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公荐贤

2016-03-11 10:01:50来源:泰州晚报作者:陈社

  老人家孩子似的很为得意,细细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随即又叮嘱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

  

  肖公荐贤

  

  

  [海陵]陈社

  

  

  1987年4月,我去原泰州市文联担任驻会副主席时,领导交代了一堆任务,排在前面的是筹备召开文代会,实施文联及各协会的换届改选以及办好《花丛》文艺期刊等。那几个月,我和文联秘书长夏春秋同志一起,花了不少时间走访文艺界的同志,倾听他们对文联工作的意见,肖仁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肖仁先生当时50多岁,人称肖公,乃泰州人所皆知的一位文化名人,其对泰州的地方文化烂熟于心,堪称活档案。他还是一位通晓文学、美术、音乐、戏剧等多个艺术门类的奇才,什么样的活儿都能来一手。是时他在市文化局工作,同时担任江苏省美学学会理事、泰州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花丛》执行主编等众多社会职务。拜访他,自然满怀期待。说明来意后,肖公一如既往的开门见山,立即有条有理地侃侃而谈起来,其视野之广阔、见地之独特令我耳目一新、深为受教。尤为打动我的,是他不避嫌疑的快人快语、一针见血。那个年代,这样的真人并不多见,我大有人逢知己之慨。

  有一天,肖公忽然兴冲冲地跑进我的办公室,依然直奔主题,说要推荐一位我不认识的人才。此人毕业于北京大学,长期担任高中语文教师,是一位极有才华的作家和鲁迅研究专家,刚从山东调回泰州,现在市二中任教,还是副校长。我问其尊姓大名。顾农。照顾的顾,农民的农。肖公意犹未尽,说读过他的作品,没得话说,回头我找几篇给你看看。他强调,你要能请得他出山,我这个文协的主席和《花丛》的执行主编就都交给他了,他正当年,肯定比我强。其实,文联各个协会的主席以及《花丛》的主编等人事问题都不是文联这个层面,更不是我这个副主席能够决定的,这是个规矩。再说我刚刚听闻顾农其名,与他尚无接触,连他长得是高是矮是胖是瘦都一概不知,岂敢轻易表态?但肖公的热情澎湃确实感染、打动了我,竟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好的,太好了!

  肖公进而提醒我,说顾农是个专心做学问的人,不一定乐意牺牲自己的时间来帮我们的忙,所以你要有耐心,尽可能说动他,让他为家乡的文学事业出一把力。肖公作这些叮咛时,细细的眼睛里放射出孩童般的光芒,满满的真诚和殷切,我更感到了他的不同寻常。

  第一次去拜访顾农先生是个上午,请我的文友石文虎预约的,他当时也在二中任教,与顾校长同在一个教研组。文虎陪着我站在校长办公室的走廊上等候,下课铃声响了一会儿后,顾农来了,他远远地拍打着手上的粉笔灰,快步过来与我热情握手。从外表看,校长先生就一标准的教书匠形象,斯文、平和、谦恭。听我说明来意后,他介绍了他每周上课、批改作业等一大堆的工作量,非常投入,也就顺理成章地婉言谢绝了我的请求。我牢记肖公的叮咛,继续不管不顾地做他的工作。忽然,上课的预备铃声响了,他和文虎匆匆和我道别,各自奔向了教室。

  此后我又两次去拜访他。前一次还在他的办公室,下午,他在批改学生作业,上课铃声不那么催命似的了。后一次去了他府上,星期天,先生只得耐下心来听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了。最终,他还是坚辞了文协的事情,只答应担任《花丛》的编委之一,负责部分稿件的编辑工作。

  向肖公汇报后,老人家孩子似的很为得意,细细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随即又叮嘱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