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日记】不留遗憾

2016-10-17 11:05:5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作者简介】

  孔锐,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业余时间研创文学,有诸多作品散见文学报刊,长篇小说《老马》即将出版,在《金陵晚报》开设“门诊日记专栏”,现为江苏广电《东方文化周刊》、东方全媒体专栏作家。

  今天的日子比较特殊,在走向深秋的美好时节迎来了我五十岁的生日,又恰逢我的门诊,显得格外有意义,也许这才是最值得庆贺的生日。

  “医生,我的牙都松动了,不能吃饭了,怎么办?”有个中年妇女很忧郁地躺在牙椅上,我看见她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依我的眼光,这个女人一定六十多岁了,而她身旁的男人看上去却只有五十岁的样子。

  “你今年多大了?怎么有这么严重的牙周病?”看完了她的牙,我惊呆了,全口牙二度以上松动,口腔卫生极差,牙龈触易出血。“我今年四十五岁!”她的话让我愕然,这哪里是四十五岁人的口腔环境。对于这样的患者,我常常半天不想说话,这已经不是一句两句能说得清道得明的了,这是全中国人普遍存在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不知道如何正确地刷牙,我不知道这个话题是该放在学前教育里,还是放在中小学生的课堂上,中国人几乎没有几个敢站出来说:我知道如何正确地刷牙,或者说,有老师教过我们该如何正确刷牙。

  教完她如何正确刷牙,她的老公突然跑过来贴近我的耳边说:谢谢你,她是位乳腺癌晚期患者,我想让她多活几年,胃口好点,吃饭香点……没说完便哽咽住了。我明白一个丈夫对妻子的苦心和疼惜,人也许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拥有一嘴的好牙是多么幸福的事情,这样看来她其实是个幸运且幸福的女人。

  一辆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太,七十多岁,短发花白,面色浮肿,目光呆滞。轮椅由一大爷推着进来了,一四十多岁男人走在最前方。

  “我妈口腔溃疡好多天了,她不想吃东西了。”显然是儿子在焦急地询问。“她中风两年了,行动不方便,所以能否请医生就这么帮看看?”

  我明白儿子的话的含义,我让老太张大嘴巴时,我看见了左上颚有一块3×3cm的隆起癌样肿块,我问老太有多久了,老太一脸的茫然,嘴角抽动了一下,可话却没有说出口来。

  “我妈中风后就不能说话,但听力和理解力不差,到底有多久了,我们也不知道!”儿子很困惑的样子,同时看我的表情也很紧张。

  这样的癌样肿块其实一定有好久了,对于一个长期中风的病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我却不便当着她的面在他们面前流露半句,“为什么看这么迟?为什么看这么迟?”我唯一能说的这句话重复一遍后我看见老大爷的眼睛红了,在悄悄地抹起了眼泪。“我妈怎么了?我妈怎么了?她得的不是口腔溃疡吗?”儿子无助的声音中饱含着绝望和痛苦。

  口腔溃疡这个病虽然不好治,此刻却成了这家人最希望的病。人世间有多少苦和痛都跟生死有关,而疾病的发生却又是无法抵挡和无法控制的,生死相依自有天命,福祸相倚相伏,因循苟且,人如果能够明白一些道理,也许就没有了生与死的烦恼了,可世上又有多少人能做到这一点呢?

  在一睁一合之间,也许你还没有来得及拥有和享受生活的全部,你便已经走到了最后。可是,走的过程中的分分秒秒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宝贵的,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知天命的我更应该珍惜每一天,奉献我能,给这个世界不留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