “那就拔。”

  “什么时候拔?”

  “现在!”

  “什么,现在,可是我告诉你,我患有肥大性的心肌病。”

  “啊?肥大性心肌病,这个病好可怕。我的一位熟人,新婚不久,与妻子在泰国海边散步,突然跌倒,死了……”

  “……”

  “你不能拔牙,我只能选择保守治疗。”

  话一出口我便后悔了,我看到这位年轻男子满头的虚汗在不断直流,问他为什么淌汗,他告诉我,我刚才的故事吓着他了。

  我为刚刚的无礼言行深表歉意,为自己的鲁莾和无知自责和内疚。“我不该说这样的故事,你别介意,你会好好的!”我的安慰并没有让他轻松和释然,他与妻子走的时候默默无语。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