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缘】寒山性空的因缘

2017-02-27 15:15:16来源:泰州晚报作者:范观澜

  苏州寒山寺古称枫桥寺。唐代张继《枫桥夜泊》诗的传诵及古代名僧寒山、拾得两位法师的传奇故事,使姑苏城外的寒山寺文化积淀尤其深厚。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千古绝唱,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亚洲其他国家广为传诵。日本甚至将此诗收入小学生教科书中,寺因诗发,诗因寺显,寒山寺也因之成为国际知名的古刹。

  今日的寒山寺殿堂宽敞,佛像庄严,既有汉传佛教传统寺院的格局,又有江南园林古朴典雅的特色。尤其是重建了已毁六百多年的普明宝塔,建造了堪称世界之最的名碑、大钟,为苏州古城增添了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每年除夕的“寒山钟声”吸引了无数的中外宾客,也成为寒山寺一个新的人文景观。

  寒山寺如今的复兴,却是与一位我们泰州籍高僧性空长老连在一起的。

  性空,俗名杨葆青,1922年生于泰州,1936年投本邑蒋垛观音庵、礼静庵,东初为师。1941年在无锡南禅寺受具足戒,同年秋负笈于镇江焦山佛学院,受教于仁山、守培、芝峰等名师,打下了扎实根底。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始,性空长老赴苏州。先在西园寺任僧值,1964年开始任寒山寺监院。“文革”中下放,1978年再返寒山寺致力于修复工作,1984年升座。经过多年的努力,古刹寒山寺旧貌换新颜。2003年8月,性空长老荣任法主和尚。现任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江苏省佛教协会名誉会长等职。

  我与性空长老之间的佛缘也已是好多年了。早年去苏州,必去那里拜望性空长老。后来由于工作的因由,常常陪同海外客人特别是台湾的佛教团队去那里,每次都受到长老的热情接待。

  2002年,曾当过我老师的周维戆先生在我供职的那所医院体检,意外地诊断为血液病。需要去苏大附院进行骨髓移植。在选择谁参加配对时,维戆先生的哥哥、姐组、两个妹妹和他的儿子,都显得是那么的积极,真让人为之动容。后来集体齐赴苏州,并希望那天要去寒山寺吃一餐素斋。事前我向性空长老报告了这一信息,老人家亲自接待了周氏一大家族,并说了诸多勉励的话语。好多年后,维戆先生总是提起此事,说老和尚的话语让他多活了几年啊。

  性空长老又是一位书画大家,他以诗、书、画三绝而闻名于海内外。其画清新自然,淡雅逸致,以兰竹见长。其书法笔力浑厚,活泼流动,尤擅行草,所书张继诗《枫桥夜泊》是其代表作。颇有以禅意涤人神骨之妙,可谓“书中有禅,禅中有意”。他还酷好作诗,并说:“我作诗是一种爱好,心里激动,就想吟诗表达。”老人家对我非常关爱。2004年得知我又要出版一本新书,尽管已封笔多年,但破例为我的拙作命名并亲笔题字《寻踪名僧摇篮》,如今他老人家的题字已镌刻在光孝寺天王殿前广场的牌坊上。

  性空长老与台湾成一长老由于法脉的关系,两位老人家走得很近。我也多次陪同成公长老去寒山寺拜望他老人家。两位老人总是交谈甚欢。除叙旧外,总要讨论教育培养人的问题,性老介绍了如何把自己秋字辈的弟子推上第一线,秋爽任寒山寺方丈,秋林任张家港永庆寺方丈,秋风任昆山华藏寺方丈等,并说他们干得都很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