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日记】真实不虚

2016-10-09 09:42:47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秋分过后天气陡然凉了许多,萧瑟的秋风中依稀可以看到天空中飘浮的白云和阳光的照射下路边艳丽的花朵,有了一种春的感觉,也许是温暖也许是甜蜜。

  如今大诊室里很热闹,除了新进的几位年轻的研究生,退休被留用的老主任也被安排进了大诊室,身份的改变跟随着性格的改变,骨子里透出的柔和谦卑在与病人的交谈中我便能有所觉察,这是之前无法了解的,他的宽容和大度在他与病人发生小小的冲突中总能显示出来,之前的不了解反而在他退休留用的今天有所领悟,让我从他的身上充分感受到一个工作了几十年仍然奋斗在临床一线的一个医者的仁爱之心。

  今天的病人很奇怪,女性偏多,也许她们知道与女牙科医生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比男医生要方便亲切得多。

  一个短发女人,三十大几岁的样子,身材消瘦而矮小,眼神中虽透着淡淡的忧伤和无奈,却散发着一种坚定和执着,让你会觉得她是一个经历坎坷而又百折不挠的人。

  “孔医生,我想看牙,我想拥有一口好牙!”看着我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有祈求和盼望。

  “年纪这么轻,为何出现如此糟糕的口腔环境?”我检查完她的口腔,竟然感觉到她的牙龄已经进入了七八十岁,不仅有严重的龋病还有严重的牙周病。

  “我有病,我病了快十年了。”说话的时候她突然在笑,我知道她一定是个乐观的人。

  “噢,什么病?方便告诉我吗?”三十多岁的女人病了快十年了,不知所说的是什么性质的病。

  “乳腺癌!”她突然声音压得很低,但我却听得非常清楚。“十年开了两次刀,今年刚做了第二次。一直在放疗化疗,所以忽视了口腔的保健和治疗。”

  “噢,难怪会这么糟。”我很同情她的遭遇。

  “我想拥有一口好牙,我想把自己吃得壮起来,去工作去挣钱,我一个人带儿子,我得去陪儿子长大,上了大学,我任务便完成了,到时候,随便怎样都行!”她边说边斜眼看了一下她的身后。我这才注意到她身后站着一位腼腆的少年,正涨红着脸看着我们。

  我不禁心生同情和怜悯,一个单身女人,我不想去揭开她为何单身的伤疤,就单她的口腔状况已让我担忧了。一是年轻的她将面临拔除全口牙齿的悲惨,二是她是位癌症患者,除了活动假牙似乎没有更好的修复方法。我告诉她等化疗结束半年后再来找我时,她欣然点头,眼神中露出了喜悦和兴奋,更有一种坚强和勇敢,她应该知道她的余生将在抗争中度过和生存。

  她与儿子相持而走的背影,难免让人心生凄凉,有一种习惯叫坚持,有一种幸福叫等待,我祝愿她早日康复,等到真正拥有属于她的幸福。

  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两极分化,有不幸的女人更有幸福的女人。刚刚给一位年轻的女患者拔出她的牙的时候,她的丈夫,一位看上去很不大气的男人居然朝我说了一句:“好残忍!”

  我问:“你说的是我吧!”也许在别人眼里我很残忍,可是我是名牙医,即使再温柔,我手中始终拿的都是“牙钳”。

  “不,我说的是我自己,如此残忍地把老婆交到你的手上!”这男子笑着又说了,他兴许知道刚刚他说错了,才赶紧纠正,可这句话对我来说更残忍,他仍在“恨”我,可这样的“恨”我能接受,爱和恨原本就是可以随时转化的两种易变情感元素,也许在一瞬间它就是爱,我已经体会到了。

  病人很多,也许该限号,窗外天色渐黑的时候我还没有结束,老主任早已回家抱孙子了,我想有一种修行叫真实不虚,送给我自己,这样等我抱孙子的时候,我便不会后悔,我没有虚度我的光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