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诊日记】美好的来临

2017-03-05 10:42:2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孔锐

  门诊已经成为我生活乃至生命中的一部分了,人生存的要求很奇怪,被需求就是其中之一。我也终于渐渐懂得这样一个道理,所有的能够快乐生存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存在就是为了他人。所以才有了幸福人生,有了和谐社会。

  这对老年夫妇已经来门诊好多次了,妻子在张罗着,看上去丈夫比妻子要大得多,而且目光有点“呆滞”。两人七十多岁模样。很显然,妻子是陪同丈夫而来的,第一次来时,妻子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陪了他一辈子了,包括他的牙齿,如今要拔了它们,还真有点不舍。这样的话一经说出,我首先感觉他们爱情的笃,夫妻之情真意切,已经到了没齿难忘的境界了。还有就是人间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其中就有牙齿。有牙的日子,当值得留念和怀想,因为,它代表青春、健康和快乐。

  “我们停了阿司匹林已经三天了,遵照你的指示,今天是来拔牙的。”妻子扶着丈夫上了牙椅,在她低头的一瞬间,我看见她黑发正中发根全是白发,身材矮胖的她让我顿觉可爱起来。我突然想起上次临走时,她与丈夫已经走到门口却回头与我耳语:我先生有点老年痴呆,你千万别见怪,他其实是个好人。听了她的话,我当场有点木然,除了丈夫少言外,我并没有感觉他痴呆的地方。因为对老年痴呆患者接触得很少,也知之甚少,于是,我今天便留心起他来。

  “老先生今年多大了?”

  “他七十有五!”

  “老先生从前是干什么工作的?”

  “他电信局总工程师。”

  “能不能让他本人回答?我马上就给他拔牙了,我想与他说说话,让他放松放松。”

  “好吧,就怕他不愿说。”

  “你与夫人是如何恋爱的?夫人是干什么工作的?”

  “我与她是高中同学,一同考进大学,她上的南师大哲学系,我上的南邮通信工程。”

  “啊,你们夫妇还有这等美好在爱情故事。”

  “老头子,你今天怎么变得这么能说话了?孔医生,这是怎么回事?”

  “孔医生,她一定又告诉你我得了老年痴呆症了吧!你不知道,平常在家被她管得死死的,大事小事总是她对,我干脆不说话了,有饭吃,有衣穿便可。哈哈……”

  “你……”

  “老先生,你这是大智若愚!绝对高!”

  “哈哈哈……”

  我与老先生都在笑,谈笑间,牙也拔完了。我猛然抬头寻不见了他的妻子,回头看见妻子正在墙角处一个人在抹眼泪。我赶紧奔过去,我知道她曾经是位高中政治老师,具有超强概括能力和思维辩解能力的女人,她的口头陈述能力一定远远超过了她的丈夫,而今天,却不战而屈,沉默起来。

  “都怪我不好,我不该问他这么多话题。让你伤心了。”

  “不怪你,是他欺骗了我。害我整天服侍他。”

  “你难道真希望他痴呆吗?”

  “不希望,我哪里希望他呆,我希望他永远不呆……”

  ……

  送走了他们,我心情无比爽朗。没有想到,拔牙居然引出了老夫妻俩的秘密,解开了两个相守相爱人的心结,打破了他们的沉寂,此时,牙已经不重要了,情才重要,情重于一切。

  “还剩下的牙,等你从南京学习回来,我再来找你,别的医生,我不会去看。”老先生临走时给我撂下了这句话,像冬日的暖阳,像夏日的清凉,其实就是春风在吹,我心里很舒服。

  妻子在误认为丈夫老年痴呆的情况下,无怨无悔地服侍他,这难道不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吗?是奉献,对,就是奉献。她是心甘情愿的,因为他对她来说就是被需要。这是一种带有责任的快乐,如同我被需要我的病人需要着一样。

  天空很蓝,也有花开放了,在这春天里,一切只等着美好的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