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水乡】爱是一盏灯

2017-03-05 10:41:03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顾坚

  1987年,我踏上社会的第一份工作,是当一名乡村小学教师。

  那个村庄叫庞家村,只有一百几十户人家,村子虽不大,学校却规整。庞家小学除老校长是公办教师,其余四位都是民办编制,且都是本村人,上课夹着书本来,课后就是扛锄头挑粪桶的农民。

  我被安排在五年级教语文,兼任班主任。我第一次踏进教室,全班四十八个同学坐得笔直地迎接我,随着班长一声“起立”,齐刷刷地站起来,扯着嗓子喊“老师好——!”声音竟惊得教室南窗外小河浜里的鸭群鼓噪起来。整节课孩子们听得非常认真,求知的眼眸里闪着喜悦的光芒。我现在还记得这一课教的是《鸬鹚》。

  放学后,我班上的学生奔走相告,说他们有了新老师,“上课棒极了!”“比老教师要强,我们一听就懂!”“人长得老帅了,像三浦友和!”赞美夸张,口不择言。校长和别的老师也来听课,说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教学设计先进,知识面宽,难怪学生喜欢。

  学校没有校门围墙,两排教室之间就是操场,但居然不上广播体操;有体育课却没有老师教,让学生自由玩耍,于是男生弹玻璃球、斗瘸子、滚铁环,甚至玩带有赌博色彩的跳白果和拍火柴皮的都有,女生则玩跳橡皮筋、踢毽子、拾子儿等,看得我啼笑皆非。我打书面报告给庞校长,说要规范体育教学,要求添加体育设施和器材。庞校长很高兴地接受了,我们买回一只篮球筐,两只篮球,四副羽毛球拍,我还别出心裁地买了二十只塑料飞蝶。校园里顿时有了别样的生气。七八年之后我在外地偶然听说本县农民运动会上,经常是庞家村的人拿羽毛球冠军,还有村里中学生以篮球专业考上体院进了省队,这不能不说是我当年在庞家小学播下的体育种子,心里真是快慰!

  我成了庞家小学小学生心目中的“男神”。这些纯真的孩子真的是非常喜欢我呀,男生们总爱簇拥着我,还有女生居然把她们的大姐和小姨带到我宿舍里玩——她们是想和自己心爱的老师攀上亲戚么?有个女生的表姐经常到办公室向我借杂志,借到后故意插在裤袋里很显摆地走回家。至今回想起这些来,我还是会忍俊不禁。

  其实我当时二十出头,在学生心目中不仅是老师,也是大哥哥。你爱学生,你尊重学生,学生就爱你,尊重你。学生爱我的方式真是多种多样呀,月季花开放的日子,女生们把带露水的最大的花儿采来放在我的讲台上;立夏这天我办公桌的抽屉里放满了他们舍不得吃的煮鸡蛋,还有麻鸭蛋和大如拳头的鹅蛋;学校离我家有二十五里路,逢到周末一个外庄男生总把自行车擦得亮光光的借给我,自己走路回去,老师骑他的自行车,他感到很光荣……

  转眼间三十年过去了,我已经到了时常怀旧的年纪。检点平生,我的不少同学有的考上名牌大学,有的出了国,有的当了官,有的成了腰缠千万的企业家和老板,我没有羡慕过他们。我感谢命运对我的安排,让我当上一个“孩子王”,在纯真无邪懂得感恩的孩子们当中,我懂得了付出和爱的意义,为我以后走向更广阔的生活提供着深深的濡养。我要永远感谢我的那些孩子们,尽管他们现在也已走向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