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梅】初进上海唱“压台戏”

2016-10-17 11:01:29来源:泰州晚报作者:沙黑

  【作者简介】

  沙黑,泰州海陵人,做过知青、职工、编辑、编剧,著有小说《街民》《李明扬与李长江》、戏剧《板桥应试》等作品。

  

  梅兰芳初进上海三天“打炮戏”成功,带他进上海的王凤卿遂要求戏馆老板安排梅兰芳唱“压台戏”,这将意味着戏馆对一个演员的认可和推崇。

  王凤卿此举,说明着他对梅兰芳的推崇与帮助,某种意义上也是甘当人梯、退己推人。从戏码上说,他不至于通过压掉王凤卿来抬高梅兰芳,他只有在别的方面作安排,因为一个月的戏不是只有王、梅二人演出,还有班底那些人的戏,是有调整余地的。所以,许老板虽说玩话,对于王凤卿提出要让梅兰芳唱“压台戏”,却是记在了心里,经过几天考虑,并且一定也跟人商量过,于是正式地提请梅兰芳唱一回“压台戏”。梅兰芳按王凤卿之意,接受了这个邀请,然而却起了心思,因为,尽管他所会的戏也许都足以胜任“压台”,但他仍想着能演出一个新戏才更好。他把自进上海以来所唱的戏加以考量,它们是:《彩楼配》、《玉堂春》、《武家坡》、《雁门关》、《女起解》、《御碑亭》、《宇宙锋》、二本《虹霓关》,考量结果,得出一个结论,一是新腔受欢迎,二是唱做并重受欢迎,老派青衣“抱着肚子死唱”那一套对于观众是渐行渐远,观众要跟它说“再见”了。但《玉堂春》与二本《虹霓关》虽然这方面好些,似仍属不够,如有更适合的戏则更好。

  他把这考虑与朋友们商量。除了王凤卿等人,以及在上海结识的几位朋友,碰巧在一起可以谈谈的还有:冯耿光,有陆军少将、总统府顾问、中国银行行长这些头衔;李释戡,历任要职,有陆军中将衔;黄秋岳,著名旧式诗人,是一个文化品位不低的名流,曾在北洋中央政府任职,其名著有《花随人圣庵摭忆》等(此人后来在汪精卫政府任机要秘书,但此时还谈不上那些)。后来梅兰芳有“伶界大王”称号,人们开玩笑说,梅兰芳“帐中有将军,大王之名不虚”。

  冯耿光李释戡二位将军提出可用刀马旦戏上台去一新耳目。梅兰芳听了也心动,大家同意后,他就决定演一回刀马旦。他是练过武功的,武功老师茹莱卿作为琴师仍在身边。于是选择《穆柯寨》这出戏,由茹莱卿传授。六七天之内,梅兰芳学会了这出戏,大家看了都满意,认为“压台”有把握。1913年的11月16日,梅兰芳以《穆柯寨》唱“压台戏”成功,赢得满场喝彩声。

  冯耿光等人在肯定“压台戏”成功的同时,指出梅兰芳的不足,就是所饰穆桂英常有低头屈背的现象,并且影响了眼神的发挥。因为穆桂英是“扎靠”的,背上插着四面小旗,演员受到这种“硬靠”的压迫,不觉就会屈背低头,不能把头仰到一定理想的高度。梅兰芳虚心接受了这个意见,冯耿光等人商量后,决定他们坐到正中包厢中去,当看到台上梅兰芳低头屈背时,就轻轻鼓掌以提醒注意,这不会为其他观众所注意。

  后来的两三回演出《穆柯寨》,都发生了这种需要纠正的情况,而得到及时的提醒,使戏演得更为完美。至于茹莱卿,这出戏是他亲授,他又是琴师,他一面操琴,一面注意梅兰芳在台上的一招一式,演出结束后,则与梅兰芳研究如何演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