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人大主任同行

2016-03-11 09:58:45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他说得有点轻描淡写,我则十分惊讶,没想到他与我之间还会发生这样的故事。

  

  ─────────────────────────────────────────────────────────

  

  与人大主任同行

  

  [海陵]陈社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有一次出差去参加市委、市政府在北京举行的活动。临行前有关领导告诉我,市人大常委会张晓明主任与我同一趟列车,要我照顾好他。张主任是位在抗战期间弃笔从戎的老革命,当年烽火硝烟、南征北战。新中国建立后,长期担任泰州市商业局局长、副市长、市革委会副主任、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职务。我虽然与这位老前辈、老领导直接接触很少,但他仪表堂堂、干练利索的形象给我的印象很深,感到他身上透出一种平和、沉稳、威严的静气,一看就是一位能压得住阵的老干部。至于他能力强、处事正、威信高的口碑更是多有所闻,所以一直对他充满敬意。

  一路同行,却很少找到需要照顾他的地方。张主任那时还不到60岁吧,身体硬朗,行动敏捷,一切都是自理,好像也不习惯有个人在他身边跑前颠后的。车厢里,他和我这个小字辈的交谈倒不少,主要是他问,我答。我当时是市文化局的党委办主任,他的问题便以与文化有关的占多,感觉他知识面很宽,政策水平很高,对泰州文化界的人头也很熟。谈着谈着,我也少了拘谨,有点儿快言快语起来。他一点儿也不计较我的尊卑失度,还不时以微笑和点头来鼓励我。

  记得到餐车用餐时,我把菜单上的菜一一报给他听,让他选定。张主任说,不用,你定吧!于是我就自作主张地选了四碟相对便宜的家常菜——当然比我平时自己选择的标准要高一点、好一点。饭菜取来后,发现仍然不佳,而且量也不如以前,便打算再增加两个。张主任说差不多了,出门在外能对付过去就行了,不要浪费。埋下头就吃了起来,还不时把菜挟给我。一转眼的工夫,两个人把饭菜吃得精光,我问他吃饱了没有,他说正好,你呢?你们年轻人饭量大,一定要吃饱。我连忙也很满足似地:饱了饱了,一大半都是我吃的。

  在这趟火车上,我们一共用了三次餐,早、中、晚各一,基本上就是“对付过去”的。活动结束回到泰州后,我写了一纸账单送到他的办公室。扣除旅途补助后,他还得补交6块多钱。张主任当即就拿出钱来给我,我突然感到颇为尴尬。当然,我必须给他报账,又不能做假账,这6块多钱伙食费我也找不到理由不收,他也肯定不会不给,可收了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只得硬着头皮例行公事似地把他的那6块多钱数了一下,说了一声“不错”,然后告辞。张主任走上前握住我的手,要我有空来聊聊。

  我却再也没去他的办公室,倒不是还纠结那6块多钱的事,而是确实没有事需要去他那儿。

  多年后,有一次我突然想去看看他,几经打听找到他的家。已离休的张主任一如以前的硬朗、敏捷,闲谈中他告诉我,说他那年曾经找兼任人大主任的市委书记谈过,准备调我到人大工作。但书记跟他商量,说文化局刚刚组建了党委,事情多,一时还动不了……只得作罢。

  他说得有点轻描淡写,我则十分惊讶,没想到他与我之间还会发生这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