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日记】用笑脸面对一切

2017-02-27 15:16:41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作者简介】

  孔锐,江苏省苏北人民医院口腔科主任医师,业余时间研创文学,有诸多作品散见文学报刊,长篇小说《老马》即将出版,在《金陵晚报》开设“门诊日记专栏”,现为江苏广电《东方文化周刊》、东方全媒体专栏作家。

  

  “对不起,孔医生,今天我女儿的预约挂号在后面,请你无论如何帮个忙,提前帮她看一看,我们家有急事!”这位年轻的母亲,着装很时尚,人也长得很端庄。只是脸比之前看到的还要清瘦。我知道她才四十不到,是位非常敬业的化妆品直销商。

  与她曾有过几次接触,在最初女儿来看牙的时候,她的风风火火总让我心中不安。特别是在我知道了她的丈夫是个瓦匠的时候,我无法想象,她与瓦匠是如何生活在一起的,因为她总是在外奔波,总是一副光彩照人的模样,总在向别人推销着化妆品甚至她自己,这个别人也同时包括我。我始终没有见到过姑娘的父亲,她的丈夫。

  “家中有急事?”我很惊讶,也很好奇。

  “今天九点要赶着去给我老公上坟!”这位年轻的母亲话一出口,我便惊愕住了,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可是位四十岁不到的女人啊。

  “什么?你说什么?”我连忙问她。我怀疑是否我把老公公听成了老公。

  “我老公,我老公,他没了!”女人说话的语气很淡定也很舒缓,我却立马感到一种疑惑同时伴随着遗憾,因为我听不出她丝毫的忧伤和痛苦。她的面部表情也没有太多的变化,仿佛讲述着别人家的故事。

  我于是给她女儿提前看了牙。我停下手中的活,问她,年纪这么轻,她老公是怎么没了的?我很想知道,这大概是出于人的本性,对于身边的人或事的好奇心吧!

  “是意外,在工地上,从高空处摔下来的……”女人平静地告诉我。“包工头是个私营业主,并没有多少钱,给了我们三十万,算了,再闹也没有多大用!”她的眼神里此时正充满哀怨和悲愤。

  “啊,好可怜!是怎么摔下来的?”我也不清楚自己,今天这是怎么啦?为什么要问这么多的话?

  “当时……”

  “快别说了,求求你们,快别说了,哇……”突然姑娘大声叫了起来,跟着便是放声在痛哭。哭声悲痛而凄凉,我的心跟着忧伤起来。

  我一下子意识到我今天也就是刚刚我错了,我不该当着孩子的面,在她父亲尸骨未寒时问这么多的问题。

  我发现这个女人自从女儿叫喊后便不再说一句话了,而且开始抽泣起来,虽然没有眼泪,但我看到了她的眼睛在某个瞬间充满了血丝,并有痛苦和无奈从她脸上掠过。

  目送走了这对母女,我突然发现刚刚我与这位年轻母亲对话时周围有很多的病人在围观着听着,他们还并未离去。 其中有人告诉我,这女人与她死去的丈夫之前感情一直有问题,可怜她丈夫,才三十八岁……

  死亡有很多的形式,老死病死,被杀死害死,意外死……在死的问题上,虽然有人提出佛里的观点是“向死而生”,并不是指我们每个人都在朝着死亡的方向而生存,而是教会人们,生无可选择,而死可以选择,选择从容,选择坦然,因为在佛的世界里,死亡就意味着回家,意味着功得圆满,实指为“视死如归”。

  这位年轻的母亲,也许她并没有什么错,如果她原先跟丈夫在一起并不快乐,而她又无法逃避和选择,那便不可把丈夫的死的责任和遗憾都推卸到她一个人的身上。

  也许她的女儿知道了什么,心中在维护着她父亲的尊严和权利,同时用叫喊声和哭声声讨了她母亲的不悲伤不流泪……

  我很想告诉她:我不管别的,人死不能复生,父母之间的是非由不得她来裁断。我只想看见她今后来的时候不再悲伤和忧愁,看见她的脸上能有花季少女的阳光和快乐。特别是笑脸:那才是生活最需要的东西,用笑脸面对一切永远是我们“向死而生”的人生准则。

  活着是人生存的唯一方式,于是,死便可怕。活着就是为了在死之前能够留下什么,那死便不可怕,而留下什么成了我们每个人一生奋斗的动力和目标。

  这个话题说得有点偏了,却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于是珍惜眼前成了每个人所必须要做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